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亚投行的最大风险在哪里?

经济 sean 4595℃ 0评论

世界银行的投资教训

确实,只问投资而忽视治理,在世行和亚行以往的经历中有着特别惨痛的教训。对于一个治理结构不良的国家来说,大笔资金的涌入有可能对投资者和投资对象国带来双重的消极后果。

消极后果之一是刺激腐败。过去数十年时间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援助机构,世界银行扮演了对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净水系统、教育机构、通讯设施等进行投资建设的角色,很多人因此受益。但问题是,相关的项目资金却难以监管,非生产型公共消费大增,让这些国家的腐败情况更加严重。世行2014年的报告显示,有高达85%的援助资金被挪用,而非按照原计划发挥作用。

消极后果之二是加速贫富分化。本来亚行和世行的贷款是为了提升穷人的竞争力。但由于这些国家本身的制度设计是排斥穷人的,所以从项目中受益的往往是精英阶层。而贫富鸿沟进一步拉大,社会矛盾更加突出。有数据显示,从1970年到1998年,经过28年的不断援助,非洲的贫困率从11%迅速飙升到66%。

消极后果之三是造成“援助依赖症”“世行依赖症”。即治理水平过低的国家会因过度依赖援助而自身造血机能退化,经济发展无力。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依赖援助的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为负数。离开国际社会的援助,这些国家可能一夕之间就会垮下来。这可能是国际援助史上最大的教训了。

治理水平决定投资效益

事实证明,那些接受世界银行贷款而运作良好、回报率高的国家,如中国、博茨瓦纳等,本身拥有足够的治理能力,因此才能将外来资金真正化为发展的动力。也许中国人自己认为自己的治理水平不怎么样。但实际上就目前的治理水平来说,中国已经被认为是世界银行最大和信誉最好的客户了。到2003年上半年之前,世界银行已经为中国245个项目提供贷款大约366亿美元,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贡献巨大。而中国的发展也成为世界银行在过去主要的“政绩”之一,双方皆大欢喜。

相比较而言,比中国的治理水平更差的国家有的是,那就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了。有曾在世行工作的朋友就抱怨说,在印度就连买个火车票这样的事情都要向基层官员行贿,虽然印度的火车票价很低,但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涉及到贿赂的问题。他认为还是中国的火车站服务好,按价交钱就能买到票。有在非洲投资的企业,中方经理与本地员工奋斗了一年,最终连员工上班迟到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在这样最基本的治理能力缺乏的投资环境里,资金最终会去向何方,究竟能不能起到帮助发展的作用,不言而喻。这也是世界银行和亚行一直将投资对象国的治理水平作为投放贷款前提条件的原因。当然,这样做是不是剥夺了这些国家发展的机会,则是另外一个被热衷讨论的问题。但毕竟,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所言,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稀缺的不是现金,而是有能力的政府。

而这个环节正是亚投行可能面临的问题和风险所在。以往中国自己的对外援助向以“绝不附带任何条件”“不干涉内政”而著称。经济学家费恩波姆发文称,中国的贷款从不过分关心减少贪污,提高透明度,或者提高私营公司的条件;它通常要求受援国家,购买中国产品或者雇佣中国工人。确实,只提经济条件、不设治理前提的投资,有可能摧毁世行在过去几十年里用惨痛教训所构建起来的投资防火墙,甚至让这些国家败坏的治理水准雪上加霜。这正是外界对于亚投行的投资模式最为质疑的地方。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亚投行的最大风险在哪里?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