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必须当屡战屡败的“磨刀石”,解放军“蓝军司令”的10年辛酸内心独白

军事 ywz 6267℃ 1评论

res25_attpic_brief

编者按:在今年7月举行的“跨越-2014·朱日和”实兵对抗系列演习中,7支红军分别与全军第一支专业化蓝军—北京军区某机步旅自主对抗,结果6败1胜,破除了“红必胜、蓝必败”的思维定式。这一突破,反映了全军开展实战化训练的新气象,也反映出全军蓝军建设已成规模、成体系。

眼下,各部队自主进行的红蓝对抗中,仍不同程度存在“红胜蓝败”的现象,这也不同程度禁锢了思想,束缚了手脚,影响了演训质量。要扭转这种非正常现象,必须颠覆制约实战化训练的“红胜蓝败”思维定式,切实发挥“磨刀石”的重要作用。《战旗报》10月24日《“蓝军司令”的压力从何而来?》一文,报道了成都军区某训练基地组训科科长王聚锋十年扮演蓝军的内心独白,其中不乏建好用好蓝军的真知灼见。王聚锋的压力与苦衷,也正是我们各级要下功夫解决的瓶颈问题。

“蓝军司令”这顶“乌纱帽”,几乎涵盖了我的军旅经历,但很少有人知道,我只是成都军区某训练基地组训科科长。每逢军区组织红蓝对抗演习,我都会成为驻训部队检验训练绩效的“一号对手”。而今,我这个“蓝军司令”,比任何时候压力都大。

为啥?从去年起,上级要求:让驻训部队一进训练场就像上了战场。赋予我们蓝军一项“特殊任务”:端掉几个红军指挥所,让驻训官兵“热热身”!

突破思想框框,比突出重围更难

第一次扮演“蓝军司令”,我带领蓝军连死扛,终顶不住红方新型装备的猛烈攻击,“集体阵亡”。

军人都是有血性的,我一直在寻找翻盘雪耻的机会。4年前,蓝军得到加强,扩为两个连。一次演习,我率破袭分队直捣红军指挥所,裁判一看形势不妙,向红方通报了战场态势,我们全部被“俘”。

官兵们不服气,将官司打到导演部,裁判给出的解释是:蓝军嘛,就是磨刀石,达到训练效果就行。

年年演蓝军,年年吃败仗,我心里憋着一股窝囊气。回顾这些年屡战屡败的经历,从起初的红蓝实力悬殊大到后来“导演”安排红军赢,我常想,真正束缚我们手脚的,还是“红胜蓝败”的思维定式,如果不突破这个思想框框,实战化训练就无从谈起。

山不转水转,就怕得罪人

几年前的一次演习,我率蓝军阻击红军穿插分队,红军指挥员被团团围住,希望我们“网开一面”,被我断然拒绝。

谁料几年后,当年的红军指挥员竟成了我的上级领导。每次见面,彼此都尴尬一笑。

“得罪红军指挥员可不好!”同事们都这样提醒我。

那年10月,演习中某部扮演红军。战斗打响后,红方迅速撕开蓝军防线,先遣分队“放心”地直插后方。

我调整兵力,反戈一击,将红军分割围歼。红方总指挥私下责怪我:“下手太狠了吧,你这是不给我机会啊!”

我听出弦外之音,最终放了红军一马。

是啊,山不转水转,说不准哪天,这名领导就成了顶头上司。

规则形同虚设,对抗就会“变形”

一次对抗演习,一名红方战士被判“阵亡”,可他却“绕过”演习规则“死而复活”,重新“杀”进战场。

还有一回,我们化装成地方人员混进红军,端掉了指挥所,红军指挥员一时生气,下令将我们关了“禁闭”。用他的话说,你们不按规矩出牌,我们也没必要按规矩“待见”。

对抗演习要讲规则,没有规则,就没有真正的实战化对抗,甚至使对抗演习变形走样。

根除和平积习,路还很长

在今年演习中,我率破袭分队潜伏在某高寒山地。队伍还没来得及展开,就被红军应急分队包了“饺子”。
“听说你们要来端指挥所,这些天我们高度紧张,日夜戒备,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红军指挥员说。

吃了红军的“哑巴亏”,可我们心里却乐透了—蓝军这块磨刀石一点也不软,还真把红军的锐气磨出来了!如今,无论走进基地哪个训练场,参训部队都戒备森严,稍有风吹草动,信号弹立马升空。

“战场”的新变化,让我这个过去一直当“俘虏”的“蓝军司令”由衷感到:连根拔除和平积习,胜过端掉红军指挥所,而真正要做到这一点,要走的路还很长。

本文来自《解放军报》2014年11月7日第07版,原标题为《“蓝军司令”的压力从何而来? ——透过蓝军视角看如何提高红蓝对抗的实战化训练水平》(整理:罗未然、梁洪清、何 曼)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必须当屡战屡败的“磨刀石”,解放军“蓝军司令”的10年辛酸内心独白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好沧桑的一张脸
    匿名2014-11-07 22: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