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希拉里的纸牌屋

文化 alvin 7419℃ 0评论

201306135261371087556843

随着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一步步接近总统大选,人们开始对她对于政治转型所怀有的心态倍加关注了。

也许,在做出把自己的未来托付给比尔•克林顿的决定之后,这是希拉里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持续的满足、欣慰和成就感。这些感觉是她成年以后从来没有过的。其中的不同之处似乎在于,她现在确实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掌权的女人了─无论是在婚姻上、工作上还是在个人价值实现上,她都已经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希拉里最亲密的朋友们注意到:“她现在已经能够代表自己讲话了。”德博拉•塞尔与希拉里已经相识了几十年,她说:“她不再为克林顿或她所代表的组织而感到困惑。曾几何时,她必须考虑自己第一夫人、州长夫人甚至是儿童保育基金负责人的身份。现在,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自由了……这就是希拉里目前真实的生活状态。”

发生这一转变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希拉里已不再生活在克林顿的阴影之下,不再效命于他的政治需求和目的,不再一味迎合他巨大的政治胃口,不再屈尊将自己的政治生命奉献给他并忍受他的“摆布”。

现在,希拉里已经声名远扬。这并不是由于克林顿或白宫的错误使她蒙羞,而是由于她走出了困境,由于她在参议院的仕途一帆风顺,以及她令人赞叹不已的掌握政治游戏规则的能力。

她与克林顿的婚姻对她来说仍是一个支柱,只是他们婚姻之间的平衡关系发生了转变。多丽斯•卡恩斯•古德温在10年前便预测,他们夫妇将上演一场跷跷板游戏。

随着总统大选日益临近,政治专栏作家戴维•布罗德说:“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她的婚姻是她生命的核心,她与克林顿是难解难分的。没有了克林顿,她寸步难行;同样,没有了她,克林顿也成不了总统。如果她成为总统,克林顿将在她的任期内扮演核心角色,正如她在他的任期内一样。这是这个国家必须要考虑到的。”正如希拉里的一名竞选助理所说的:“傻瓜,别忘了他们是夫妇俩。”

希拉里总统竞选中最令人关注的事情是,克林顿是否能够做到足够成熟、自律和自制,是否能够爱戴和尊重他的妻子,并且不做妨碍她的事情。由此,克林顿再次接受了来自公众的考验(正如当年他入主白宫一样),包括他的那些追随者和诽谤者。

但是,他们婚姻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希拉里很清楚,如果克林顿故态复萌并因此而妨碍到她的选举,这对他们来讲将是最大的不幸。希拉里的一个朋友认为,如果希拉里竞选失败,她将继续在参议院工作,而他们之间扭曲的婚姻将成为这一竞选之旅的墓志铭。希拉里已经完全做好了竞选失败的准备,她的这位朋友说:“她喜欢参议院,在那里她的工作很出色。如果竞选失败,她仍将回到参议院。”

同时,克林顿已经找到了他总统卸任之后的出路。他正在致力于“克林顿全球倡议”和“克林顿基金会”的工作。为此,他已经建立了一套机制,以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之上促进研究和解决世界后千年时代的疑难问题。许多与克林顿同时代或稍晚些的最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以及人道主义者都加入了他的这项工作。

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们的婚姻已日渐稳固,他们两人也已从中汲取了力量,并将继续达到某些新的目的─特别是,他们正力争实现第三个克氏总统任期。

一位克林顿夫妇的前女助理说:“阻止克林顿乱来的最好办法就是使他感到自己不可或缺。只要克林顿认为希拉里离不开他,他便会去协助希拉里……但是,如果公众认为希拉里离不开克林顿,这也会产生问题。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个人认为,她必将会面对许多新问题……她周围的女人们认为,事情会一帆风顺的,她们了解克林顿,她和他之间经常通电话,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他们只是实际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因为克林顿是一名摇滚爱好者,而希拉里正忙于竞选总统。但是,你会听街上的人们议论纷纷,说克林顿正与一帮不务正业的男孩子厮混。”

希拉里竞选的组织人十分担心希拉里的敌人们会想方设法唤起选民们对克林顿白宫执政期间那不堪回首的记忆、偏见和关注,而且这种糟糕的情况会一直持续到选举日。克林顿夫妇的一名好朋友不无幽默地说:“每当查帕瓜(克林顿夫妇现在居住的地区,位于纽约市郊外)地区有人离婚时,便会有人说,这都是因为比尔。”

另外一名朋友说:“他看上去很高兴。通过设立基金会,他已经完成了许多他认为重要的事情,并且他还将继续完成更多重要的事情。目前,他希望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因此他便有了自己的使命。他是她最重要的顾问。在这一点上,任何其他人都无法与他相比。”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希拉里的纸牌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