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兴变局:步入后侯为贵时代,并正遭逢一场生死攸关的重大危机

经济 ywz 3985℃ 0评论

92451242588609578

执掌中兴30年的侯为贵即将卸下中兴通讯董事长职务之时,这家中国知名电信设备制造商正遭逢一场生死攸关的重大危机:距离3月29日中兴第六届董事会任期结束尚有20多天,来自美国商务部的一纸“出口禁运令”,令75岁的侯为贵原本计划的平淡退休不再平淡。

3月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中兴及其附属的三家公司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及代理美国产品、技术的厂商向中兴出口相关的技术和产品。

“如果中兴不能在有效的时间内解决该问题,中兴的供应链会出大问题,中兴的许多主要产品将无法生产,不仅无法新签项目,过去签下的项目也可能供不上货,引发连锁式的违约风险。即便中兴有库存的零部件,可能撑到半年左右,也会难以为继。”一位关注通信业的香港资深分析师对财新记者说,“若中兴在出口禁运事宜上采用拖的战术,会把自己拖死。”

他认为,这样的出口禁运令,无论落到哪个中国科技企业头上,包括华为,都是巨大的灾难。“在ICT领域,中国还没有能力实现完全的替代。”他说,“许多核心领域,譬如CPU、内存、基站芯片、光器件、高端原材料,甚至最近比较火的人工智能GPU,中国的科技水平都还相对落后。”

中兴清楚自己的处境。经过半个多月的沟通博弈,出口禁运有了转机。财新记者从中兴内部人士处获悉,3月24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给予中兴出口临时许可证之后,中兴的美国供应链已经顺利发货,两三天之内就把货物运到深圳。3月28日,中兴已经收到第一批货。他表示,目前中兴的生产一切正常。

不过中兴不能掉以轻心。这位中兴内部人士直言:“临时许可证是到6月30日,之后中兴需要再申请,期间谁也不能保证美国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多方博弈“伊朗项目”

美国商务部对中兴施行出口限制措施,缘于美方认为中兴“违背了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

美国于1980年与伊朗断交后,一直对伊朗实施出口禁运等经济制裁。随着2003年伊朗重启核研究,“伊核问题”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美国及联合国多次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包括冻结伊朗海外资产、禁止美国的产品或技术通过任何方式出口到伊朗等措施。2015年7月14日,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全面协议:伊朗将限制核计划;作为交换,国际社会将解除对伊朗制裁。2016年1月16日,该协议已经开始执行。

但到2016年3月7日,美国商务部认为,中兴违规向伊朗销售了禁运产品。具体来说,美国商务部指责中兴通过中兴康讯电子有限公司、北京八星有限公司以及一家伊朗公司中兴Parsian,将一系列的美国高科技产品转卖到伊朗,违反了美国出口控制法律。

美国商务部抛出了筹码,在官网上公布了两份文件:《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这两份文件标有中兴公司Logo,并标明了“机密”“绝密”字样,字里行间描述“中兴在哪些禁运国家有项目”“如何采用隔断方式规避风险”“可能的风险包括哪些”等内容。其中一份文件标注的日期是2011年8月25日。

多位接近中兴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2012年前后,美方已经就伊朗项目与中兴进行过交涉,“美国官员曾到中兴美国子公司查看工作电脑,拷走许多文件”。

“三年多前,美国方面就伊朗项目举行过听证会,中兴美国公司一名刘姓高管曾参加过听证会。现在,他已经从中兴离职了。”一位熟悉中兴的知情人士透露。财新记者向该高管发邮件求证,尚未获得回复。

蛰伏几年之后,美国为何要在今年对中兴提出严厉处罚?不少中兴内部人士更愿意视为受到政治因素影响,“毕竟赶上美国大选”。但是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可能是美国的司法流程包括证据鉴定走的时间比较长,才会在几年之后进行处罚。

“作为当事一方,中兴现在对外表现出来的是受政治影响。背后到底是什么故事,不在其中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上述香港分析师认为。

可知的是,美国商务部今年因为中兴伊朗项目给出的处罚,令中兴始料不及。“从供应链厂商传来的消息,就在美国商务部正式公布出口禁运令的前几天,中兴拼命下单买零部件。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中兴并未提前做好长足的准备。”上述香港分析师称。

3月7日,中兴开市停牌,在公告中称,公司获知美国商务部拟对中兴通讯实施出口限制措施,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并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受美国出口禁运令影响,中兴需要重新评估2015年财报中的“或有事项”,原定于3月24日发布的财报也延期披露。

紧接着,3月8日凌晨1时26分,中国商务部通过官网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称中兴一直在积极从事国际化经营,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美方此举将严重影响中国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中方将继续与美方就此问题进行交涉。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也称,“这不是一个处理经贸矛盾的正确做法,损人而且不利己。”

“面对美国商务部的禁令,如果没有政府部门支持,中兴几乎无能为力。” 一位接近政府部门的业内人士透露,“中兴内部氛围很紧张,因为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解决禁运令。拖下去,中兴半年就拖死了。”

3月中旬,中兴派出工作组赴美谈判、沟通。“工作组里,中国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参与其中。”中兴人士透露,目前,工作组一直与美国方面保持沟通。

3月24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给予中兴及负责中兴采购的公司中兴康讯临时许可,这意味着美国商务部暂停对两家公司制裁,中兴得以进口生产所必需的零部件。不过,美商务部要求中兴及中兴康讯都要有效履行承诺,积极配合美国政府解决伊朗项目相关问题。

中国商务部及时做出回应,3月25日上午,中国商务部表示,已经注意到中兴与美国政府部门的谈判取得进展,美商务部已宣布同意采取临时救济措施,暂停对中兴的制裁。中国商务部希望双方继续对话磋商,妥善处理此事,尽快将中兴公司自“实体清单”中移除。

中兴内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目前,中兴已经收到美国供应链发来的第一批货,补齐了供应链缺口。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兴变局:步入后侯为贵时代,并正遭逢一场生死攸关的重大危机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