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1975年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始末

军事 alvin 7628℃ 0评论

1973年来临了。“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中国的政治形势仍错综复杂。这时,周恩来得了重病。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作出了让邓小平尽快复出的决定。一天,江西省委第一书记白栋材委托省委书记黄知真来看望邓小平,告诉邓小平中央通知他于近期之内回北京。听到这个消息,邓小平当然很高兴。2月3日,是1973年的春节。邓小平一家在江西热热闹闹地度过了中国的这个传统节日。春节过后,邓小平又到景德镇看了看,并到进贤县见到了他的老秘书王瑞林。

就要回北京了,邓小平和夫人卓琳恋恋不舍地和新建县拖拉机修造厂的工人们告别。

2月19日,邓小平率领全家人告别在江西居住了3年多的小楼,从南昌出发,乘汽车到鹰潭。第二天上午11点多钟,乘上了从福州开往北京的46次特快列车。2月22日,火车到达了北京。

还在邓小平回北京之前,为了加强中央军委的工作,叶剑英曾多次向毛泽东、周恩来建议,迅速改善邓小平的情况,恢复他的工作。邓小平回到北京后,叶剑英先登门看望了他,之后特意去找毛泽东,建议说:“小平同志回来了,我提一个要求,让他来参加和主持军委工作。”毛泽东又同周恩来商议,决定恢复邓小平的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并参加军委工作。

周恩来的病情加重了。为了邓小平的复出,他拖着重病的身躯,于2月下旬至3月初连续几次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专题讨论邓小平复出的问题。但是,以江青为首的一伙却根本不同意,百般阻挠。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充满了尖锐的斗争。

3月9日,周恩来写报告给毛泽东,汇报了中央政治局几次讨论关于恢复邓小平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的情况,同时提出,政治局认为需要中央作出一个决定,一直发到县团级各党委,以便各级党委向党内外群众解释。周恩来并告诉毛泽东:小平同志已回北京。当日,毛泽东即批复:“同意。”3月10日,中共中央向全党发出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

这一决定发出以后,汪东兴向邓小平作了通报,并遵周恩来之嘱将有关文件送邓小平阅。事情进展得如此之快,有点出乎邓小平意料之外。

3月29日,毛泽东在其住处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前,周恩来约邓小平先来到了毛泽东那里。这是自从1966年9月之后,时隔7个多年头,邓小平再次见到毛泽东。见过毛泽东后,邓小平参加了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由毛泽东提议,政治局当场作出决定:邓小平“正式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工作,并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参加对外活动;有关重要政策问题,小平列席政治局会议参加讨论”。

恢复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后,邓小平立即投入了紧张的日常工作,并开始介入有关的外事工作和会见外宾。到了这年的12月,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毛泽东已下定决心,在更大程度上重用邓小平。

为了进一步加强军队各大单位领导班子的建设,12月12日至22日,毛泽东连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全国各大军区司令员互调的问题。邓小平参加了会议。12月12日,毛泽东在会上向大家推荐了邓小平。他说:“我和叶剑英同志请邓小平同志参加军委,当委员。

是不是当政治局委员,以后开二中全会报告追认。”然后,他指着叶剑英说:“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讲话。”

12月15日,毛泽东在他的书房里会见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大军区司令员,宣布说:“我们现在请一位总参谋长,他呢,有些人怕他,但办事比较果断。他一生大概三七开。你们的老上司,我请回来了。政治局请回来了,不是我一个人请回来的。”然后,他对邓小平说:“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寓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地改一改吧。”

12月22日,毛泽东在召集各大军区司令员向他们宣布对调的命令时,指着邓小平又向大家推荐说:“现在,请了一个军师,叫邓小平。发个通知,当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政治局管全部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我想政治局添个秘书长吧,你不要这个名义,那就当个参谋长吧。”

当天,周恩来在病榻上亲自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邓小平任职的通知。对于邓小平的复出,江青、张春桥一伙恨之入骨,他们不仅处处刁难,而且把斗争的矛头直接指向周恩来。邓小平同江青、张春桥一伙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1975年1月5日,经毛泽东圈阅,中共中央发出一号文件,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接着,在很快召开的中共十届二中全会上,邓小平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得到追认,并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邓小平复出之时,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全国各方面的工作都陷入了严重的混乱状态。面对这种混乱局面,邓小平不顾刚刚恢复工作、困难重重的处境,决定进行大刀阔斧的整顿,使各项工作走上正常的轨道。整顿的工作艰难复杂,邓小平首先把突破口选择在军队。由于林彪反党集团干扰破坏军队的时间长、涉及面广,严重影响了军队的正常工作,造成了全面而深重的破坏。林彪反党集团覆灭后,“四人帮”又想插手军队,企图把军队搞乱,乘机夺取军队的领导权和指挥权。军队已被搞得相当混乱。

1975年1月14日,邓小平在听取总参谋部三位副总参谋长汇报时,就军队的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在谈到军队的干部问题时,他说:“干部互相调换问题,主席讲了好多年了,还没有执行。部队也要互相调防。现在有的干部和有些部队陷入了派性,凡是陷到派性里的一定要调出来,各地区可以对调。这个问题在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后,毛主席又有指示,现在没有落实。省军区、大军区、军兵种的干部,都要互调。干部要换换地方,部队也要换换地方。总参、总政要搞个计划出来。”

1月19日,邓小平又在各大军区负责人座谈会上针对军队要安定团结的问题讲了话。他说:“军队也有安定团结问题。前几天,我在各大军区负责人座谈会上说过,不管几项工作任务,今年每个党委第一条是要安定,要团结。军委只准备两项工作,第一是召开军委扩大会议,如果说大题目,就是军队要整顿;第二就是战备,要准备打仗,解决战略方针、装备等问题。当然还有好多其他的问题,但主要是这两个问题。在军委扩大会议之后,还要开一次政治工作会议。军队的思想问题一大堆,例如派性同党性不晓得哪个强哪个弱。军队政治思想工作,批林批孔当然是重要的内容,总还有别的吧。如连队工作、党的工作,解决这些问题要开个政治工作会议。政治工作问题也可以向军委扩大会议提出,但是需要有个专门的会议。”1月25日,邓小平在总参谋部机关团以上干部会议上,进一步明确提出了“军队要整顿”的思想。

“我们这个军队有好传统。”邓小平满怀深情地说道,“从井冈山起,毛泽东同志就为我军建立了非常好的制度,树立了非常好的作风。我们这个军队是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经过长期反对军阀主义的斗争,军队内部很团结,联系群众也很好。”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提高声音继续说:“可是从1959年林彪主管军队工作起,特别是在他主管的后期,军队被搞得相当乱。现在,好多优良传统丢掉了,军队臃肿不堪。军队的人数增加很多,军费开支占国家预算的比重增大,把很多钱花费在人员的穿衣吃饭上面。更主要的是,军队膨胀起来,不精干,打起仗来就不行。我想军队绝大多数同志是不满意这种现状的。所以毛泽东同志提出军队要整顿。军队的总人数要减少,编外干部太多要处理,优良传统要恢复。这就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的责任更大,三个总部本身首先要整顿。”

邓小平最后说:“今天就是同大家见个面。军队究竟怎么搞法,这个问题以后还要议。但是我想,刚才说的军队要整顿,要安定团结,要落实政策,这些原则是不会错的。为了做到这些,我们要增强党性,消除派性,加强纪律性,提高工作效率。希望我们总参谋部所有的干部,本着这样的精神团结起来,把工作做好。”

这是邓小平复出后第一次在军队较大会议上讲话。这一讲话,指出了军队建设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奏响了“军队要整顿”的号角。

军队要整顿,但整顿什么?怎样整?为了解决这一系列问题,邓小平同叶剑英商议后,决定召开一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专门进行研究。举行这样一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叶剑英早有打算,但由于“四人帮”的干扰,一直没能召开。现在,经过紧张的筹备,1975年6月24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了。7月14日,邓小平在这次会议上就军队整顿的任务作了重要讲话。他在分析了国内外形势以后,对军队的状况进行了分析,一针见血地指出:“因为军队受的赞扬太多了,所以不能只报喜不报忧。由于林彪一伙的破坏,军队建设中确实存在不少问题,在座的许多同志也有这个感觉。我想了一下,有五个字:肿、散、骄、奢、惰。”问题提得十分尖锐。在指出了军队存在的这五个方面的问题后,邓小平明确了军队整顿的任务和内容。他说:“军队整顿什么?就是整上面讲的那五个字。这次会议我们搞编制,就是整肿字。但不只是整肿,同时还要注意散、骄、奢、惰,要联系起来解决。解决肿的问题,搞好军队的编制整顿、体制整顿,可以适当解决军队的其他问题。比如,这次整编,要配备、健全各级领导班子,就要同时注意克服散字、惰字,解决软班子、懒班子、散班子的问题。这一次编制要严格搞,要切实遵守编制。可以说编制就是法律。”“加强各级领导班子,选人要选得对,要好好了解。这次整编,一直到连的干部都要选得比较好,更不用说营团以上的干部了。军队整顿当中,还要加强干部的学习,增强党性,反对派性,加强纪律性,发扬艰苦奋斗的传统作风。”

这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于7月15日结束。会后,一场大整顿在邓小平的领导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作者:王炎,原载《红广角》,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1975年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始末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