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美军第三个“抵消战略”中国防科技博弈的核心思路分析

军事 rock 1242℃ 1评论

战斗力竞争是军事战略竞争的核心,它针对己方面临的挑战和对手潜在的弱点,设计并发展非对称战斗力,形成“出敌不意、难以防御、难以攻破”等预期效果,并竭力使之直接决胜战局。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军首先运用其空中力量这一非对称战斗力实施长达38天的空袭,再通过仅4天的地面作战就取得完胜,即是一个典型案例。

当前,美军已将建军重点由应对反恐战转向强对抗作战环境下的高端作战。在此背景下,美军依托对我所谓“威胁”和弱点的分析评估,提出了第三个“抵消战略”(下称新“抵消战略”),出台了“国防创新倡议”这一顶层行动方案,正在高强度落实。该战略就是主要针对我军的战斗力竞争战略,而国防科技博弈则是其核心内容。

一、新“抵消战略”中国防科技博弈的核心思路是“以快制慢”

核心思路发生转变。美军第一个(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和第二个“抵消战略”(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初)的核心思路均为“装备技术差异化”,分别通过“以核制常”和“以信息化对机械化”构建针对苏联的非对称战斗力。新“抵消战略”的核心思路则转变为“以快制慢”。美军认为,是否能快速引入新技术并生成战斗力将决定新“抵消战略”的成败。2014年11月“国防创新倡议”出台时,美国防部常务副部长、倡议落实负责人沃克明确指出:“美国的采办和需求制定体系必须在对手跟上来之前就将先进技术用于部队……否则我们将不断地败退”;2015年1月主管研究与工程的副助理部长韦尔比又强调:“国防部必须成为商用技术的快速追随者,若不能跟上商业世界的步伐,第三个‘抵消战略’将会失败”。

美俄核弹头数量比较

美《原子科学家公报》统计的美俄核弹头数量比较(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汉化)

思路转变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美军仍占有明显的装备数量质量优势,无需刻意差异化。前两个“抵消战略”均针对苏联的常规力量优势,但当前美军对中俄仍占有明显优势:国防预算远超中俄之和,拥有核动力航母、隐身轰炸机等独有装备,信息获取与对抗飞机、加油机、运输机、核潜艇等装备规模超过中俄之和……因此,美军无需刻意寻求差异化,新“抵消战略”针对的重点也被定为所谓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目标则是确保美军能对全球任何地区投送力量并在战区内自由行动。二是环境变化,难以再依托少数领域的差异化长期享有决胜战局的非对称战斗力。美军认为先进科技和装备全球扩散、商用技术快速发展和中俄等国的能力日益增强构成了挑战性环境。美国防部高官指出:具有潜在军事效用的商用技术天生扩散且快速演进,“当国防部更新一代技术时,商业世界已更新三代”;并称“大国对手不止能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还能很快复制出实物”。由此,美军认为新“抵消战略”很难像前两个一样,依靠某个或少数领域的装备技术差异化发展来获得长期军事优势。

二、美军正在系统性地采取多项举措来加强和加速新技术的引入

为确保引入新技术并生成战斗力的速度始终领先于中俄等国,美军正采取以下四项主要举措。

1.敏捷获取商用新技术,扩展技术选择

一是建立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提供决策支持。美前任国防部长卡特在2016年3月宣布建立该委员会,职责是识别新兴技术和推广创新文化,为美国防部与高科技企业的合作提供建议。卡特选择谷歌母公司的执行主席施密特担任首任主席,至当年7月已任命包括施密特、亚马逊公司主席、联合技术公司主管科技的副总裁及沃顿商学院、加州理工学院、哈佛法学院教授等在内的全部15名成员。截至2017年1月已召开2次会议,提出任命国防部首席创新官(模仿谷歌等企业)、创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中心、评估先进武器的网络脆弱性等14条建议,大多被采纳。

二是建立国防创新实验单元,实现敏捷获取。美国防部已分别于2015年8月、2016年7月和9月,在硅谷、波士顿和奥斯汀各成立一家“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IUx),职责是从三地高科技企业敏捷获取并验证前沿技术。在硅谷首家DIUx运行经验的基础上,美国防部曾迅捷调整推出DIUx 2.0版,具备直接向部长汇报、拥有预算资源、可签订和管理合同、采用扁平的合伙人体制等新特点。美国防部在2017财年预算中为DIUx编列3000万美元,在2017年5月23日出台的2018财年预算中编列4500万或5400万(美国防部预算要求材料同时提供了这两个数据);美国会特别通过法律条款,允许DIUx在收到提案后仅60天内就投资。截至2016年9月,DIUx已授出12份合同(3630万),资助了高速无人机、自主、网络安全、无线技术等领域的原型化工作。

美国防部正通过理顺引入外部创新的机制来敏捷获取商用技术

美国防部正通过理顺引入外部创新的机制来敏捷获取商用技术(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制图)

2.大力推行原型化策略,加速技术成熟

一是在采办倡议中力推扩大原型化,并建立管理机制。美国防部已在《更佳购买力3.0》采办倡议中提出扩大原型化应用,并已将国防部研究与工程署的快速部署办公室更名为“新兴能力与原型化”(EC&P)办公室。为实施管理,该办已提出多轮原型化科研活动分类,目前将其划分为两类:一类是原理验证型原型化,其经费一般少于1800万,实施周期是1~3年;另一类是工程研制前的原型化,其经费一般少于1亿,实施周期是1.5~4年。

美国防部定义的两类原型化

美国防部定义的两类原型化。需要注意的是,这两类原型化中的产物都是科研活动形成的原型机,而不是型号工程研制过程中的原型机(美国防部图片)

二是针对部分重要科研项目,大胆采用原型化策略。根据美国防部指令,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正领导美空、海军实施“航空航天创新倡议X”(AII-X)项目,发展两型下一代战斗机技术演示验证机。DARPA还通过原型化策略发展了AGM-158C“远程反舰导弹”,在2016年将成果转移给美海、空军,将在2~3年内形成作战能力,使美军快速形成在GPS降级/阻断环境中识别并远程打击特定舰艇目标的战斗力。DARPA还正以该策略实施战术级高超声速巡航弹和滑翔弹等新的“填补空白”型科研项目,一旦成功,美军可能再次在短时间内将成果快速转化为实装、生成战斗力。

3.实施采办流程机制改革,加速技术物化

一是改革国防采办程序,突出快速采办。美国防部于2015年1月颁布的新版国防采办程序彻底突破了原有采办程序框架,突出了快速采办,是美国防采办程序的一次颠覆性变革。新程序的最大特点是在6种采办模型中纳入了“渐进式部署软件采办模型”和“快速采办模型”,分别用于可在1~2年内有限部署的商用软件及可在2年内完成的紧急需求采办,将为美军更多、更频繁地快速发展并部署新技术、新装备提供便利。

二是加强或建立快速能力采办机构。美国防部逐年加大对“战略能力办”(SCO)的投资,该办通过创新装备用途、发挥集群作用、融合军民技术3条途径,开展周期不超过4年的战斗力快速创新,已实施包括“标准”6防空导弹反舰、“灰山鹑”无人机蜂群在内的数十个项目。该办成立以来预算连年增长,在2017年5月23日出台的2018财年预算中编列12亿美元。此外,美空军赋予其2003年建立的“快速能力办”(RCO)更多职责,将2015年进入工程研制的B-21轰炸机项目交该办管理。美海军在2016年2月成立“海上加速能力办”(MACO),将MQ-25舰载无人机和AGM-158C导弹项目交该办管理。美陆军在2016年8月初建立“陆军快速能力办”(ARCO),重点促进网络、电子战、定位和授时对抗等能力发展。美海军陆战队在2016年9月建立“快速能力办”(RCO),作为从军种内部所有层级吸收革命性创意的工场。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军第三个“抵消战略”中国防科技博弈的核心思路分析

喜欢 (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体制竞争力
    匿名2017-06-19 15: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