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亚投行的最大风险在哪里?

经济 sean 4582℃ 0评论

中国的对外经济模式

中国在以往的经济发展过程中积累了足堪世界各国借鉴的经验,但也引发了严重的问题:收入分配体制不公而致贫富两极分化;企业与政府关系过于密切易催生腐败;片面强调经济发展带来环境恶化,等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问题都是中国的国内问题,由中国人自己来承受。但随着中国经济逐渐走向世界,这种发展模式中的问题也随之“行销”世界。

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过,中国经济走向世界可分为三个阶段:产品、公司和国家。现在回头看来,在中国经济以“产品”走向世界的阶段,欧美国家由于贸易体制成熟,“中国制造”的情况还好。但在俄罗斯、东欧等市场经济不健全的地方,“中国制造”几乎成了“问题产品”“质量差”的代名词,对这些国家与中国的长期合作带来了恶劣影响。

在中国经济以“公司”走向世界的阶段,对外投资主体以大型国有企业为主。如前所述,不但对投资的管理不善,亏损严重;而且过度追求资源占有,让中国在所在国饱受“新殖民主义”的指责。有时还两者都沾边——像中钢集团在澳的“敌意收购”,既亏了钱,又背负了恶名;而中资企业在东南亚的热带雨林开发,也饱受争议。

而今,中国经济开始以“国家”走向世界。关于“中国模式”会否影响其他国家的发展模式问题随之被世界各国重视。美国、日本对亚投行的谨慎态度,欧洲国家一再强调亚投行规则的制定程序,如果抛除形式上的正义,其实质是表明了发达国家对于“中国模式”中负面问题的忧虑。从这个角度来看,亚投行虽然是一个聪明而大胆的尝试,意在整合世界金融资源助推亚洲发展。但就以往的投资和援助方式来看,与上述风险高度耦合。除非中国创新和改变现有的投资模式,否则很容易被自己的强大投资能力所累。

不过,好消息是,2014年习近平在参加布里斯班G20峰会上明确提出,中国支持加强全球制度,而非弱化全球制度;中国也支持世界银行搞的“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基金”,愿意把自己的“一带一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纳入全球计划中。如果这些提议仍然有效,就意味着,在以“国家”走向世界的阶段,中国也在试图让世界走向中国,用成熟的全球经济制度来改善中国的制度短板、防止“模式风险”的发生。如过这些提议得以实践,就不仅是一个亚投行的项目的成功,中国对外经济模式的制度性进步对中国、亚洲和世界的发展贡献将不可限量。

话说回来,世界各国对亚投行的捧场确实是给了中国面子,但中国自己却不能停留于这种面子上的成功而沾沾自喜。因为亚投行所可能带给中国的,除了表面的荣耀外,更是一次站在大国地位边缘的测验。当中国已经被默认为是一个有资格引领世界的角色,被全世界期待发挥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特效”时,就更需要在一片赞誉声中清醒地认识到可能的风险——这些风险既是针对中国的,也是针对世界的。

文/唐昊 政儿八经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亚投行的最大风险在哪里?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