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贩卖纸牌屋

文化 ywz 5618℃ 0评论

0

中国新时代的留学潮从1978年开始,2013年中国留学生数字在美国已经增长到了235600人,越来越年轻的中国面孔出现在美国。与35年前相比,这批数量庞大、有着富裕家庭背景的中国孩子来到美国的诉求,不再仅仅是获得知识和教育,他们更加直接地表达对权力、金钱以及其它资源的渴望。

2013年初,美国政治剧《纸牌屋》开始进入中国,这部让奥巴马和王岐山都成为其忠实粉丝的当红美剧也激发了中国人对美国政治前所未有的好奇心。与这股潮流相应的是,安排中国大学生去美国国会实习,自然成为中介机构一项利润高昂的“好生意”。

在这门号称体验美国政治生活、培养高端人脉的“纸牌屋”生意中,规则被金钱改变,名誉被物质兑换。在金钱驱动下,美国政客、大学教授、中国代理人为渴望一窥美国上流政治生活的中国孩子铺就了一条捷径。然而,这条帮助中国孩子通往国会的捷径是否合法,中国学生付出高额的费用又是否物有所值?《博客天下》记者调查,纸牌屋生意背后是掮客对政治与商业资源的复杂运作,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涉嫌触犯美国法律。

体验纸牌屋

“来华盛顿已经圆满了!庄严的氛围让大家都自愿放下手中的相机轻声交流,直到到了Arlington House俯瞰整个华盛顿时才敢拍照留念。美国为何强大,从他们对英雄的尊重中可见一斑。每一个为和平而牺牲的勇士,英灵长存。”这是对外经贸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学生钟声8月5日发出的朋友圈内容。

照片上的钟声有着阳光自信的笑容,戴着金色框架的墨镜,背上还挎着一个黑色的单反相机。或许是为了搞怪,在一张站在高地的照片里,一身休闲装的钟声保持立正,弯弯举起右臂,做出一副少先队员敬礼的姿势。

看上去这位来自北京的大学生与别的前来参观的中国学生没有任何不同,站在高地远眺首府华盛顿的风景让他们毫不吝惜相机快门。静静流淌的波多马克河水波光粼粼,远处大理石的林肯纪念堂和高耸的华盛顿方尖碑仿佛近在眼前。而更远处,呈现出三角形的国会山(国会山:美国国会所在地)依稀隐藏在树影后。那里是两周后钟声将要实习的地方。

当钟声漫步流连在国家广场的时候,几公里外的宪法大道,宾夕法尼亚大道和独立大道上,《纸牌屋》第3季的外景拍摄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弗兰克·安德伍德的“总统”车队一遍一遍浩浩荡荡地开过去。几周后,现实中中国学生钟声的《纸牌屋》之旅与美剧里的《纸牌屋》剧情将在国会大厦内外同时开始。

这一切的机遇缘于今年4月份钟声在人人网上看到的一个帖子——“走进美国,体验‘纸牌屋’的国会实习项目”。这个为期四个星期的实习项目由在夏威夷注册的非营利公益组织“美国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发起,这个组织声称,可以安排中国学生们前两周在美国乔治敦大学上课学习,而后两周则在国会议员办公室实习,体验一把和议员们进出一栋办公楼的感觉。

当然这样的项目花费不菲,四周的项目费高达42000元人民币,并且不包含往返国际机票和饮食等个人消费。

记者在“美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网站上发现,这个基金会开展中国大学生赴国会实习的项目运营尚属首次,可是由美国教育发展基金会举办的类似的美国政府实习项目——夏威夷州州政府实习项目早在两年前就开始了在中国的淘金之旅。

网站上一份2013年发布的实习生招募广告上,该基金会对夏威夷州州政府各办公室的实习岗位甚至进行了明码标价。30天的州议员和政府官员办公室实习要价49800元,副州长和市长办公室实习项目则要价99800元,而在州长办公室实习更是达到令人咂舌的149800元。这样的高昂价格足以让大部分学生望而却步,虽然宣传招生不具规模,每个暑假或者寒假仍然有十个左右的学生选择一掷千金来体验一把。

而在中国大学生钟声看来,这种《纸牌屋》式的政治实习项目能给他的简历镀金,并扩展自己的人脉。“来国外不是想学到什么,更多的就是交朋友。”他说,希望在美国认识的朋友能给他以后的工作带来帮助。

在进出国会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每次进入办公楼作为实习生的钟声都要和普通的游客们一起过安检。西装革履的他手插在裤兜,耐心地等着前来参观的大爷大妈或者小孩们一一通过。

据《博客天下》调查,这种打着体验美国政府实习幌子的游学项目涉嫌签证欺诈问题。

两年多来基金会给报名参加的实习学生办理的是B1/2商务旅游签,然而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的公共事务官员Elizabeth Finan告诉《博客天下》,根据美国法律,外国人前来美国实习必须办理J1交流学者签证。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的主笔Karin Fischer长期从事有关外国留学生的报道。她告诉《博客天下》:“因为某些原因,正式的J1交流学者签证变得越来越难拿,前来实习的学生资格审查越来越难通过。美国国务院对于前来实习的学生资格有严格审查,对于工作环境和工作时间的规定也制定得非常苛严,标准制度都相当成熟。”据Fischer介绍,对于B1和B2类型的商务及旅游签来说,审查的力度则相对较小。

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海关执法局官员告诉《博客天下》,对于没有取得合法身份在美国实习的学生,一旦发现将会做出驱逐出境的处理。

“B类签证要特别小心,因为它实际上就是一个旅游参观。弄得不好被拒绝入境,留下不好的记录,对于学生来说以后是一个很大的污点,留学定居都有危险。”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纽约分会联邦事务委员会主席邱惠月律师说。

钟声在美国国会实习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犹他州的参议员Mike Lee的办公室度过。虽然8月时值国会休会期,参议员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家打高尔夫球,让钟声缘悭一面,但是自然有助手给他安排了工作——把参议员过去的一些有关保守党理念的演讲稿翻译成中文。

《博客天下》尝试联系了Mike Lee的办公室。在一封邮件中,参议员的发言人承认暑假期间有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在华盛顿的办公室,但只是来参观观察,没有做实质性的工作,也没有获得任何报酬。而面对记者追问,该发言人又承认钟声确实进行了一些翻译工作,但拒绝承认和他以及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有任何联系。

为钟声联系美国国会实习项目的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2003年由在夏威夷大学任教的周晓创办。在其2012年的税表上,该基金会描述自己的使命为“通过帮助中国贫困学生圆梦高等教育,促进中美文化教育交流”。

而就在周晓执教的夏威夷大学政治学系的网站上,国会实习和州政府实习的招募信息也赫然在目。不过同钟声要缴纳7000美元项目费不同,这个由夏威夷大学发起的长达一整个学期的国会实习,学校将负担学生整学期的学费,往返夏威夷和华盛顿的机票费、食宿,以及学生参与户外活动的津贴。也就是说,同样的美国政府实习项目,对于周晓所执教大学的大学生来说,是免费而且能获得一笔不菲的补助。

Joshua Gortney是华盛顿实习协会的外部事务主任。他告诉《博客天下》,在国会实习对于美国本土学生来说也是竞争异常激烈的。他所在的华盛顿实习协会帮助有志于在首都从事公共服务的学生寻找实习,学生一般要投出5到6份简历之后才能获得一次面试机会,而赴国会实习的竞争只会更大。

Gortney表示国际学生来国会实习是非常稀少的,国会办公室的实习生一般由国会议员自己的团队遴选,自然他们更加愿意选择来自自己州或者自己选区的学生来实习。

而对于钟声所参加的这种两到三周的实习,Gortney觉得更多只是“xx到此一游”的性质。一般而言正式的实习都要几个月、一个学期,甚至一年的时间,光是培训实习的学生就要花上两三个星期的时间。“两三个星期的时间还不够学生完全摸清楚在国会的路保证自己不走丢。”Gortney告诉《博客天下》。

总部在波士顿的旅游咨询公司“吸引中国”总裁Evan Saunders说,8000美元的实习在他以往所接触的经历来看也是非常贵的。如果走正常途径帮助中国学生来美国暑期实习,需要很早开始做准备,通常1、2月份的时候就要开始。

可是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的创始人周晓却认为收取的费用完全合理。她告诉记者所有的项目都是“实报实销”,里面还涵盖了她为了打通各种关系给学生安排实习的花费。“我4月份还专门坐飞机去华盛顿,这难道不要花钱吗?”周晓说,实习项目都是学生自愿参加,结束后能颁发证书,对学生而言是物有所值的。

但是当记者问起有关签证的事以及为何收费远远高于市场价时,电话另外一头的周晓突然暴怒。“你有什么资格调查这件事情?你以为你是谁?”她对记者吼道。

公开资料显示,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的创始人周晓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在普林斯顿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学位之后任教于夏威夷大学政治系。与一般的中国移民不同,她热心于政治活动,是代表夏威夷州的第一位华裔女性共和党代表,和州内的政要都非常熟悉。

《博客天下》联系了夏威夷州众议院议长Joseph Souki。他的助手告诉记者“夏威夷州议会和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的学生没有任何官方的联系”,而接纳项目学生的办公室也“只是纯粹自愿的行为”。对于众议院议长办公室给实习生颁发证书,该助手称,只是表达谢意的一种方式而已,这样的证书每年颁发上万封出去给不同的人。

“我们和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的收费没有任何关系。”州众议院议长的发言人说道。

另外一个州议员Gene Ward则承认是通过周晓来招募来自中国的实习生,但表示对于收费的事情完全不了解。

在招募实习生的广告中,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声称,协办单位是国际私人企业中心(Center of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是美国商务部下属的核心智囊机构,致力于在国际范围内通过私有企业及面向市场的改革来推广培养民主意识。《博客天下》联系了美国商务部,该部门发言人告诉记者他们和国际私人企业中心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学生代理

90后的李尘奇今年刚从中央财经大学毕业,但他是寰美易德国际教育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帮助周晓的基金会在中国招募中国大学生去夏威夷参加实习。今年22岁的李尘奇大二时候自费参加了周晓的项目,李尘奇在新浪博客上记录了他大二时去夏威夷参加实习的经历。当时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想要竞选国会参议员的华裔Charles Djou拉选票发传单。

这段美国纸牌屋体验之旅给李尘奇带来了挑战、刺激和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就算是简单的街头拉票,他也认为,是一种人生的磨练。

“在中国城发传单明显感觉和上次发传单不一样,极其考验自己的耐心,因为被拒率很高,而且少数人会很无礼,即使你笑脸相迎;大多数人会不理不睬,不过也会有很好的。不到中午就结束了战斗,真好,今天难得这么清闲,赶紧回家,健身看书啦!”不过,最后Djou还是竞选失败。

显然两年前,美国政客的这场胜负没有影响到李尘奇的积极性,回国后的他嗅到了商机,于是决定注册一个公司来专门为基金会招募大学生从中赚取服务费。

根据北京市工商局的资料,这家2013年成立的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实收资本30万,李尘奇占65%的股份。

“我对这个行业比较了解,突然就发现这是一片蓝海,国内没有人做这个。”李尘奇对《博客天下》说,目前国内教育公司主要从事培训,访学的服务、高端的政府实习业务还是一片有待开垦的处女地。自称“流着不安分血液”又“信命”的李尘奇意识到这是他的机会。他拉上了下铺的大学同学开始了两个人的合伙之路。

在他看来,收获绝对不只是单方面的。各取所需,能更加准确地定义这个项目的初衷。“美国讲究种族多样性。带着中国学生去拍视频,上电视,上报纸,做选民拜访,对议员来说是非常好的宣传亮点。”

今年从中央财经大学本科毕业后,自称“又红又专”的李尘奇选择了通过支教的方式保送研究生。目前他在西藏支教,却还是要打理自己在北京的生意。“我来西藏,第一是因为我很喜欢这个地方,第二是因为我知道,能通过西藏支教来保送研究生的人的家庭背景都不一般,我想为以后自己的项目发展建立人脉。”李尘奇告诉记者。

谈起自己的经历,李尘奇不无骄傲。来自湖南娄底的他父母都是公务员,他凭借自己的领导才能,大学时期做到了武道社的社长。由于极为善于和人打交道,拉关系,他通过自己的人脉申请到过美国海上短期访学的机会,也去纽约的投行感受过燥热的交易氛围。

李尘奇习惯于聊起他和某些议员或者官员的交情,称他们为朋友。他喜欢在对话中时不时地说几句英语,虽然,他把“参议员”这个只有3个音节的词完全发错。

截至发稿前,已经有十多位中国学生通过李尘奇的介绍参加了体验“纸牌屋”项目的实习并付出了高额的费用。而对于用旅游签证实习违规的事情,这位“国际教育基金会”在中国的代理人显得茫然不知,他不断告诉《博客天下》,“这是一笔大买卖。”

在《博客天下》记者质询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创办人周晓后,该机构网站已下线。

(文中钟声为化名)

本文来自《博客天下》,作者为李沛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贩卖纸牌屋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