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亚洲军队网络中心战能力发展概况

军事 rock 7665℃ 0评论

亚洲各国军队都已经认识到了网络中心战的巨大价值,并且都在下力气发展自己的网络中心战能力,但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他们距离拥有完备的网络中心战系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本文对亚洲国家在网络中心战能力建设方面取得的进展进行了考察。文章编译如下:

人们普遍认为,现代战争越来越复杂,因此军队需要获得信息优势来赢得胜利。网络化的军队将能有效地交换数据、管理信息和共享对态势的理解;在恰当的时间为指挥官提供恰当的信息,为他们做出决策提供支持。

这是因为强大的网络能够大幅改善信息共享和丰富共同的态势感知。这样一来,就能加快指挥的速度和部队各分队自我同步调整的速度,并减少己方火力的误伤,从而大大提高执行任务的效率。

在亚洲,各国处在了发展网络中心战能力的不同阶段。目前,人们正在利用先进的技术、更新更强大的设备以及更快的通信线路将从简单的无线电台到具备专用功能的计算机网络整合在一起。这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么,亚洲国家在此方面取得了什么进展呢?本文对此进行了简要总结,它并不是一份“成绩单”,而是对亚洲一些国家在网络中心战能力建设方面正在做的工作进行了考察。

印度

官僚主义和军种间的竞争拖慢了印度开发真正的网络中心战系统的步伐。预计印度的战术通信系统(TacticalCommunications System,TCS)会在网络使能环境下为印度陆军提供安全可靠的通信。目前,印度陆军用来进行战场战术通信的是已经过时的电台通信网。等到战术通信系统最终开发完成并部署之后,电台通信网将被其取代。印度国防部选择了两家公司进行战术通信系统的开发,印度工业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Indian Industries)就此评论说,“考虑到该项目的规模,而且系统要满足印度陆军全部战术通信业务的需要,因此这个项目有可能会改变印度国防工业的整体面貌,尤其是国防电子领域的面貌。”战术通信系统开发的延误严重阻碍了陆军战场管理系统(Battle Management System,BMS)的应用。在几年之内,陆军战场管理系统都不太可能广泛投入使用。

鉴于印度军方在网络中心战能力建设上进展缓慢,因此无人机技术的重要性将会提高,因为无人机能够成为情报搜集和分发的重要中心节点。目前,印度大量使用了“搜索者”(Searcher)无人机和远程“苍鹭”(Heron)无人机。不过,印度对MQ-9“死神”(Reaper)等更大型无人机的作战能力非常感兴趣。除搜集情报外,印度还需要部署先进的软件和通信系统来为三军的作战部队解析并发送情报和行动指令。印度的评论人士呼吁政府与美国加强合作,尽管他们也认识到了采购国防高技术需要非常高的安全保证。

640印度空军的苏-30战机

印度实行网络中心战采取的措施不能照搬照抄其他国家,而是要根据印度的实际情况而变化。印度拥有大量才华横溢的年轻信息通信技术专业人员,他们有能力设计、开发和实现这样的系统,但印度缺乏一个技术生产基地。

印度军队的组织结构仍然是陆、海、空三军界限分明,而其他很多谋求网络中心战的国家则将三军“联合”作为了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另外一个问题是,印度军队(尤其是陆军)在传统上并不鼓励军官队伍实现专业化。为全面发展和利用网络中心战概念,印度需要大量在通信和计算机领域训练有素的人员。

但是话说回来,印度空军建成空军网(AirForceNet,AFNet)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空军网是印度空军和电信部采用商业技术以及军用技术和标准联合开发的大型通信网。2010年,空军网投入了使用,印度国防部发布消息称,“空军网由基于IP协议和多协议交换协议的网络构成,骨干网采用光纤搭建。空军网以卫星通信网为叠加,在市区和复杂地形可采用视距无线通信,以此作为光纤连接的备份。大量最先进的加密技术为该网络提供安全保障。该网络采用冗余设计,因此具有很高的可靠性。”

“印度空军设想将空军网和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用于所有的作战、技术-后勤和管理职能,以利用在此领域的发展,从而提高作战效率和成本效益,并使减轻管理的负担。”

“空军网是国防部、通信和信息技术部、印度电信等公共事业部门以及私营企业密切合作的典范。业界的工作由印度电信、M/SCisco和HCL Infosystems Ltd领衔。国防部长苏里•安东尼(Shri Antony)对国防部、通信和信息技术部、印度电信以及印度工业部门之间的协作大加赞赏,并称他们的相互合作可以将IT服务提升到更高水平。”据说,空军网能够从各种各样的来源(包括预警机和无人机)获取数据,而且还能分发视频流。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对引入网络中心战同样非常感兴趣,并与沙布拉集团(Sapura)签订了主要合同。沙布拉集团的业务多种多样,比如资源开发等等,但该公司也有技术和安全分公司。

在2013年马来西亚兰卡威国际海军与航空航天防务展(LIMA)上,沙布拉集团展示了自己的网络中心战模拟能力。该集团下属系统咨询服务私人有限公司(Systems Consultancy Services Sdn Bhd,SCS)执行总裁哈利勒•拉赫曼•易卜拉欣(Khalilur Rahman Ebrahim)对该公司的战斗管理系统进行了实时演示。

现场观众不知道的是,防展场地上空盘旋着系统咨询服务私人有限公司的一架无人机,这架无人机为该公司展位房间内的“指挥中心”以及移动通信车和固定视频监控设备提供实时数据。

哈利勒•拉赫曼解释说,这套战斗管理系统的口号是“观察、定位、决定、行动”。

沙布拉集团及其技术合作伙伴泰雷兹公司(Thales)开发网络中心战能力也是马来西亚发展和改进未来士兵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的目的是将所有的系统应用、传感器、指挥控制系统和武器整合在一起。

新加坡

军事分析人员认为,新加坡的网络中心战项目比亚洲其他国家都要成熟。新加坡武装部队大量是C4I系统来计划、协调和实施军事任务。新加坡所有部队都拥有先进的数据链路,并且构成了一个完善的网络,用于快速指挥和行动。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Ng Eng Hen)表示,新加坡第三代军队的力量在于其能够实现一系列系统的网络化,而不是单个的武器装备。在新加坡首个摩托化步兵营(新加坡步兵团第2营)发表讲话时,黄勇宏说,“现在,陆军的摩托化步兵营已经能够以更快的节奏在更远的距离、更大范围的区域展开行动了。‘特拉克斯’(Terrex)步战车增强了陆军搜集战场情报的能力、精确机动的能力和火力。”

新加坡和美国签订了一项网络战防御协议,在信息安全和计算机网络防御方面展开了合作。通过“提高信息和用来传送和处理决策者所需信息的信息系统的可靠性、完整性和可用性;增强美军和新加坡军队在联合训练和行动中的互操作能力;加强预测、检测和应对网络攻击的能力;改进互协同性、政策制定和配置以提供更强大可靠的指挥控制系统”,该协议增强了两国的网络防御能力。

另外,新加坡与以色列还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关系,而以色列也是发展网络中心战概念和技术的先驱。这两个国家有很多共同点:国土面积小、人口数量相对较少但受教育程度高并且都被很多潜在对手所包围。事实上,以色列通过一项秘密协议帮助新加坡组建了军队,而且两国军队一直保持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两国的国防学说也非常相似。新加坡的国防学说指出,“目前,新加坡武装部队被视为了一支强大、专业的武装力量。新加坡武装部队已经具备具有领先优势的能力,网络将其联接成了一个整体的作战系统。训练有素的专业化士兵利用网络更快地感知态势、有效地机动兵力并在整个战场精确地运用作战力量。例如,在“铸刀演习”(Exercise FORGING SABRE)中,新加坡武装部队展示了自己的一体化打击能力。在演习中,空中和地面部队通过网络将情报发送给综合指挥所,而后指挥所指示射手对目标发动攻击。整个作战系统保持实时联网,从而使新加坡武装部队能够更迅速、更致命地打击目标。”

“新加坡武装部队保持着高水平战备状态,保护新加坡免受来自地面、海上和空中的威胁。为应对包括恐怖主义和海盗等非国家威胁在内的多种多样的威胁,新加坡武装部队的特遣部队将全军范围内的能力集中在一起,并与其他国家机构携手合作,以对潜在威胁做出快速有效的反应。”

中国

尽管起步比较晚,但中国后来者居上,在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尤其是在C4ISR系统中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联机的新平台拥有快速的数据链路和先进的传感器,使中国军队能够共享地理空间图像并有效进行指挥与控制。中国海军已经开始拥有真正的“蓝水”作战能力,中国的亚洲邻国对此并不是特别欢迎;中国空军也已添置了新型ISR平台和作战能力更为强大的战斗机。鉴于中国军队规模庞大、部门众多,因此拥有全面的网络中心战能力需要时间,不过中国有技术也有意愿使之成为现实。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亚洲军队网络中心战能力发展概况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