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日本学者:钓鱼岛问题上可以考虑“一岛两制”

军事 rock 7057℃ 2评论

0

日本横滨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先生是当代中日关系史专家,2013年11月6日—12日,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的邀请来华访问。在此期间,矢吹晋教授分别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中日关系史学会做了有关中日关系的演讲,并在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乒乓外交与中美在钓鱼岛上的博弈—冲绳归还40年回顾》论文。该论文是日本学者第一次从中美日三角关系的角度探讨了钓鱼岛问题,也是日本学者对钓鱼岛问题研究的最新成果,引起与会者的重视。本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何培忠研究员在此期间就矢吹晋先生近期研究成果做的访谈录。

何培忠:矢吹晋先生,非常感谢您能参加我们的会议,您是中日关系史研究的前辈学者,此次参加会议的学者中有许多人拜读过您的著作,引用过您的观点。我记得上次您来我研究中心作报告时是2005年,当时您谈了中日恢复邦交谈判时一个有趣的细节:毛泽东主席送给田中角荣首相一套《楚辞集注》。当时参与中日邦交恢复谈判的人没人注意这个细节的意义,您经过深入研究提出,那是因为田中首相就侵华战争向中国人民谢罪时,最初按日本习惯,用了“迷惑(めいわく)”一词,中方表示不满,认为道歉诚意不够。在《楚辞集注》中,有“慷慨绝兮不得,中瞀乱兮迷惑”一句。毛泽东主席用送书的方式巧妙地告诉田中,仅用“迷惑”一词表示歉意是不够的。对此,有学者评价说,您可能是除毛泽东之外,了解那次送书用意的第一人。

矢吹晋:谢谢!这实不敢当。

何培忠:现在,中日关系处在低谷。我认为,在面对复杂的中日关系,许多人深感“迷惑”之时,您是保持清醒、毫不“迷惑”的学者。请问您对目前的中日关系有何看法?

矢吹晋:现在中日关系陷入低谷是2012年9月日本民主党政权试图让钓鱼岛国有化的“购岛”行动引发的。对于钓鱼岛及相关问题,从去年到今年,我发表了三本书,阐发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何培忠:哪三本书?

矢吹晋:一本是《中美利坚—美中合伙与日本前途》,2012年5月出版;一本是《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日中关系走向》,2013年1月出版;另一本《钓鱼岛冲突始自冲绳归还—作为日美中三角关系顶点的钓鱼岛》,是2013年8月出版的。

何培忠:我注意到您说的第一本书,题目很有意思。把大家都熟悉的“美利坚”说成“中美利坚”,这个词应该是把中国的英文“china”和美国的英文“American”合在一起创出的词。书的封面飘扬着两国的国旗,中国国旗还飘扬在美国国旗的前面。您在这部大作中表达了什么样的看法?

矢吹晋:(笑)您说得对,是把两个英文词叠加在一起了,这个词表达了我对现在中美关系的看法。目前的中美关系不同以往,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美国借用了中国大量的钱,欠账累累、负债累累。美国目前最吃紧的课题,是加紧构建与中国的非敌对关系。中美两国政府都彼此是同床异梦,但都在努力构筑新的大国关系。虽说有对立的一面,但在经济方面却是互补的,“高消费的美国经济”,是由“高储蓄的中国经济”支撑着,即美国是用借债方式管理着世界。“中美利坚”结构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深入发展。

何培忠:这种新型的中美关系对中日关系有什么影响呢?

矢吹晋:日本政府在同中国对抗时,总是提到日美签署的《安保条约》,强调钓鱼岛问题适用《安保条约》范围。其实,《安保条约》已经落后于时代,因为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美国对日本也不是全盘信任。2013年10月2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向日本千鸟渊战殁者公墓献花的举动意义非凡。我认为那是美国告诫日本,美国没有忘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行为。

何培忠:您刚才提到的第二本书《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日中关系走向》谈了哪些问题?

矢吹晋:《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日中关系走向》共分7章。第一章是中日之间有关钓鱼岛谈判经过的真相,论证了中日政府之间是否有“搁置”的事实。其中涉及了田中与周恩来的会谈、竹入义胜和张香山等人的有关记录等,证明了中日政府间确有“搁置”钓鱼岛问题的历史事实,而这些记录被日本外务省的官员抹杀和篡改了。第二章讲述了中国方面对此问题的愤怒。第三章介绍了围绕钓鱼岛问题中日观点的对立。第四章的题目是“潘多拉盒子打开之后”,讲述了我对钓鱼岛问题的看法,指出日方媒体和研究人员有关钓鱼岛的言论是不客观的。第五章指出中日之间互不信任的萌芽潜伏在邦交恢复最初的谈判中。第六章的题目是“中日之间的互不信任与中美之间的蜜月=中美利坚”,在这一章里,我再次讲述了您刚才提到的“迷惑”问题和“美利坚”变成“中美利坚”的问题。第七章是介绍我的一位朋友冈田充有关钓鱼岛问题的著作《钓鱼岛问题—领土民族主义的魔力》。

何培忠:您为什么在您的著作里特意介绍冈田充的著作?

矢吹晋:这本书很有意思,从某一侧面介绍了野田内阁“购岛”行动的内幕。

何培忠:您可以简单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矢吹晋:2012年,野田内阁支持率不断下降,东京都原知事石原慎太郎借机发起“购岛”募捐活动,不少人认为,石原慎太郎的此举是想借野田内阁人气低迷搅乱政局,为自己的儿子石原伸晃问鼎首相宝座积攒人气。冈田充在书中揭露说,野田内阁的一些人士为保住政权,提高人气,匆匆地抢在石原慎太郎之前实施了“购岛”行动,甚至宣称,若不赶紧稳住钓鱼岛,中国就会提出琉球问题,让日本更难以应付。

何培忠:野田内阁的行动从中方看来是不负责任的,违背了中日之间达成的默契,动摇了中日友好的根基。中国对野田内阁试图“国有化”钓鱼岛的行动曾多次提出警告,但野田内阁置若罔闻。

矢吹晋:美国也提出过告诫,但野田内阁却说美国理解这一行动,中国没反对。野田内阁将钓鱼岛“国有化”的方案和行为都是很愚蠢的。日本前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曾公开说,作为大使,他竟事先不知道政府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对此,他无法理解。冈田充在书中批判了日本的领土民族主义情绪,揭露了日本政府强加在钓鱼岛问题上许多的历史虚构,遮蔽了日本民众的眼睛,造成了中日关系的恶化。

W020121218180546839193

何培忠:您怎么看待钓鱼岛的核心问题?

矢吹晋:钓鱼岛问题以及南沙群岛、西沙群岛问题,其实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问题未进行彻底清算而遗留的问题,也是日美当权者不作为造成的,因为这些岛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被划入了日本版图。钓鱼岛其实与附属于台湾的花瓶屿、彭佳屿一样,都靠近基隆港,属于台湾北方三岛的一部分。在甲午战争清朝政府露出败象的1895年1月,日本宣布其为无人岛而加以占领,并以《马关条约》中未记载为依据,否认钓鱼岛问题与割让台湾、澎湖列岛和辽宁半岛给日本有关。而在中国看来,钓鱼岛属于台湾的一部分,与冲绳无关。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接受了波斯坦公告,将战争中掠夺的土地归还给相关国家,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后,钓鱼岛却没有及时归还,原因是中国处于解放战争时期,蒋介石败走台湾,为反攻大陆,得到美军支持,希望美军管理钓鱼岛,而大陆方面则是想把一些无人的小岛和台湾问题一并解决。钓鱼岛归属问题的表面化是在冲绳归还时期发生的,当时,台湾和大陆都声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而台湾方面和美国有“外交”关系,通过力争,使美军归还冲绳的协议里明确规定了只归还管理权,而没有提到主权。美国当时已认识到,在钓鱼岛主权归属方面,中日本之间存在争议。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日本学者:钓鱼岛问题上可以考虑“一岛两制”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当时,台湾和大陆都声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而台湾方面和美国有“外交”关系,通过力争,使美军归还冲绳的协议里明确规定了只归还管理权,而没有提到主权。
    匿名2014-10-13 23:10 回复
  2. 基辛格曾反对美国把钓鱼岛的管理权交给日本,希望美国能有真正的中立立场。
    匿名2014-10-13 23:1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