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空军高层评估F-35作战效能及未来影响

军事 rock 4111℃ 0评论

Img337225317

2014年9月5日,罗宾•莱尔德和丁伯雷在法国《第二道防线》杂志上刊发题为《空军高层的思考以及F-35的作战效能》文章,对美空军高层在F-35战斗机的引进及其作战效能方面的思考进行了分析。该杂志采访过的许多空军领导人都在思虑这种新作战平台的未来影响,特别是这个作战平台所发挥的作用,以及集成化可升级式作战系统对未来空中力量的影响。

一、美空军高层对F-35战斗机的思考

(一)F-35战斗机不是一种替代飞机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2航空联队司令赫德伦德(Hedelund)少将认为,F-35战斗机不是任何飞机的替代机型,它是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MAGTF)的一种全新的空中能力,是革命性的人机关系,是一种“飞行作战系统”。这意味着海军陆战队所需要的诸如近距空中支援这样的行动,将会以与过去有很大不同的方式进行。

(二)F-35战斗机是为了在不断变化的战斗态势下夺取信息优势

曾任美国空军负责情报、监视与侦察的副参谋长,现任美国空军协会米切尔研究所所长的退役中将德普图拉认为,F-22和F-35战斗机带来了从单架作战飞机发展到能够处理信息并做出决策的机群这样真正具有重大意义的跨代变化。要塑造一种全新的方式来夺取信息优势,F-35战斗机就是一个关键因素,它是专门为21世纪的全谱、联合和联军作战设计的,而非仅仅是一种战斗工具。

前美国太平洋海军陆战队司令退役中将罗伯林认为,F-35战斗机是一种按灵活的体系结构研制的飞机,这种飞机的性能及其飞行员使沿着作战的信息轴,或者可能被视为“Z轴”的一场革命成为可能。如果说传统战斗机是一部老式手机的话,那F-35战斗机就是一部集多种应用程序的智能手机。

例如,在太平洋的一次简单的训练任务中,只要有一架F-35战斗机获取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最新的“隐形战斗机”的信号,那么每一个装备有F-35战斗机的国家都将同时拥有相同的应对策略、相同的应对战术和相同的战略能力。

(三)F-35战斗机使部队能够灵活、快速地介入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21战斗攻击机中队(VMF-121)副中队长苏马少校认为,使用多任务飞机的能力将使指挥官能够用较少的资产来获得更大的效果,而不是使用专用飞机机群去执行一个任务。F-35战斗机使部队能够利用建制内的指挥与控制,情报、监视与侦察,非动能和动能能力进行战斗。

(四)“即插即用”使F-35战斗机维护成本与响应时间大幅下降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目前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任职的卢•克拉茨(LouKratz)认为,F-35战斗机能与盟国伙伴间实现“即插即用”,所有的高价值零部件都有唯一的识别编号。这使得第一架F-35战斗机在被部署后所需要的维护、备件和测试设备等,都能做到精确保障,从而减少了前沿基地必须携带的设备数量,减少做出响应需要的时间。

(五)F-35战斗机不仅仅是单一的平台,联合与协同能力将产生巨大作战效能

美国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ACC)司令迈克•侯斯塔奇认为,F-35飞机的整体效能是来自其运用“空中作战云”的机群作战能力,F-35战斗机另一个优点是,它的生产是随着环境的演变而随时间发展的,其软件和硬件的可升级能力使机群能够随时间推移而变化,而不仅仅是单独一架飞机。

太平洋空军司令卡莱尔上将认为,当盟国和美国的F-35战斗机机群投入使用后,一体化防空与导弹防御系统所采用的“传感器-武器系统”指挥控制方法,也可以由F-35战斗机机群直接使用。通过这种指挥控制方式,F-35战斗机将是一种直接的力量倍增器。通过共享一份通用作战图,美军及盟军能够在整个作战区域内,在战术和战略上变得更具战斗力。

(六)F-35战斗机将成为应对21世纪潜在威胁的“杀伤链”的一部分,成为塑造“进攻-防御”体系的一个关键推动者

美国空军部长怀恩所倡导的“进攻-防御”体系概念,并在思考如何使用F-35战斗机在打造、发展和塑造这个概念。他认为,随着F-35战斗机的列装,美军可以利用F-35战斗机能够接收信息并向给空中作战中心、空中作战指挥官和作战指挥官发送信息,这一信息交换能力的优势,形成与近程防空系统协同作战的能力。

(七)F-35战斗机的飞行员将成为未来空战管理员

退役上校罗布•埃文斯认为,F-35战斗机的飞行员可以接受更广泛的授权,可以根据指挥官的意图,对任务类型命令更广泛地定义,而不是仅限于他的具体计划中的作战空间,而是可以针对更广泛的目标的作战空间与其他人协同。F-35战斗机的飞行员未来在某些方面将成为空战管理员。

二、F-35战斗机正式服役后所产生的影响

(一)对世界航空工业格局的影响

在欧洲,一旦F-35战斗机形成采购,可能会导致在未来20年至30年内各国将不会再考虑研制生产新的有人驾驶航空武器作战平台项目。迫于这种压力,考虑到航空工业的生存与发展,各个国家都被迫卷入到这个庞大的项目中。

当F-35战斗机成为 “国际战斗机”后,欧洲的幻影-2000、阵风、台风、JAS-39等都将成为配角,用不了20年,北约成员国空军所有作战、训练、保障都将与美国一体化,将变成清一色的“F-35空军”。英国《ACIG》杂志记者汤姆•库柏曾悲观地说,F-35战斗机象征着美国空中霸权达到一个登峰造极的高度,一个购买F-35战斗机的国家必须将其航空工业体系都围绕美国新战机重新布局,实际是将自己的防务主动权交给美国。

(二)对美国防务采办政策的影响

为适应联合作战的需求,美国国防部力求合并陆海空三军的军事需求,鼓励实施联合研制,谋求在一个武器平台上满足多方面的军事需求,强调装备的经济可承受性和通用性,在最大限度内降低研制费用、生产费用和使用费用。

这种矛盾直接导致了美国整个防务采办系统的改革。从2006年开始,美国国防部通过修改DOD5000系列文件,全面改革了防务采办过程(广义采办)和采办系统,建立能够适应不定的威胁、不稳定的安全环境和快速变化的作战需求的新型采办系统,将基于性能的装备后勤保障(PBL)全面集成到重大武器系统的采办中,给整个武器系统使用寿命周期内的异常性能提供保障和持续保障。将重点放在购买武器系统的性能与保障的结果上,而非是仅仅购买产品与服务。正如F-35战斗机项目办公室自主式后勤主管雷诺兹海军陆战队上校所说,F-35战斗机项目将中心放在制定一个“飞机系统,而非仅仅是飞机上”,飞机如何保障与飞机的气动性能同等重要。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及其各级供应商都将对满足美国及其盟国的F-35机队可用性要求和以经济可承受方式保持飞机在服役期间的维修和持续作战能力负责。而事实上,F-35战斗机项目最后的结果就是美国国防采办改革的一种大胆的尝试。

(三)引发美空军对新作战概念的思考

以信息为中心,相互依存和功能集成的作战是未来军事胜利的关键。由于F-35战斗机根本的特征是信息融合,凭借其融合引擎和不断发展的Z轴(信息轴)的能力,具有夺取信息优势的能力,F-35战斗机成为现任美国空军协会米切尔研究所所长的退役中将德普图拉兜售的“作战云”概念的核心装备。德普图认为,借助“作战云”(情报、监视与侦察/攻击/机动/保障综合体) 的概念,可实现跨作战空间的协同,有人与无人系统之间的协同。

知远/王建国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空军高层评估F-35作战效能及未来影响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