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遗产

军事 rock 11135℃ 0评论

1149825279880231125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然结束,可是对于曾经参战的人而言,恢复和平的过程混乱繁杂而又飘忽不定。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估计约有5000万人死亡;由于战争的性质,确切数字无法得知。到目前为止,在参战国中,损失最惨重的是苏联,苏联在战斗中损失至少700万人,此外还有700万平民死亡;大多数平民死于饥馑、报复和强制劳役,其中多数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相对而言,波兰是参战国中损失最严重的;其战前人口的约20%,即约600万人,没能活下来。波兰约有一半的战争受害者是犹太人,而且在其他东欧国家的死亡人数中,犹太人也占多数,包括波罗的海诸国、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内战和游击战导致25万希腊人和100万南斯拉夫人丧生。无论是军人还是平民,东欧的伤亡人数比西欧多得多——德国人打压斯拉夫人的局部战争的强度和残酷可见一斑。三个欧洲国家法国、意大利和荷兰伤亡惨重。1940年6月前和1942年11月后,法国军队有20万人战死;40万名平民死于空袭或在集中营遇难。意大利损失了逾33万人,其中一半是平民,荷兰死亡20万人,除了1万人以外都是平民,死于轰炸或者驱逐出境。

无论是相对而言,抑或绝对而言,西方战胜国遭受的损失远远少于任何主要盟友。英国军队损失24.4万人。此外,它的联邦和帝国战友损失了10万人(澳大利亚损失2.3万人,加拿大损失3.7万人,印度损失2.4万人,新西兰损失1万人,南非6000人)。约6万名英国平民在轰炸中丧生,其中一半死于伦敦。尽管1945年5月5日,日本“气球炸弹”(balloon bomb)在俄勒冈州(Oregon)炸死主日学校班级野餐的一名妇女和五名儿童,但是美国并没有直接的平民伤亡;与日军战死120万人相比,美军的伤亡人数是29.2万人,其中包括海军的3.6万人和海军陆战队的1.9万人。

德国首开战局,几乎战斗到希特勒的“午夜过五分钟”,为战争的罪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物质上,德国城镇顶住了比薄弱的日本居民点遭受到的更为猛烈的轰炸。然而,到了1945年,柏林、汉堡、科隆和德雷斯顿实际上已然化为瓦砾,而且许多小地方遭受巨大损失。

审视第二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文化损失时,有理由认为,大部分损失发生在德国领土上。远见卓识使欧洲大图书馆和艺术藏品得以保存下来;威廉皇帝收藏的珍宝被存放在柏林动物园的旗塔里,英国国家美术馆的画作在战争期间被存放在威尔士的洞穴中。建筑瑰宝就其本质而言无法保护。幸运的是,欧洲大部分最美丽的城市没有发生过战斗,意大利除外。虽然柏林遭到破坏,可它主要还是一座19世纪的城市;伦敦大部分18世纪前的建筑在闪电战中被烧毁;古典的列宁格勒遭到轰炸,沙皇村(Tsarkoe Selo,幸而现在完全重建)这样的名胜被烧毁;巴洛克风格的德雷斯顿付之一炬;华沙老城许多街区被毁(自1945年以来按照伯纳多•贝洛托[Bernado Belotto]的画作奇迹般地再度重建);维也纳老城在1945年的战斗中严重受损;多瑙河两岸的布达佩斯被毁;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鹿特丹市中心烧成灰烬;“征服者威廉”的中世纪城镇卡昂一蹶不振。然而,颇具历史影响的巴黎、罗马、雅典、佛罗伦萨、威尼斯、布鲁日、阿姆斯特丹、牛津、剑桥、爱丁堡和几乎所有其他重要的欧洲建筑圣殿依然完好无损。

相反,德国的历史古城却遭到可怕的破坏,无论大小,包括波茨坦(它是普鲁士国王们的“凡尔赛宫”)、于利希(Jülich)、弗莱堡(Freiburg-im-Breisgau)、海尔布隆、乌尔姆、弗罗伊登施塔特、伍兹堡(Würzburg)和瓦格纳音乐节的中心拜罗伊特(Bayreuth)。在西部,构成鲁尔工业中心的28个城镇及其周边都遭到猛烈攻击:南德意志首府斯图加特(Stuttgart)被炸毁;事实上,在1945年春阻止苏联进军的防御战中,德国东部最大的城市布雷斯劳被毁。

自1939年至1945年间,德国人为了发动和支撑与邻国的战争,付出比物力代价更大的人力代价。逾400万德国军人死于敌手,59.3万名平民在空袭中丧生。尽管盟军的轰炸杀死的妇女比男子多——比例是60∶40——不过,1960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妇女人数仍然超过男子人数,比例是126∶100。在“失去的一代”中,德国男女比例失调问题不像苏联那样严重,战后在苏联,妇女人数超过男子人数三分之一;可是,即使在苏联,人们也没经历过1945年战败使德国人体验的那种强迫迁移所带来的恐惧感。

将德意志人赶出东方包括两个阶段,其结果都很悲惨:第一个阶段是仓皇逃离红军;第二个阶段是蓄意将民众从定居区驱逐出去,德意志人已经在这些定居区生活了好几代,在一些地方,甚至生活了上千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1945年1月的大逃亡几乎是一首独一无二的人类苦难悲歌——除了集中营。由于“巴格拉基昂”攻势的冲击,东普鲁士挤满了来自波罗的海诸国和波兰德意志人定居区的难民。想到红军在德国本土对遇到的第一批德国人会做什么,东普鲁士的居民不寒而栗,大批离乡背井,在寒冷的冬季,向波罗的海沿岸跋涉。1月间,约有45万人撤离皮劳港;另有90万人沿着40英里长的堤道前往但泽,或者走过维斯图拉泻湖结了冰的湖面,找到等待着的船只——其中一艘船中了苏联潜艇的鱼雷,船上8000人遇难,这艘船成为淹死人数最多的一次海难的坟墓。德国国防军英勇战斗,近乎发狂地掩护难民的营救;希特勒外交部国务秘书的儿子、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前任总统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 von Weizs?cker)曾在泻湖一战中赢得一级铁十字勋章。

在1945年最初的几个月中,可能有100万德国人死在西逃路上,或者死于饥馑,或者死于虐待。1945年冬季,东欧剩下的大部分德意志人——他们生活在西里西亚、捷克的苏台德区、波美拉尼亚和其他地方,共计约1400万人——被有条不紊地聚集起来,然后向西运送,主要前往德国境内的英国占领区。这些被运送的人抵达时一贫如洗,常常处于死亡的边缘。很多人没能完成这可怕的旅程,据估算,25万人在被从捷克斯洛伐克驱逐的过程中死亡,125万人在被从波兰驱逐的过程中死亡,60万人在被从东欧其他地方驱逐的过程中死亡。到1946年,欧洲易北河以东的德裔人口从1700万人锐减为260万人。

这种驱逐常常伴随着暴力犯罪,根据战胜国在1945年7月召开的波茨坦会议上达成的协议,驱逐并不是非法行径。协议第十三条声明,“将留居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德意志人驱逐回德国”;而且在波茨坦,西方盟国同意重划德国边界,将东普鲁士的一半给予波兰(另一半归苏联),连同西里西亚和波美拉尼亚。这些新调整,与波兰被迫将东部省份割让给苏联相抵,使波兰在版图上西移了100英里;从人口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在将德国人从其新的西部边疆赶出去的情况下,这确保战后波兰完全属于波兰人。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遗产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