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古巴经济能否摆脱危机模式?

经济 rock 5007℃ 0评论

timg

在接受了50多年计划经济治理之后,古巴不得不认识到,如果想要摆脱长期存在的贫困循环,就必须回到基本经济原则上。

眼下时兴谈论委内瑞拉,该国卫生纸、面粉和牛奶等等基本生活物资告缺,这几乎无人不晓。但你是否知道,古巴目前也在实施一项配给计划,以便应对本国基本生活物资匮乏。有报道指出,该配给计划涵盖鸡肉、鸡蛋、大米、豆类和肥皂等基本食品及生活用品。

造成这些短缺的原因,一向是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古巴商务部长贝拉斯克斯谴责特朗普政府加强了对古贸易禁运。另一些人则认为,委内瑞拉援助的减少,加剧了古巴新近出现的短缺困境。在过去几年间,委内瑞拉向古巴提供了燃料补助和其他形式的援助,以便让古巴基础设施能够完好地维持运转。

虽然这些解释确实有效,稍后有待讨论,但还有一个因素没被考虑到。在过去50年里,古巴经济基本不变的,是对经济的过度控制和干预。

西半球持续最久的计划经济实验

1959年卡斯特罗接管古巴后靠铁腕维持着经济控制。该国数十年来如铁桶般密不透风,对私有财产也缺乏尊重,据估计,古巴有14万人失去生命,数百万人流亡迈阿密开始新的生活。

在这段时间里,古巴从未真正实现过经济稳定。由于国家对众多行业的严格管控,经济一片紊乱,政府不得不向公民发放“供应本”,以配给大米、糖和火柴等基本商品。这一制度建立于1962年,当时是为了应对美国政府对古巴实施的经济制裁。制裁造成了食品、药品和物资短缺。从市场经济自由交易的角度来看,美国政府的这些制裁应该受到谴责。这样做,不仅侵犯了希望到古巴做生意和旅行的美国人的权利,也丝毫无助于动摇古巴政权。

但就古巴经济问题的症结而言,我们有理由相信,远远不是因为美国对古禁运。佛罗里达大学荷西・阿尔瓦雷兹起先并不讳言,在美国政府的最初封锁之后,“古巴被迫建立基本食品和工业产品配给制度。这给消费者及其选择范围带来了严重限制。”

然而,阿尔瓦雷斯补充说,全怪制裁也不正确:

“要替古巴的计划经济制度辩护,将基本食品配给制的存在都归咎于经济制裁,理由也并非十分恰切。人们承认,古巴人连本土易于成长的作物都不能(很好地)生产。如果列出自1962年以来实行配给的食品,你就会发现,1959年革命之前,几乎所有这些食品,供应都十分丰富,产地也都在国内。”

阿尔瓦雷斯还指出,即使有前苏实际充当了“干爸”,古巴仍必须限量配给商品和服务:

“有意思的回忆是,前苏集团当时每年向古巴经济提供高达50亿美元补贴,可古巴仍然需要实行食物配给。”

美国对古巴的制裁从总体上豁免了人道主义援助和基本生活用品。2000年《贸易制裁改革和出口促进法》允许某些食品和药品的销售,尽管范围有限。即使美国实施了制裁,古巴普通人也找到了将商品推向市场的方法,但古巴政府仍然是个障碍。这一点在古巴特殊时期表现得至为明显,当时该国再也无法依赖前苏援助撑下去了。古巴开始在有限程度上尝试开放市场,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并对市场化做了不温不火的尝试。然而,在古巴通往一个正常运转的市场机制的道路上,政府扮演着绊脚石的角色,阿尔瓦雷斯还指出:

“姑且说,由于配给制代价高昂,一些古巴人无法消费种类丰富的食品,但在某些时期,若干种产品供应充裕,证明了恢复稳定充足的食品供应还是可能的。例如(…)20世纪80年代的自由农贸市场,1994年后的农产品自由市场以及新食品店。这证明了,即使在美国经济制裁的情况下,(只要采取某些市场色彩的政策),古巴农民也能带来丰富的食品供应,取消食物配给制是有可行性的。”

对古禁运眼下只影响美国和这个岛国的贸易关系。古巴仍可以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往来,以获得一些紧俏物资。的确,古巴有过赖账史。当它再也得不到来自莫斯科或加拉加斯(委内瑞拉首都)的援助时,这些经济缺陷就惹人注目,以至于作为贸易伙伴,它从总体上缺乏吸引力。

都21世纪了,古巴还在坚持计划经济

古巴最新政策表明,该国领导人仍没掌握基本经济知识。2008年古斯塔夫和艾克飓风期间,古巴政府采取了价格控制措施。据报道,除了飓风对古巴造成的破坏之外,这些价格控制造成的短缺比预期的还要严重。

但古巴对物价的控制没有就此止步。据法新社报道,古巴于2016年5月实施了价格封顶,旨在增加高需求农产品的库存和销售。这些限价政策涵盖了诸如大蕉、豆类和芒果等主要食物。基础经济学表明,价格控制会导致短缺。当强加低于市价的价格上限时,就会随之刺激人为的需求。反过来,供应商看到了政府的强制限价,就会相应减少向市场供应的商品数量,结果往往就是短缺。

从最近的举措来看,价格控制显然仍是古巴政府的经济手段之一,而且难以很快消失。因此,古巴人民将继续承受不幸。

为什么美国制裁不起作用?

古巴政权是有不少值得责备之处。然而,这不意味着自上而下的政权更迭或制裁是促成古巴走上市场道路的最佳方式。

虽然古巴经济弊病主要由自身造成,但制裁也没让情况好起来。有一些需要考虑的注意事项。美国实施的广泛制裁,反让古巴政权找到了借口。他们如今可以把一切问题归咎于制裁。瑞安·麦克马肯在一篇关于委内瑞拉的文章中指出,不干涉主义,也就是既无军事干预、也无经济制裁,才是增进经济自由的最佳途径。同样逻辑也适用于古巴。更多干预给激进派提供了替罪羊。

完全剔除掉制裁这一因素,就会让古巴民众和政府内部主张开放的人士明白,经济苦果是自己酿成的。看看中国:该国在上世纪80年代体面地向市场经济转型(从而实现了巨大的繁荣)。然而,如果不是尼克松1972年访华,这一切都不会开始。1972年,美中两国实现了贸易和邦交正常化。

美国可以在古巴经济复苏中发挥作用,但只有取消制裁,才能实现这一点。制裁会让人们抛出疑问:到底是美国的惩罚性经济政策还是古巴自己的政策让这个岛国陷入了贫困呢?摆脱这个令人困惑的变量,是让这个国家实现前行的关键。更严厉的制裁措施比如特朗普今年4月承诺对古巴实施的“最高级别”制裁,只会让古巴内部具有市场经济改革意识的人影响力减弱,其他当权者则容易展现出急于拿外国顶罪、煽动民族情绪的过激立场。

然而主动权仍掌握在古巴手中。在接受了50多年计划经济治理之后,古巴不得不认识到,如果想要摆脱长期存在的贫困循环,就必须回到基本经济原则上。

文 / 何塞·尼诺 (José Niño) 译:禅心云起 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古巴经济能否摆脱危机模式?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