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义和团的“神”是什么?

文化 alvin 12113℃ 1评论

刚才解老师谈到义和团是不是一个宗教,根据我粗浅的想法,它确实还构不上一种宗教,因为它肯定是多神的,而且没有神的体系,每个团民因其所知而成为神。比方我读过一本《三国》,我知道马超,我就成为马超;那人读过《西游》知道孙悟空,他成为孙悟空,另一个成为猪八戒,这里有传说,有小说,有戏曲,还有前朝的人物,甚至还有当时活着的有名的人,都可以成为神,所以义和团的神谱是无限的,只要你知道什么,那就是你所成为的神。所以如果从神学来研究它,确实是一个特别雏形、特别低级的东西,但是这也使得人成为神没有门槛,甚至不需要受过任何教育。一个人成为神的过程是要有神灵附体的,有好多种方法,比如说一咬舌头,或者一跺脚,就成为神了,一个人从正常的人的状态到神的状态方法非常容易、简单,而成为神又对人没有任何要求,没有任何知识或者修养上、教育上的要求。

但是我们现在得回到这个问题:一个人成为神有什么用呢,这就要谈到当时的历史背景,中国在鸦片战争以后跟外国的每次战争都失败,一直到最严重的就是甲午战争,输给日本人了,而且这是在洋务运动之后,中国从外国人那儿学了很多技术,在甲午战争前北洋水师买的的船都比日本高一级别。所以开始认为洋枪洋炮特别可怕,后来我们有了这些东西还是打不过人家,整个民族都陷入焦虑的心态,这时候义和团就应运而生了。原来的绿营也好,八旗也好,拿他们那些武器跟外国人打仗不行,拿外国人的武器跟外国人打仗也不行,那么这里就有一个新的办法。义和团刀枪不入,当我成为神之后你就不能伤害我了,这是被动方向上的;主动方向我可以把你的炮火闭住,所以义和团实际上是包括这两套武器,放在一起之后就很周密的,当一个人成为神之后就不是原来那个人了,原来这个人所受制受困的东西就都不存在了。

义和团的刀枪不入是怎么回事呢?周锡瑞《义和团运动的起源》里有一条注释,曾经给我很大的启发:他说在中国“刀枪不入”早就有了,但是这里“枪”指的扎枪,是一种硬气功;当把这个火枪也叫枪的时候,“枪”的外延扩展了,“刀枪不入”的外延也扩展了。中国文化里边有一个现象,“五四”那代人已经讨论过了,就是出现一个外来物种,我们要给它重新命名,这往往遵循着一种思维方式,比方说胡桃传来中国,命名它为胡桃,是因为我们原来已经有“桃之夭夭”那个“桃”了,但大家知道,植物学上这两个“桃”不是一个科的,根本不是一种东西。还有很多带西、带番的都是这种词,词头表来源,词根用现成的东西,在这种翻译命名过程中就有一种文化心态,认为什么东西都是我们已经有的,但实际上是把一个词的外延给扩大了。枪也是这个问题,最早的枪是扎枪,出现火枪之后,他们觉得这东西跟扎枪是一样的,长长的一根,能杀人,所以把那也叫“枪”,实际上无论哪国文字这枪跟那枪根本不是一个词,一点关系都没有。车也一样,最早孔子周游列国坐的那车,是木头轱辘的。清末有了火车,当时叫汽车,因为它冒气,也是带轱辘的,所以也叫车,实际上无论汽车还是火车,跟孔子坐的那种车,根本不是一个动力,一个是马拉的,一个是蒸汽驱的动, 但是我们都把它纳入现成的东西。

义和团运动追踪溯源,一共也就两三年时间,但是很快越传越广,越传信的人越多。这些人会拳术,而且有刀枪不入这个特殊功能,这是之前所有民间组织里没有的。但是针对火枪的刀枪不入是不可能的。问题就在于当时很少有人去看看能不能真的刀枪不入。第一个对此加以验证的人是山东巡抚袁世凯。他的前任是毓贤,毓贤的前任是李秉衡,他们不完全信,但也不完全不信,毓贤比李秉衡要信得多些,但他们都不做验证的事。到袁世凯就任时,也有人跟他说义和团刀枪不入,袁世凯说这个得试试看。那么真有义和团自己报名,大师兄站一排,然后拿枪“啪”一打,都打死了。事实证明这个不可信,山东就开始镇压义和团了。

这里第一,义和团它是有神的,第二,神是要有用的,不是一种修养,它能做两件事,退能刀枪不入,进能把枪炮闭住,但在当时很少人去检验它能不能用,大家都传言它能用。义和团在山东被镇压,就转移到了河北。在涿县闹得非常大,甚至杀了清朝的副将。这时候朝廷派刚毅去考察,看看们能不能用。路上刚毅就说,我去了之后我就问他们一件事,我是忠臣还是奸臣,他们要说我是忠臣,我回去就说他们管用。

但是当真的发生冲突之后,刀枪不入肯定是不管用的,人家一开枪就把你打死了。其实此前很多义和团已经死于清兵之手了,到跟外国人打仗时,在西什库和东交民巷死了很多人,西什库教堂里一共40个洋兵,外边上万人攻打打不下来,这是因为它不是一个真的战争。但是真死了人,义和团有一套解释系统,第一,说这人睡了,没死,所以不收尸首。第二老不醒的都臭了,烂了,说是因为他法力不够,这一方面是他修行不够,道德有问题,偷东西,或者吃了猪肉;一方面是对手法力更高,他们是一帮鬼。所以义和团讲,西什库里边的主教一百五十多岁了,已经是个鬼,而且把女人的阴毛编了个毯子站在楼上挥动,所以我们的法术到那儿就不行了。怎么办呢?得找法术更高的,去破对方的法术。所以义和团不行,有红灯照,红灯照不行,有黑团,黑团不行,有老团。其实在北京义和团一共就是两个多月的事,它需要不断地更新解释,使得局面能维持下去,他们也确实通过各种方法维持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对义和团来讲,最困难的问题是时间,它需要能够延续,而且需要让大家相信。比方说义和团刚到北京来候,就闯了一个祸,在前门外有一个老德记药房,当时义和团说凭法术,坏人的房子一指就能着,周围房子不着,其实他们是泼了煤油把这点着了,点着之后火从珠市口到前门楼子整个都烧光了,这是中国当时的金融中心,烧的连钱的周转都出现问题了。当时正在开御前会议,有人说着火这是一个重大转机;但是有个太监跟慈禧说着火是因为光绪向着外国人,上天惩罚他的,慈禧说那更得打了,所以是负面的东西,经过解释就变成正面的东西了。

义和团还有好多禁忌系统,比方说刚才说到的红灯照和黑团的颜色,这使我想起鲁迅的父亲得的是肺病,治吐血就喝墨汁,因为只有黑的能盖住红的,但是一口一口往下吞墨汁也不管事。黑团能取代红灯照,就是因为黑色就比红的还厉害,颜色对义和团很重要。还有好多禁忌系统,不许干这,不许干那,比方号召大家“七天不洗头,能砍鬼子头,七天不洗脸,能把洋人砍,七天不洗脚,天下洋人杀尽了”,要求整个社会全都这样干。而且朝令夕改,因为它确实着急,比方突然说得把灶台都盖住,突然又说这是神的眼睛不能盖,刚才那传指令的是假的,各家各户赶紧又都弄开。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义和团的“神”是什么?

喜欢 (6)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大法国,心胆寒
    匿名2016-07-22 19: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