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大规模制造灭亡,“古雅典式”社会重现

经济 alvin 2420℃ 0评论

在过去的2到3个世纪里,制造业经过整合,企业规模日益扩张。而如今随着技术的发展,个人手工艺者重新获得了更多在家工作的机会,人们的职业规划和生活方式随之发生改变。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单打独斗,选择自由职业而不是全职工作,这种趋势再现了公元前500到300年间雅典的部分经济和社会动态,给如今的商业和社会带来严峻的挑战。了解那个时代以来推动行业结构变化的动力,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当今社会动态发生反转的原因、方式以及对日常生活的影响。

古雅典_副本

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商业组织,意味着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里占有比别人更多的市场份额,也就意味着拥有你的竞争对手无法匹敌的优势。为了将竞争优势转化为价值,必须让优势通过资本收益的几个要素之一体现出来:收入、成本或投入资本。在古代雅典,工业机器尚未出现,大部分工作由奴隶完成,而奴隶的维护成本是不变的,资本成本则反映了他们的技术高低,因此想在成本或资本运用上取得优势是不可能的。要在竞争中获胜,产品必须独具一格,在价值上胜过对手。

有天分的珠宝首饰制造者能够制作出与众不同的作品,但如果顾客将其作品与其本人联系在一起,扩张生产就变得十分困难。大企业的产品不但要保证质量,而且必须由团队来生产制造。盾牌生产是个很好的例子,买家非常看重盾牌的质量,而每个盾牌需要由8个人的团队制作。雅典最大的制造组织是一个据说雇用了120名奴隶的盾牌制造厂。

至于那些占据了日常消费大头的其他产品,比如日常服装、日用陶器、简单金属制品以及木制品,则并没有进行差异化生产的根基。几乎所有的雅典家庭都自己缝制衣服。或许一些家庭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拿来出售,而另一些正好需要购买少许。许多家庭会制作简单的木器、陶器及金属制品,用于自用或不时与邻居交换,抑或是在市场上出售。

这种大多数家庭参与或至少偶尔参与商品制造的社会,其性质与我们所习惯的现代社会极其不同。对于雅典公民来说,这种随意的生产方式提供的灵活性在他们的活动组合中形成了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也许因为是奴隶社会,公民们通常避免替其他人工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一个人或许会同意在邻居的农田里帮忙,并以实物形式接受报酬,但不会长期这么干。某些公民义务是有报酬的,包括兵役、参加集会以及被选举为陪审员,但这些报酬无法支撑一个家庭,除非是在战争年代。大部分公民拥有一小块土地,用于生产日常所需的部分食物,但这块土地通常不是惟一的食物来源。

降低生活支出,再通过制造简单的家庭用品来获取一些收入,雅典公民便能够过上富裕且丰富的生活。他们有时间去剧院,观看比赛,有些人显然还有时间进行哲学思考。由于无需长期受雇于雇主,他们可以即时应召入伍,也可以在集会中参与选举,还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担任陪审员的角色。或许有人会选择努力工作以增加收入,但是没有几个人把这个当做主要目标。这种多样的自由生活方式,为雅典的民主实践以及在建筑、戏剧、艺术和哲学方面的杰出成就奠定了基础。

工业革命带来了生产成本和资本投资方面的优势,从而改变了制造业的经济状况。从18世纪开始,机械化大规模生产和信息共享降低了生产成本,促使生产形式转为由更少、更大的单位进行生产,家庭作坊里的业余手艺人几乎完全没有了生存空间。从社会角度看,制造业不再为技术有限的手艺人提供为家里补充收入的机会,同时也无法再与其他有用或有趣的活动结合在一起了。到了20世纪,能通过制造产品获得收入的方式差不多就只剩下了全职工作,而全职员工几乎没有时间去做其他的事。

而现在,信息革命正在逆转工业革命带来的整合效果。互联网消除了在同一地点工作和成本分摊所带来的许多信息优势。对于机构内培训和学徒训练的需求降低了,关于任何技艺的课程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学习时长从几个小时到几个月的时间不等。许多网站能帮助你跟上这门技艺的最新进展或行业革新。你还可以在网上找到包括专用材料在内的一切原材料,并且可以选择任一程度的预处理。Makers’ Row、Etsy、阿里巴巴等平台使得生产者个人不必花费巨额的广告费和分销费就能找到顾客,Indiegogo和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网站可以协助融资,而制造过程本身可以通过可编程的微型控制器以及台式数控机器和3D打印机进行简化。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够更简单、更便宜地按照你的设计来制造高质量的产品。

这对个人、社会以及制造企业来讲都具有重大的意义。对个人而言,个人制造者与大型工厂平等竞争,创造了年轻人所向往的自由职业生活方式的机会。正如福布斯去年报道的,美国千禧一代中60%的人在一个岗位上的停留时间不超过3年,而45%的人看重工作的自由灵活性甚于收入。最近一项调查显示,87%的英国一等和二等学位毕业生认为自由职业非常有吸引力,85%认为自由职业将成为常态。自己动手制作东西的念头吸引了许多人,因此振兴了手工市场和集市。《Make》杂志的付费用户已经超过10万,而且还在迅速增长,有19.5万人参加了2013年在加利福利亚和纽约举办的“制作者集市”。

长时间以来,发达国家的大多数人耗尽一生时光寻找特定的全职工作。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打算将时间分割,投入不同形式的收入来源和娱乐活动,只要自己愿意或者经济允许。问题在于,这种自由带来的机会,是能为我们所利用、创造出古代雅典人的伟大社会,抑或是导致人人游手好闲、滋生事端?与此同时,医疗保险、失业保险、食品救济券、养老计划、贷款和兵役等诸多制度还有意义吗?

某些制造行业将会面临全新的挑战,比如用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股权利器将变得毫无用处。考虑到在锻炼技艺过程中能够体验到的精神奖励,个人制造者很少会以商业化的方式来衡量自己的时间。在制造的其他成本费率已经与大企业不相上下的情况下,想要成为制造商的个人面对先行者的降价策略并不会退缩。选择自己制造产品的人数也许不会占据人口的大多数,但这将会促进产品多样化,而且在固定成本占比高的行业(大部分制造业都是如此),即使很小的市场份额萎缩也可能导致更激烈的竞争以及严重的边际收益侵蚀效果。

制造企业应该开始评估自己的产品是否容易被家庭手艺人的产品所取代。分析工业革命之前大型组织生产的产品性质,可以得知什么样的生产线最为稳固。相关的独立变量可能有生产规模、产品复杂性、进行个性化设计和生产的能力,以及可展示的潜力。对于最易被替代的产品,其发展战略可能需要全面的重新思考。

文章作者:Peter Acton是波士顿咨询公司前副总裁,不久前获得墨尔本大学古代历史博士学位。

文章来源:哈弗商业评论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大规模制造灭亡,“古雅典式”社会重现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