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警惕捧杀亚投行

经济 alvin 4084℃ 1评论

亚投行

亚投行的成功成为自金融危机以来国际上最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这次成功的背后有其必然因素。当前,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但在国际上始终没能取得与自身实力相称的话语权。亚投行在筹备初期能取得如此出人意料的结果,与其说是中国实力的象征,勿宁说是对中国实力与实际国际地位之间差距的一次修正。

也正因如此,不仅国内媒体在为中国这次的扬眉吐气喝彩,众多国外媒体也异口同声的对亚投行在初期的顺利筹备表示赞扬。亚投行的成功当然是好事,也值得我们骄傲。但是,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这种对亚投行的一致赞扬应该引起一定程度的警惕。在挺过美国第一轮的“棒杀”之后,我们还要警惕对亚投行的“捧杀”。

此次对亚投行成功的过分渲染,很容易把亚投行置于一个两难境地。媒体对亚投行成功的过度拔高会导致公众对亚投行产生不切实际的期待。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亚投行稳扎稳打,小心经营,那么发展的速度就很可能低于当前人们对亚投行的期待,结果就是捧得越高摔得越惨。然而,若亚投行继续保持现在高歌猛进的态势高歌,那么由于冒进出现差错只是个时间问题。

福兮祸之所倚,对“捧杀”的警惕并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来考虑亚投行的成功,那就是美国和日本最终拒绝加入的决定。很多知名智库,如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布鲁金斯学会,还有欧洲排名第一的Bruegel,都认为美国和日本的做法有些欠妥。但是,美国和日本为何直到最后也不愿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决定,而只是承认并接受亚投行了呢?

归纳起来,美国和日本质疑亚投行的原因主要有三:重复建设,制度模糊和设定标准过低。

首先,它们指出亚投行现在的设想与亚开行的实际职能存在大量重合,属于重复建设。其次,亚投行的现行规则和制度不够清晰,这种模糊性留给中国很大的弹性和操作与地。最后,长期以来中国在国际投资中的标准都太低,担心亚投行实际运作起来会受中国影响,从而破坏当前的国际惯例。

显然,以上原因都不是致命的弱点,中国也给出了足够坚定的回应。同时,美国在初期指责亚投行的真正目的也不过阻挠中国此次提升国际地位的尝试。但是,如果抛开国家利益因素,这些指责听起来更像是忠言逆耳。这对即将起航的亚投行来说比鲜花和掌声更有价值。

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定义亚投行的目标和职能。这是亚投行未来能否获得预期成功的基础和关键。以世界银行集团为例,关于它的任务,官网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在一代人的时间里终结极度贫困,促进共享繁荣”。显然,这是世界银行减贫使命的具体延伸。

从这个角度来看,亚投行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提出一个具有现实意义和可操作性的目标,并以此来明确自身在亚洲发展过程中有别于亚开行的职能。只有做到这一点,亚投行在未来的实际运作才能如中国最初承诺的一般,与亚开行的关系“是合作而非竞争”,才能在参与亚洲建设的过程中合理合法的拥有一席之地。

除了界定目标和职能之外,中国在亚投行里扮演的角色也决定了亚投行发展的成败。这一地位直接体现为亚投行投票权的分配结构。通过考察现有的几家多边开发银行就不难发现,多边开发银行往往是一个国家主导成立并运营的。例如,日本主导的亚开行连续九任行长都由日本人担任。中国在成立亚投行之初就明确表示,中国更多的是在承担责任,发展亚洲的事业要靠所有成员国共同完成。

这是亚投行为了区别于现有多边银行而打出的一道好牌,同时也是中国必须要兑现的承诺。基于此,亚投行在制度设计上必须避免一家独大的情况,并尝试建立普遍的多边协商机制。

但是,过于强调合作就会牺牲亚投行的运营效率。普遍的多边协商机制意味着各方观点的充分讨论,并导致决策的时间成本提高。如何把握中国最终在亚投行中扮演的角色,是中国面临的巨大考验。

最后,如何重塑新的国际标准,是亚投行未来发展探索的重点。正如楼继伟说的,当前的西方规则并非最佳标准,否则何来改进一说。但我们需要看到的是,这些标准的背后究竟体现了怎样的理念和担忧。以贷款条件为例,这也是中国此前对外投资实践中广受诟病的地方。

一直以来,发展中国家想要获取世界银行和亚开行的低息或零息等优惠贷款,都要用于特定的项目工程,同时接受相当严格的附加条件,比如推进某一领域的市场化改革等。不可否认,这种附加条件在实际上形成了对别国内政的干涉,因此也使得很多发展中国家不愿甚至不敢申请世界银行等多变开发银行的贷款。

但是,这些附加条件还有另外一层用意,那就是尽可能减少或防止这种外界援助性质的资金流入可能导致的负面影响。例如,有些国家在获得外部贷款后,国内的收入差距反而因此扩大了。还有的国家由于政府管理水平较低,外部贷款的流入反而加剧了该国的腐败程度。亚开行就明确表示了对亚投行的担忧,因为很多援助性贷款支持的项目会对当地的环境造成负面影响,或者会间接影响当地正常的社会生态。

总之,我们绝不会把亚投行当作输出意识形态的工具,但是要警惕亚投行的贷款可能造成的其他问题。未来,亚投行需要慎重指定贷款的标准,使之既满足亚洲地区巨大的投资需求,又不会因为标准太低而出现普遍的负面影响。

对于亚投行来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要把亚投行做成真正有地区影响力,体现中国硬实力和软文化的多边发展银行,需要的不仅是魄力和勇气,更要有足够的谨慎和耐心。

文/朱鹤 瞭望智库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警惕捧杀亚投行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这么说美日讲的有道理
    匿名2015-04-12 12:3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