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1958年从朝鲜全部撤军方案的形成

军事 rock 13348℃ 0评论

20140214082746885

表面上看,中朝宣布并实施这一撤军行动,旨在迫使联合国军也从韩国全部撤离。但实际上,中国军队单方面撤军却有着相当复杂的政治背景和原因。

摘要:1953年朝鲜停战后,联合国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始终未能就一切外国军队撤离朝鲜半岛达成协议。尽管如此,至1955年底,联合国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却已将大部分军队从韩国或朝鲜撤离。1958年2月,朝鲜和中国政府公开宣布中国军队将于年内单方面从朝鲜撤离完毕。10月26日,最后一批志愿军回到中国,撤军行动完成。表面上看,中朝宣布并实施这一撤军行动,旨在迫使联合国军也从韩国全部撤离。但实际上,中国军队单方面撤军却有着相当复杂的政治背景和原因。中国撤军方案的形成过程反映出1950年代中后期中国、朝鲜以及苏联之间微妙复杂的关系,从毛泽东主动向金日成提议全部撤军、金日成先后提出两套撤军方案、中国对于撤军方案的取舍和修订、待苏联同意后毛泽东才答复金日成以及并非全部志愿军留驻中国东北等细节中可以清楚读出,在中朝“团结友谊愈臻巩固”的话语背后,各自利益的不同考量与诉求。

关键词:毛泽东 金日成 苏联 志愿军 联合国军/美军

历史背景与问题提出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联合国军[1]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下简称“中国军队”或“志愿军”)先后参战。1953年7月,交战双方签署《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事实上标志着冷战时代两大阵营间最大规模的一场局部热战,终于宣告结束。但是,战争虽然结束了,两大阵营间的军事对峙、摩擦和冲突,却依然在全球范围内继续着。在东亚的朝鲜半岛,交战双方的军事对峙关系也不可避免地持续着。停战后为解决朝鲜半岛外国军队的撤军问题与朝鲜统一等问题而进行的种种努力,都以失败告终。[2]缓和的唯一迹象在于,自停战后,曾作为直接交战方的联合国军和中国军队,留驻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部队数量都在逐年下降。至1956年,联合国军和中国军队都已将四分之三以上的部队撤离朝鲜半岛。1956年7月,朝鲜半岛上对峙双方的兵力大体保持在7:6的水平[3],总体上保持着军力平衡。

除去外国军队不计外,1956年前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兵力严格说来是不相称的。(参见下图“1953-1958年朝鲜半岛各方军事力量变化图”)不难看出,维持着朝鲜半岛军事力量大体平衡的一个主要因素,实为近30万中国军队的存在。一旦中国军队单方面撤离,朝鲜半岛的军事平衡势必要被打破,并且肯定会对朝鲜不利。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1958年中国却单方面从朝鲜撤出了全部军队。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集体撰著的《抗美援朝战争史》,是中国官方编撰的有关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出国参战到撤军回国整个历史的比较权威的著作。根据此书,停战后朝鲜局势逐步趋于稳定,志愿军已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朝鲜。志愿军如主动撤军,可以促使某些国家从联合国军中撤出自己的部队,使美国陷于孤立,有利于缓和朝鲜和国际紧张局势。因此,中共中央准备从朝鲜撤出中国人民志愿军。毛泽东于1957年11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商谈了撤军问题,并得到金日成的赞同。1958年2月中国和朝鲜政府签署了撤军声明,随后分三批实施了撤军行动。但是,对于一些关键问题和细节,书中却多半语焉不详。[4]比如金日成为何同意毛泽东的提议?金日成为何在回国后先后提出两套方案?中国对于金日成所提方案如何取舍和反应?毛泽东为何在苏联表示赞同后才答复金日成?等等。同时,一些历史细节的表述也存在明显错误,比如其中所述金日成所提两套方案就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5]

说明:根据美国国务院情报中提供的数据编制,年份所代表的时间点为每年7月1日。参见Microfilm:Confidential U.S. State Department Special Files, Korea, First Supplement, 1951-1966, Reel 7, pp. 569-573.

近年来,沈志华教授有关中朝关系的研究成果揭示了朝鲜战争前后两国两党关系中许多鲜为人知、甚至是被有意遮蔽的内幕,极大地丰富和加深了学界对于二者之间微妙、复杂关系的认识。[6]沈志华教授认为,导致中方撤军的关键原因和1956年朝鲜劳动党内发生的“八月事件”[7]以及中、苏、朝围绕着这一事件产生的意见分歧有关。“为了安抚金日成,进一步巩固中朝关系”,毛泽东决定撤军。[8]但是,对于金日成提出撤军方案的情况、过程和原因,以及中国、朝鲜和苏联之间围绕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军问题所进行的协商情况及其幕后的种种复杂情况,沈教授也未能深入考察并展开论述。[9]

搞清楚中国1958年从朝鲜全部撤军方案的形成过程,不仅可以解答上述种种疑问,也能够为理解1950年代末以后中朝关系的冷暖不定、反复无常以及朝鲜半岛长期分裂、时而紧张的局面提供一个重要的历史背景。在重建有关撤军方案形成过程的史实时,本文将重点就上文提出的一些关键问题和细节展开论述。至于毛泽东为什么决定撤军,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限于篇幅,笔者不能在此深入展开,将另文专论。

中朝初步商定从朝鲜全部撤军

1956年朝鲜劳动党“八月事件”后,中共中央和苏共中央曾联合派代表赴平壤干涉,迫使朝鲜劳动党重新召开中央全会并改正了此前的决议。[10]当年11月,朝鲜政府提议请联合国召集会议帮助解决朝鲜统一等问题,并向苏联和中国政府分别发出备忘录征求意见。在波匈事件的背景下,毛泽东猜测朝鲜这一提议表明金日成不喜欢志愿军,想让中国撤军。1956年11月底,在接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Павел Фёдорович Юдин)时,毛泽东对朝鲜国内局势表示担忧,提出从朝鲜撤军的想法,并就此向苏联领导人征求意见。[11]1957年1月,周恩来访问莫斯科时,赫鲁晓夫(Никита Сергеевич Хрущёв)终于同意中国从朝鲜撤军。[12]不过,此后中国领导人却迟迟没有与朝方商议撤军问题。而朝鲜方面,也没有向中方明确提出过撤军要求。[13]直到1957年11月,各国共产党领导人为纪念十月革命40周年齐聚莫斯科时,毛泽东才向金日成提议撤军。

(一)毛泽东提议全部撤军

1957年11月,各国共产党领袖齐聚莫斯科欢庆十月革命胜利四十周年。11月2日,毛泽东率领中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11月5日,代表团中负责对外联络的杨尚昆与朝鲜代表团团长金日成通电话。9日下午4时至7时,毛泽东与金日成举行了第一次会谈。[14]会谈中,金日成向毛泽东通报了“八月事件”的情况以及此前反党集团活动的一些事实。毛泽东承认去年派彭德怀去平壤“可以看成是对朝鲜劳动党内部事务的干涉”,并表示“我们决定不再干这样的事”。毛泽东强调,“最主要的是,我们(两)党之间要有友好关系,要完全相互理解。”金日成则表态说,尽管朝鲜有些同志实际上认为这是对党内事务的干涉,“但我们把它看作是两个兄弟党(对劳动党)的友好建议,并把保持与兄弟党正常、良好的关系作为主要目标。”在这种相互谅解的气氛下,毛泽东随即提出让“八月事件”后逃到中国的朝鲜官员回去,但遭到金日成婉拒。然后,毛泽东又建议朝方考虑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出朝鲜的问题。理由是:这样做在政治上是适宜的,世界舆论容易理解,还能迫使美国从南朝鲜撤离其两个师。金日成未立即表态,只是答复将仔细考虑这一建议。[15]

当天晚上,在向苏联驻华大使尤金通报与金日成会谈的内容时,毛泽东还指出,中国要保障这些军队在朝鲜的后勤供给,国家预算负担很重。除了可能促使美国撤军,中国撤军并将有助于李承晚军队数量的削减。毛泽东认为,中国志愿军撤离朝鲜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朝鲜“已拥有了相当稳固的边境和30万军队”。如果美国和李承晚方面胆敢挑衅,“志愿军还是志愿军,他们还会一如既往地去援助朝鲜人民的”。毛泽东还提及,他向金日成保证永远不会利用那些逃到中国的朝鲜人去反对朝鲜政府。[16]由此可见,毛泽东之所以在莫斯科会议时向金日成提议撤军,一方面是出于减轻中国军费负担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是在对形势进行充分研判后,认为撤军行动具有可行性,有可能得到朝鲜和苏联的赞同。果然,以前一直反对中国撤军的金日成,这次终于同意考虑这个问题。[17]几天后,与毛泽东第二次会谈时,金日成同意中国撤退志愿军,并表示他回国后将在党中央进行讨论,然后再回复毛泽东。[18]

值得注意的是,毛泽东在向金日成提议撤军时,并未提及中国军费负担过重的问题。但是在向尤金通报时,却明确提出了这一理由。这说明军费负担问题并非可以向朝鲜说得出口的理由。如果这样说,金日成可能会想:中国为了自身利益想要放弃保护朝鲜的国际主义义务。这对于巩固和发展中朝友谊显然是不利的。而向苏联说明中国在预算上存在的困难,则有助于说服苏联赞同中国的撤军行动。

实际上,此时中国的确面临着大幅削减军费的压力。1956年中共八大提出,要在第二个五年计划内将军政费用占国家财政开支的比重由此前的32%降到20%。其中,预计国防费用将降低到15%左右。1957年的军费预算已降为55亿余元,比上一年减少了近6亿元。1957年1月,中央军委又作出《关于裁减军队数量加强质量的决定》,计划在两年内将军队总数由383万人减少到250万人左右。[19]如果能把近30万人的志愿军部队由朝鲜撤回国,不仅有利于减轻后勤供给负担,或许还有助于裁减军队数量。[20]

此外,毛泽东决定向金日成提议撤军,可能还有另一层考虑。1956年11月,在向尤金提出撤军的想法时,毛泽东对金日成非常不满,甚至担忧中国撤军后,“朝鲜会脱离社会主义阵营,走向西方或者变成铁托”。[21]因而当时向金日成提议撤军肯定是不明智的。况且此后金日成也未明确提出过撤军要求。但是现在,毛泽东已明确就此前的干涉向金日成道歉,决定不再干涉朝鲜劳动党内部事务,并强调两党要“有友好关系,要完全相互理解”。而且金日成也表态朝鲜劳动党“把保持与兄弟党正常、良好的关系作为主要目标”。在这种团结友好的氛围下向金日成提议撤军正当其时,既能满足金日成的愿望,不致遭其反对,又不用担心撤军后金日成倒向西方。

(二)金日成为何初步同意撤军

由一直反对到同意考虑,再到初步同意中国撤军,金日成态度的转变似乎是毛泽东说服的结果。但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由“1953-1958年朝鲜半岛各方军事力量变化图”可知,1956至1957年,朝鲜半岛军事平衡并没有明显变化,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依然面对着由两个师美军为主体的联合国军和多达60余万的韩国军队造成的军事压力。而朝鲜人民军只有35万人左右,甚至还略有减少。一旦中国军队全部撤离,朝鲜人民军的压力将陡然增大。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1958年从朝鲜全部撤军方案的形成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