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国正在走向“能源独立”吗

经济 rock 4643℃ 0评论

美国正在走向“能源独立”吗

——是的,前景比较乐观

近几年,由于页岩气开采技术取得突破,美国油气产量呈现高速增长势头。2011年美国已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头号天然气生产大国,2014年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成品油生产国。美国能源信息局等多家能源机构预测,美国将在2020年左右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到2030年左右美国将使北美地区成为能源净出口地区。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度国情咨文中自信地宣称:美国如今比过去数十年来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能源独立”。美国重要智库2014年相继推出报告,一致认为“页岩革命”正在重塑美国能源版图,美国“能源独立”态势已非常明显。然而,美国国内对此一直存在着不同声音,认为这一轮能源繁荣的背后存在着诸多隐患,能源价格的下跌将会戳破“页岩革命”的泡沫,改变当前美国能源发展的基本态势,“能源独立”的愿景将难以实现。目前,国际油价正经历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幅度的一次下跌,这将给“页岩革命”和美国“能源独立”造成何种影响?美国走向“能源独立”的态势是否会因此改变?

首先需要厘清的问题是何谓“能源独立”。美国政府对这一概念的使用可以追溯到1973年。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首次使用石油武器,通过减产、提价、禁运和国有化等方式对以色列和西方进行制裁,沉重地打击了美国经济,成为美国“能源独立”政策的滥觞。当年11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提出了“能源独立”战略,他指出:“美国应当制定一个国家目标,到这个十年结束的时候,我们能够满足自己对能源的需求,不依赖任何国外的能源资源。”此后,历任美国总统都将实现美国“能源独立”(即不依赖任何国外能源)作为自己的使命之一,这一概念已超越了政党、地域和利益集团之间的分歧,成为“最能赢得选民支持的竞选承诺”和美国“宗教般”的政治信仰。美国政府为此也相继出台了多部法律和政策,从节能和提高能效、加大本土油气资源开发与供应、发展新能源与清洁能源等多个方面入手,推动“能源独立”目标的实现。然而,虽然美国历届政府都追求“能源独立”,但现实却是“能源独立”还未实现。从1985年到2008年金融危机前,美国能源安全的基本态势是:能源净进口量、石油净进口量节节攀升,能源自给率不断下降,距离“能源独立”的目标越来越远。在美国国内,对于美国能源是否能够“独立”,是否应该追求“能源独立”的争辩却越来越激烈。能源经济学家菲尔•威勒格等人认为,非常规油气的开发使美国可开采资源总量大幅提升,随着本土石油开采的力度增大、能源使用效率提升、可再生能源的广泛应用,美国“能源独立”在将来能够实现。剑桥能源研究所丹尼尔•耶金等人则持不同观点,认为从美国的能源消费结构、“石油消费文化”、经济发展需求、地缘经济环境、石油加工能力等诸多因素考虑,“不从国外进口石油”不仅是不现实的,而且不利于美国经济发展。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高级顾问加尔•卢夫特等人则认为,我们身处经济全球化时代,全球石油市场已形成,“能源市场就像一个水池,众多石油出口国向这个池子中注水,各石油进口国从池子中取水”,某一个出口国对某一个进口国的能源安全影响微乎其微,“石油武器”已失效,石油正回归它的商品属性,追求“能源独立”不仅是徒劳的,而且是违背市场规律的。上述辩论冲击了人们对“能源独立”概念的认识,如今这一概念逐渐被修正和模糊化,变成一种愿景,而非在具体期限内实现的特定目标。综合美国官方和学界对“能源独立”战略的阐述和提法,“不依赖任何外国能源”的内涵正被丰富和扩充,至少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强调能源进口来源多元化,避免对单一国家或地区产生依赖;其二,强调能源消费结构的多元化,避免对单一能源种类产生依赖;其三,加大能源生产,降低能源消费,提升能源自给率,降低对能源进口的依赖;其四,发展可再生能源,降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其五,确保能源的稳定供给,降低对不稳定地区(尤其是中东地区)的进口依赖;其六,打破OPEC国家对能源价格的垄断,建立起价格波动管控体系,增强自身对能源市场的调节能力。我们讨论能源独立问题,应该基于对这一概念的准确理解。

u=3203843928,1277713574&fm=11&gp=0

近年来,美国能源领域的最大变化是“页岩革命”的发生,它成为影响美国走向“能源独立”的核心动力,改变了大多数人对美国“能源独立”前景的悲观预期。结合“能源独立”的新内涵,当前美国“能源独立”的态势体现在四个层面。首先,美国本土油气的开采快速增长,提升了石油自给率,降低了对油气进口的依赖。自2008年以来,美国石油生产进入了一轮高速增长周期,增速之快近30年少有(参见图三)。2009年,美国超越俄罗斯,成为天然气第一大生产国,并从天然气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2010年,美国已成为西半球最大的产油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和成品油净出口国。根据美国能源信息局的预测,2020年美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产油国。而按照2014年7月美国银行发布的报告,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油气生产国。这其中,页岩油气的作用功不可没。从2005到2010年的6年间,美国页岩气产量年均增长45%;2012年,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已占到了原油总产量的30%;2013年,该比例上升至36%。本土石油开采的大幅增长使美国石油自给率进入一轮快速提升周期,从2005年左右的69%提升至80%以上(参见图四)。在本土油气增产的情况下,美国石油进口的数量持续下降,2011年美国的原油进口量自1999年以来首次跌破900万桶/天,并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目前,本土油气的开发已达1980年以来的最高值,而能源自给率也达到了30年来的最高值。美国对外石油依存度和石油进口量不断降低,使“能源独立”的前景变得越来越乐观。(参见图五)

13758_150417105201

13758_150417105146_1

13758_150417105050_1

其次,天然气在美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持续扩大,使美国能源消费多元化战略又迈进一步。由于页岩气产量的快速增长导致美国国内天然气市场持续供过于求,全美气价大幅下跌,从2008年至2014年,降幅超过了80%。在价格杠杆的调节下,天然气开始在电力行业取代煤炭,在石化领域取代石油,用于乙烷和乙烯的生产。根据《BP2014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05年美天然气消费占一次性能源消费比重的22%;2010年这一比重已增至25%,超过煤炭(21%)居第二位,仅次于石油(36%);2013年这一比重增加至28.2%。美国能源消费呈现出天然气消费稳步增长、石油消费波动下降、煤炭消费稳步下降的基本态势。由于美国在天然气领域已基本实现了能源自给,能源消费结构中天然气占比的扩大无疑对美国“能源独立”是持续利好消息。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正在走向“能源独立”吗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