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游牧民族1793:冷兵器与热兵器的大时代

军事 rock 4365℃ 1评论

对于游牧民族来说,1793年实在算不上是个好年份。

从今天的眼光看来,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是相当浪漫的。他们居无定所,带着自己的营帐东奔西走,逐水草而居;他们没有故乡——帐房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颇有点吉普赛人的意思。这种自由放浪的生活,现在仍是许多年轻人甚至中老年人的幻想;走着走着,不知在哪里的路上,便就捡到了一个自己中意的姑娘。

可是对于农耕民族来说,游牧民族的这种生活方式不啻于是一种灾难。

游牧民族太自由了——自由到他们见到了农耕民族的土地,便将这些肥沃的土地认作是自己的故乡。

在欧洲历史上,游牧民族曾无数次蹂躏过欧洲民族:哥特人与罗马人,匈人与西罗马人,阿拉伯人与西班牙人,奥斯曼人与斯拉夫人……无数次头破血流、尸横遍野。以至于“黄祸”的概念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欧洲人脆弱的心灵当中,直到现在都无法消解,导致如今的中国人时常无端中枪。

而在东亚,游牧民族的祸患从周朝便没有停下过;五胡十六国、宋金对峙,以至于后来蒙古人和满洲人先后在中原建立政权,汉族人的在面对游牧民族时,命运有时甚至比欧洲人更加悲惨。先不论元朝时,被压迫的汉人只能取诸如阿狗、八八这种有辱先人文化造诣的名字,到了清军入关后强制剃发,汉人简直比砍头还痛苦(而且早期的金钱鼠尾实在是毫无美感可言)。

到了1793年,从表面上看来,游牧民族对于中国北方的侵扰似乎是已经历史性地告一段落了:在北方,再没有对中原沃土虎视眈眈的“胡人”或者“鞑子”了;而清朝在平定了噶尔丹叛乱之后形成了一个空前统一的多民族大帝国,这个形式看上去也挺和谐的。所以,写到这里,确乎是没什么东西可以写的了。

大清国的太祖努尔哈赤,原本是前朝汉人帝国——明朝的一个普通公务员。说是公务员倒也不是太恰当,说是官N代或许更加容易理解。明太祖北伐后,原本依附于元朝的东北的女真各部纷纷归附了新生的明朝。永乐年间在东北设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管辖今日东三省的几乎全部地界。当地的女真部落首领都被封了官,奴儿干都司的官职也都是被这些首领及其后代所世袭。其中便包括努尔哈赤的祖先。

尽管在奴儿干都司当差,可是女真人总归是女真。他们不像那些入关了以后融化在汉人社会里的前游牧民族;他们仍然是生活在自己的地方,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的。于是即便明朝是一个农耕文明,但是作为大明臣民的女真人,还是流着游牧民族的血的。

在明朝的时候,我们的地球经历了一次小冰期。全球的气候变得格外寒冷,居然连西湖都是年年结冰——所以张岱才能写得出《湖心亭看雪》这样的绝篇出来;放到现在,哪怕是下雪,也就是沾到地就融化,毫无雪景可看。

这样的气候,在当时来说,绝不是多穿几件衣服可以了事的:对于农耕文明来说,农业生产的平衡被打破,旱者更旱、涝者更涝,两京一十三省当中,至少有七八个省份连年闹饥荒,到了崇祯的时候,十七年间从未见过一年是风调雨顺的;对于游牧文明来说后果更加可怕——不长草了。

牛马要吃草,人要吃牛马。地不长草,人怎么活?

因此到了努尔哈赤的时候,女真人起兵反了。

其实并不是要反,而是要吃饭。却没想到大明到了万历皇帝朱翊钧驾崩以后,几番折腾下来,便轰然倒塌了。

孔尚任写得好,有明一朝,二百七十多年,整个就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其实,就在李成梁修辽东长城的时候,这一道隔着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墙,就不过是摇摇晃晃地用乱石块堆起来的;努尔哈赤在那边一推,李成梁这边就倒了。

在冷兵器为主导的时代,战争还是要靠肌肉来打的。农耕民族尚文,到了晚明这种风气更甚,年轻男子都流行走花美男风,穿得桃红柳绿,还敷粉点唇。这样的壮丁,和长胸毛的女真人没法比。虽然明国有火器,但是你没有量产的、高效率的狙击枪,只能靠鸟铳和火炮,装填一次要花上十多分钟,若是打野战,偌大的草甸子,没有任何遮挡,一马平川,你在装填的时候人家的马蹄早把你的脑袋踏扁了。除非是打巷战,小规模火器对马兵还是很有用的,就像1592年援朝抗倭的时候,祖大寿带一帮辽东铁骑大喇喇冲进平壤城去,结果被躲在建筑里的日本人用铁炮当活靶子狙击,只能仓惶逃走,还撒娇说你们朝鲜人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连敌人有多少都数不出来。当战场是受到局限的狭窄空间的时候,才显出步兵对马兵的优势之处来。

可惜到后来女真人造反的时候,辽东几乎都是在野外打仗的,明朝的步兵没有优势,马兵更敌不过一出生就在马背上的女真人。于是熊廷弼在辽东搞了坚壁清野,想要拖住游牧民族的进军。这就是典型的农耕思维,以为丢给你一个千里无鸡鸣的辽东,没粮食了你就没戏唱了,你打下辽东也没用,自然就会退回去了。其实这样的辽东对于游牧民族是最好的:女真人就是要找长草的地方来喂马喂牛,你反正撤走了不种地了,荒草长出来了,马牛有的吃了,人也就有的吃了。正好。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明朝灭就灭在不知彼上了,对农民军和女真人一无所知,想出法子来自己觉得很牛逼,但其实对敌人来说这种法子根本不值一提。于是正面对上女真人,背后又有农民军捅刀子,前后上下几百个窟窿。

但我们讲的是1793年,所以还是把话题转回到这个时候来。

这个时候,原本的游牧民族——女真人,早已经改名成为满洲人,并彻底扫除了明朝的汉人王室,建立起了一个(从外表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巨大帝国。满洲人是知道自己不足的,那就是他们起于白山黑水,远离发达的文化中心,其实在治国方略上并非拥有太大优势。所以,清朝在建立以后,采取的是全盘照搬明朝制度的方法。然而其实明朝的制度也已经是近三百年前太祖和成祖时候的制度了,到了晚明时候已经吃力地跟不上国内的各种文化和经济上的进化,所以才会有隆万时期的大改革,企图治疗身体发育跟不上大脑发育所导致的精神紊乱症状。但是游牧民族一棒子打回来,休克疗法,醒来以后又变回三百年前的样子了。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游牧民族1793:冷兵器与热兵器的大时代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女真人胸前长毛?女真人须发比汉人还稀少,怎么可能前胸长着茂盛的胸毛!寒带进化的人种体毛都稀少,北亚东北亚的土著民族都是发须绝少者,请参考蒙鞑备录中的黑鞑靼形象。满人是以重装步兵起家的,占领漠南蒙古后才有了骑兵。满人是渔猎半农耕民族,比单纯的游牧民族更难对付
    匿名2018-10-07 02:2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