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强人归来 :非洲更新政治版图

军事 rock 3344℃ 0评论

二十年的选举和增长之后,民主停滞,军人复出,独裁者重新掌权。中美模式在非洲的角力,在一个更加动荡的背景中展开。

11月的某个早晨,当博科圣地(Boko Haram)的军队在尼日利亚北部又占领一个村庄之际,防暴警察包围了该国首都阿布贾的众议院。但其目的却不是要保护议会免遭恶名昭著的伊斯兰暴动分子的袭击:他们是要阻止一名政治家的投票。

尼日利亚议长Aminu Tambuwai刚刚投奔了反对派。在一个一党制的政府中,这是一个冒险的举动。法庭宣判他可以保持其议长的地位,但议会外面的警察对此并不理会。他们截住了Tambuwai的座驾。

尼日利亚的立法者正要就一个法案的延长进行投票,该法案将允许士兵们在博科圣地武装分子威胁的地区任意拘捕嫌疑人。对此项大范围扩大政府权力的举动,Tambuwai先生是议会内反对势力的领袖。可是,警察发射了催泪瓦斯,实际上关闭了议会。

尼日利亚的政治闹剧其实只是非洲大陆不安定走势的一个缩影。二十多年的选举和经济增长,并没有消除许多国家中军队长期持有的巨大势力。事实上,在非洲大部,由于和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斗争变成头等大事,武装力量的影响大大增加。

640

1990年,非洲48个国家中,只有三个是选举民主制。到1994年,这个数字扩大到18个。

“军人统治的掠夺性质已有显现,”斯坦福大学民主发展与法制中心主任戴蒙德(Larry Diamond)重回非洲后如是说。“对很多国家来说,这是个灾难。”

对热心于民主发展的人们来说,非洲54个国家能否在低生活水平和快速变化的经济中壮大代表制度,可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挑战。美国、欧洲和拉美国家的领导人已造访非洲大陆,来推广开放和政治上负责任的政府机制。他们知道,中国作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已经向非洲展现了一个市场主导的独裁模式。

就现在来讲,非洲的民主进步似乎已经停滞。根据华盛顿的民主促进组织“自由之家”的统计, 1990年,非洲48个国家中,只有三个是选举民主制。到1994年,这个数字扩大到18个。20年后,只增加了一个。

这个令人失望的记录提出一个难题,落后国家是否可能成为持久的民主。几个非洲国家,博茨瓦纳和赞比亚,似乎已经上路。这些国家成长中的中产阶级要求政府更加负责任和透明,公共事业也在逐渐改进。

然而,更多的非洲国家,比如资源丰富的安哥拉和苏丹,部分由于油价高企和来自中国的低息贷款,一党独裁更加巩固。一些政治学家希望,放缓的中国经济和走低的原油价格将会给非洲民主带来新的契机,促使封闭政体以选举来换取西方贷款。

民主化的专家们认为,民主的扩张并不仅仅是奉上援助和为选举摇旗呐喊。像加纳和贝宁这样有希望成为民主的国家,也要面对军队已经长期深度卷入其政治历程的现实。

在许多非洲国家,军人主导始于殖民化初期。欧洲人招募了当地人充军来帮助占领广阔的大陆。在接下来一个世纪的帝国统治时期,欧洲人正是利用这些殖民军来镇压那些鼓动独立的非洲律师、公务员和记者们。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英国、法国和其它的欧洲帝国撤离,但许多新独立的非洲国家的军队继续压制他们自己的公民社会。根据非洲发展银行统计,1960到1990年期间,非洲经历了60余次的政变。有些政变推翻了军人领袖不满意的选举结果,有些承诺肃清政治贪腐,而掌权后却变本加厉地贪腐。

许多政权依赖于冷战时期来自华盛顿或者莫斯科的庇护。1991年苏联解散后,其追随者们发现自己破产;而美国也对支持塞科(Mobuto Sese Seko)腐败统治下的扎伊尔政权失去兴趣。

冷战之后,10多个非洲国家为了争取美国的援助和贷款以缓解其财政困窘而举行了选举, 那些曾经主宰加纳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军人们回到了各自的军营。911基地组织恐怖袭击之后,许多非洲政府开始接受来自正在寻求反恐伙伴的美国的军事训练。

过去10多年,非洲政治相对平稳,经济迅速增长。联合国数据说明,2013年,非洲以丰富的油气和矿物资源吸引了55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是10年之前的180亿美元的三倍。非洲发展银行指出,和20年前的停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的年度经济增长率将达到5%,超过除亚洲外的任何地区。

增长壮大了新的中产阶级。在塞内加尔、乌干达、肯尼亚和其它国家,大城市年轻的消费者们集会要求西方式民主。政治学家们期望着新的形势将使军人们相信,与其与民主作对,不如坐享经济发展的果实。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强人归来 :非洲更新政治版图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