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如何通过后天练习改变基因对投资分析能力的影响?

经济 rock 4711℃ 0评论

人们有时会问我,我的投资想法或研究是从哪里来的。事实上,这些问题常常会让我感到不快。 为什么呢?因为在担任投资策略负责人及首席投资官20年后,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的投资流程究竟是什么。我也承认,如果告诉人们这些想法“就是自然而然产生了”,他们并不会觉得这是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为了让你知道我是如何作研究的,我将带领你了解我是如何撰写每日评论的,并摘要一些关键的步骤。

不久之前,我下火车回家时,有个人在我后面,用很大的音量讲电话。这打扰到我了。因为已经被干扰到了,所以我开始听他的对话内容。他一定是个学生或某种类型的学者,因为他提到自己对于基因对于人类特征的影响会随着岁月的增长而增加感到讶异。

这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常理认为基因会在人的早期产生最大的影响,之后则会随着我们累积不同的经验以及学习与社会互动的过程中影响逐渐削弱。我默默在心里记下这件事情,准备回去再研究。

第二天,我开始寻找有关于基因在我们的生命当中会有什么影响的相关学术研究。感谢 Google Scholar以及学术研究数据库SSRN,这是我所使用的最重要的数据源。我找到了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中,由Daniel Briley以及 Elliot M. Tucker-Drob 发表的论文。这个研究显示基因会影响人的认知,也就是智商及智力,而人格特质则会随着时间有相当大的改变。

他们的论文其中一张图显示了基因对于一开始的人格特质有相当大的影响,这能够解释婴儿人格特质75%的差异。随着年龄增长,所累积的经验会主宰我们的人格特质。这符合我们的预期,但我也认为,我们的过去经验会影响我们的投资决策。(未来的研究或许会探讨人格特质如何影响投资决策,因此个人的经验不只会影响人格特质,也会因为人格特质的改变而影响投资决策。)

基因人格特质

图片来源:Comparing the Developmental Genetics of Cognition andPersonality over the Lifespan

左边的图让我觉得震惊。基因的特征对人的影响在孩童时期到青春期的早期怎么会持续上升呢? 这并不合理。Briley和Tucker-Drob的见解如下:

“早期基因在每个人身上所造成的影响虽然很小,但是随着环境的改变以及时间的经过,会随之放大。举例来说,处于同一个教育环境当中的人们,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反应。老师可能会在接收到这些不同的反应后,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提供不同的反馈。”

这让我想起Malcolm Gladwell在《异数:超凡与平凡的界线在哪里?》(Outliers)所说的,要能达到专精的地步,需要1万个小时的刻意练习。这个所谓1万小时理论后来被揭穿了:要达到巅峰,练习没有之前想象地那么重要。除了练习之外,其他因素所造成的影响似乎提到的并不多。Briley 和 Tucker-Drob 的研究也暗示了一个可能的影响:通过刻意练习,我们所处的环境能如何强化基因所造成的才能上的差异。

产生想法的流程:

● 当你想要调查一个想法是否可行,可以使用数据以及学术研究来证实或破解它。 保持开放的心胸,如果数据并不支持这个论点,你应该要否决它。在面对这样的错误时,应该要保持弹性。

● 不要依赖二手的信息,像是分析师或者是媒体的报导。有时这些信息让人感到惊讶,因为它们相当地不实际。特别是卖方的报导,更有可能是如此。把时间花在第一手的信息、经过同行评审的学术研究以及你自己的模型和分析。

● 问问自己这个想法对你的研究具备什么样的意义,这个想法能产生什么样的结论。如果可以的话,用过去的市场信息来测试这个结论。

● 不要局限在自己专长的领域当中。探索其他的领域,包括历史、心理学、神经学等,为自己的研究提供有用的信息。新兴的想法能够持续发展,常常是因为链接目前既存的想法以及来自不同领域的技术,而非凭空出现。

● 保留一些待定的想法,随着时间累积,让你在研究的最后一个阶段,可以从“综观”之中,挑出一些能够互相串连在一起的想法。

● 练习,练习,再练习。

那么我对于这些事情的结论是什么呢?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投资人,我们必须始于具备天赋和正确的人格特质。投资成功是需要时间的。 因此长期的成功决定因素很有可能是耐心。当投资绩效差时,好的投资者必须保持弹性。耐心和弹性,某些程度上是由基因决定的。在我们年轻以及成年的时期,我们学习如何面对失望及失败。让孩子们面对有难度的挑战,当他们遇到困难时教导他们如何响应,这对于未来能否成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显然,那些受到基因影响,易于从失败中恢复、或者是用行为财务学的术语来说,具有较低的风险厌恶的孩子们,不论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直觉或者是身边的成年人所造成的影响, 都很有可能让他们在未来较容易克服更多具挑战性的问题。因为基因让他们能够以更好的方式来面对失败,随着时间的经过,这种心智上的训练会愈来愈频繁且更强力,如此一来,他们跟那些具备风险厌恶特性的人差距会越来越大。

就如同知名的棉花糖实验一样,相似的流程或许会带来耐心。

要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或者是研究员,我们需要有好的基因倾向,然后必须要创造正确的环境,来练习这些技能。练习能够让我们成为更好的分析师和投资者,并将与他人微小的差距放大。

可以思考Warren Buffett以及其他优异的投资者。他们都是很早期就开始投资,之后把投资变得比专业还要专业:这变成了一种生活态度。他们一直试图学习投资相关的新事物,并反省过去发生的错误,有时巴菲特会在每年的股东信中说明他的错误。

天赋、经验以及超越手头任务的眼界,似乎是他们成为出色投资者及研究者的主因。

这也是我所渴望达到的境界。 显然我不如巴菲特那般的优异,但我责怪的,是我的基因……

bft

本文编译自 CFA Institute Enterprising Investor主题博客How I Generate Investment Ideas一文。作者为Joachim Klement, CFA。来源:CFA Institute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如何通过后天练习改变基因对投资分析能力的影响?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