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郑永年:地缘政治变迁和政治秩序重塑

军事 alvin 3803℃ 0评论

地缘政治_副本
近代以来建立在民族国家至上的政治秩序,是西方地缘政治秩序扩张的产物。随着今天地缘政治环境的变化,这个政治秩序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与此同时,随着地缘政治的变迁,政治秩序的重塑也变得可能。如何理解这个深刻的危机及其对政治秩序重塑的影响?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来看。

首先,西方民主的核心在发生变化。这几乎表现在方方面面。从国家层面看,民主很难成为多民族国家的整合力量。二战以来,西方一直为民主能够整合国内各民族而感到自豪。西方一些国家,经常批评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民族政策,但忽视自己国内的民族矛盾。实际上,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加拿大的魁北克法语人口,曾经公投要从加拿大独立出去,但没有成功。现在是英国的苏格兰。苏格兰成为英国的一部分已经几个世纪,但今天的局面表明,英国并没有真正成为人们所说的民族国家。类似的现象也存在于西方其他很多国家,一旦条件出现,独立自治运动会自然回归。

当然也会有人说,西方这些国家都能通过民主的手段,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问题是,民主如果意味着出现越来越多的小国家,人们并不能确信诸多小国家的并存,是否就是西方的政治常态。从历史上看,西方曾经出现几波帝国的融合和解体的过程。近代欧洲国家的形成,既是帝国解体的产物,也是统一民族国家形成的过程。无论是帝国的解体还是民族国家的形成,都充满了暴力和战争。如果众多的小国家之间发生冲突,融和便会成为必然;而融合的过程往往不是民主的、和平的,更多地是通过暴力和战争。这一点几乎是历史的铁律,很难改变。

从理论上说,民主能够促成民族国家的整合。但从经验上看,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明这一点。西方近代民族国家的形成绝非是一个和平的过程,而是一个暴力和战争的过程。确切地说,民族国家的形成大都是通过战争完成的。在民族国家形成之后,民主的过程的确有助于各民族之间矛盾的缓和。但即使是这样,也是有条件的,最主要的是经济因素。民族国家的形成,有利于资本主义统一市场的形成和经济发展;而民主又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好处,扩散到不同社会阶层。在经济发展好的时候,不仅不同的民族可以得到整合,不同社会阶层也可以得到整合。但一旦发生经济危机,民族分化的力量和阶级分化的力量就会崛起,挑战现存民主国家。这个道理很简单。马克思还是对的,经济基础的变化,会导致政治上层建筑的变化。

今天的西方民族国家就面临这种局面。就民族问题来说,无论是苏格兰还是其他地方,都是受经济因素的影响。就苏格兰来说,这一波独立运动固然有其历史因素,但主要还是起源于撒切尔当政期间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大规模的私有化运动之后,苏格兰人的经济状况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在政治精英和民众中产生了独立自治的概念。而英国政府长期以来并没有严肃看待这件事情,在很大程度上说,忽视了它。长期以来,苏格兰地方政府一直为苏格兰人的福利而努力,在有限的自治权力下,追求和英国“不一般”的政策。这种努力强化着地方居民的地方意识或者政治认同。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郑永年:地缘政治变迁和政治秩序重塑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