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域外穆斯林与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

文化 alvin 10923℃ 1评论

早期中国伊斯兰教遗迹引发的思考

延续千年之久的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商业贸易之路,更是一条人类文明融汇贯通、相互交融、相互学习的通道。随着古代陆地及海上丝绸之路的开拓,外域宗教相继入华,而中国本土信仰亦假道外传,可以说,宗教的传播和互动是丝路文化交流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今天,不论是在域内还是域外,丝路沿线众多的历史遗迹依然诉说着悠远的历史。而在这其中,伊斯兰教的传入与发展留下的印迹正是其中最为灿烂的一部分。

可以说,丝绸之路不仅是连接东亚、西亚和地中海的贸易古道,也是伊斯兰信仰传入中国的一条重要通道。不论是在中国广袤的西部,还是今天中国东南沿海的广州、泉州、杭州,丝绸之路途径的地方依然留有着伊斯兰传入中国早期的重要印迹。根据今天学者们的考证,这些物质印迹和相关传说有些是符合历史真实的,有些则不能与历史完全吻合。但是,早期伊斯兰教遗迹中均寄托了中国穆斯林深厚的宗教情感,并形塑了中国穆斯林的历史记忆,更是穆斯林世界与中国穆斯林互动的一种表现。本文就以中国新疆地区和沿海各地几座伊斯兰教早期遗迹、特别是历史名人陵墓为例,对此予以分析。

麻札

在伊斯兰教对于基本宗教功课的规定中,拜谒圣贤的陵墓并不是一项必须的宗教义务。在伊斯兰教义里面,对于如何对待圣贤的陵墓也无明确一致的规定。但是,随着伊斯兰教在世界各地的传播和发展,尊重历史上那些曾对伊斯兰教作出重要贡献的先辈,并以拜谒其陵墓的方式表达对他们的尊重,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穆斯林中的常见习俗。对于很多中国穆斯林来说,尊重和敬仰圣贤、以拜谒陵墓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宗教情感,也是自身宗教文化传统中重要的一部分。由此,在中国不少地方都有穆斯林先贤的陵墓,并成为各地穆斯林经常拜谒的地方。

在位于陆上丝绸之路的新疆,就有不少围绕着穆斯林先辈的故事而出现的麻札。在众多的麻札中,位于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的加法尔·萨迪克麻札尤其引人瞩目。自19世纪后期起,来自英国、法国、俄罗斯的旅行家在其记述中就多次提到了这座麻札。他们根据当时掌管麻札的宗教人士的叙述,对麻札的历史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记录。

在别夫佐夫(1889-1890年游历此地)的记录中,麻札的管理人这样陈述麻札的历史:这座麻札里埋葬的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加法尔·萨迪克。他公元890年前后出生在麦地那,为了传播伊斯兰教来到了中亚的布哈拉,而后到了喀什噶尔,并一直向叶尔羌和和田地区进军。由于当地佛教力量的反对,他们被和田地方领主的大军所追杀,最后在尼雅河畔受重伤去世。他的战友洗净了他的遗体,葬在了此地。后代虔诚的穆斯林又在墓上建起了清真寺。由此形成了加法尔·萨迪克麻札。[1]

1891年,迪特尔尤·德·朗斯调查团在去西藏探险的途中,从和田到了尼雅,访问了这座像“沙海中的浮标”一样的麻札。管理麻札所属马德拉萨(经文学校)的谢赫告诉他们,这里埋葬的是哈里发阿里的第五代子孙加法尔。他为了传播伊斯兰教来到了和田,在这里与和田王进行了决战。双方兵力悬殊,真主降了暴风和沙尘掩护了加法尔一方,但是最终双方两败俱伤。血战的痕迹被真主降下的大沙暴全部掩埋。直到两个世纪之后,一些中国穆斯林发现了伊玛目倒下的地方,在这里建起了麻札和清真寺,而后又建立了马德拉萨。[2]

之后,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和日本大谷探险队队员橘瑞超(Tachibana Zuicho)都曾访问过这座麻札,并留下了详细的记述。[3]

日本中亚史学家佐口透(Saguchi Toru)在《新疆穆斯林研究》一书中,对别夫佐夫和迪特尔尤的记录进行了分析,他说:“殉教故事有一些不同之处,特别是关于加法尔·萨迪克的出身,两资料有若干不同。”[4]他所认为的差异就是,前者的记录认为加法尔·萨迪克是先知穆罕默德后裔,而后者则说他是伊玛目阿里的第五世孙。但是,如果我们对伊斯兰教、特别是什叶派的历史有了解的话,就知道他所认为的这一差异并不是问题,因为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儿法蒂玛嫁给了伊玛目阿里,所以阿里与法蒂玛的后裔本身就是先知流传在世的唯一一支血脉。加法尔·萨迪克本人确实既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六世孙,又是阿里的五世孙。

但是同样的,对伊斯兰教历史的了解让我们知道这座所谓的加法尔·萨迪克麻札不可能是什叶派所尊奉的第六伊玛目加法尔·萨迪克的陵墓。加法尔·萨迪克原名为加法尔·伊本·穆罕默德,他是第五伊玛目之子,生于公元702年,被称为“诚实者”,故常被称为“加法尔·萨迪克”。在他任伊玛目期间,遵循其父辈疏远政治的态度,把主要精力放在研习宗教思想上,成为当时最负盛名的宗教学者之一。跟随他学习的,不仅有什叶派信徒,还有逊尼派信徒。据传逊尼派四大教法学派中的哈乃斐学派的奠基人阿布·哈尼法和马立克学派的奠基人马立克都曾就教于他门下。他通过授课讲学培养出的圣训学者和其他宗教学者多达4000余人。而他和第五伊玛目传述下来的圣训要比其他所有伊玛目传述的总和还多。

伊玛目加法尔·萨迪克一生中并不曾涉足和田。他先是被伍麦叶哈里发囚禁于大马士革,而后又被阿拔斯哈里发软禁于萨马拉(Samarra),时刻监视。最后他被获准回到麦地那,在幽居中度过了余生,一直到公元765年去世,而后安葬在了那里。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域外穆斯林与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

喜欢 (1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孙悟空可能更真实一些
    匿名2017-01-03 19: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