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西方如何挽回影响力?

文化 rock 3925℃

000046802_piclink

负责为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准备国家安全简报的人肯定在想,在成堆的议题中,到底该把哪个列在首位。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攻击,还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推进?接下来又该列哪些议题?

是利比亚充满暴力的无政府状态、阿富汗的危险僵局、香港即将到来的政治危机,还是中美飞机在海南岛附近的对峙?

奥巴马可能有理由问:这些危机为什么会同时爆发?他的批评者早有答案。他们辩称,奥巴马政府已经证明自己是软弱和优柔寡断的。因此,美国的敌人正在测试美国的极限,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正在欧洲、中东和亚洲受到挑战。

毫无疑问,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已厌倦了战争。然而,世界各地日益增多的安全危机不仅仅关乎奥巴马和美国。实际上,对美国所做事情的过度关注表明了一个根本问题:美国的盟友已变得过度依赖美国来保证其安全。

因此,全球安全体系的最大弱点并非美国政府缺乏决断力,而是美国地区盟友的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对美国的最重要盟友而言,本周在威尔士召开的北约(Nato)峰会代表一个重要机会,它们需要开始采取更多行动来分担这一责任。如果它们做不到这点,美国无力凭一己之力管理世界的事实就会变得愈发明显,各种各样的全球安全危机就会加剧。

北约的开支模式反映出欧洲对美国的依赖日益增强。在冷战最严重时期,美国军事开支占北约的大约一半,北约其余国家占另外的一半。

但现如今,美国军事开支占北约的大约75%。去年,在28个北约成员国当中,只有美国、英国、希腊和爱沙尼亚实现了北约制定的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至少2%的目标。即便是英国,可能很快也将跌落至2%以下。英国军队将缩编至8万人左右,为拿破仑战争(Napoleonic wars)结束以来最小的规模。

甚至在安全领域的非军事方面,欧洲也远远落在后面。美国以更快的速度推动通过了对俄制裁,其制裁措施也更为严厉,尽管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不宣而战对欧洲构成的直接威胁要比对美国大得多。

中东对美国的过度依赖也很明显。ISIS的崛起是对该地区数量越来越少的稳定政权的重大威胁,特别是对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的政权。最近几年,这些国家在建设本国陆军和空军方面投入巨大。但迄今为止,轰炸ISIS的行动是由美国独力实施的,而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成员国却一面把它们的600架战机停在停机坪上,一面抱怨美国的软弱。

亚洲也在上演类似的情况。日本和菲律宾等美国盟友煽动美国对亚洲投入更多的军事资源,以应对日益强硬的中国。然而,就在它们呼吁美国出手相助时,美国在东亚的盟友却一直未能形成统一战线,反对中国的海上主张。

这一连串相互关联的软弱之所以危险,恰恰是因为美国真的更不愿意在维护国际秩序方面“承受任何负担”(引号里的话是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名言)。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给美国造成了持久的影响。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是如此。奥巴马不愿部署军事力量,这并非什么失常之举,也不是个人的愚蠢,而是准确反映了美国人民的情绪。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的孤立主义情绪处于5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

面对俄罗斯的侵略和中东的乱局,这种情绪可能会发生变化。然而,即便真的发生了变化,美国有能力(在相对较小的协助下)担当世界超级警察的时代也将一去不复返了。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按购买力衡量,中国今年很可能会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的国防预算正在缩减,因为美国难以控制其国内债务。由于美国在欧盟(EU)的最亲密盟友正受到严重经济危机的困扰,而这些危机正在削弱它们发挥影响力的能力,美国相对实力的逐步衰落便成为了一个严重得多的问题。

随着新的影响力和财富来源在亚洲崛起,西方整体上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正不断下滑。因此,一个由西方主宰的世界可能看上去越来越不合时宜——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ISIS以及中国军方正以不同的方式测试这一观点。

那种认为西方影响力正走下坡路的看法,现在可能会变成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北美和欧洲阻止这种结果的唯一方法,是以更大的决心和意志通力合作,应对在欧洲外围国家、乌克兰和中东即将失控的危机。这一工作需要在本周的北约峰会上启动。

正如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所言:“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否则我们将一个一个地被绞死。”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迪恩•拉赫曼 译者/梁艳裳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西方如何挽回影响力?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