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我在南疆反恐的日子

军事 sean 8251℃ 0评论

2

我1983年出生,阿克苏新和县特巡警大队的。我们大队主要负责处置突发事件。

2014年7月24日下午6点15分左右,我们接到命令。我立即带了一个战斗小组的特警队员赶到了现场。当时,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带着民兵过去了,我看到的是一个爆炸现场:房子已经着了火,屋外散落着大量的爆炸物,还有一名自爆身亡女人的尸体。屋子里很凌乱,一个小孩的摇篮也着了火。房间很小,也就几平方米。还没进到房子里,一个女的拿着爆炸物就自爆了。

等确定里面已经安全,就请技术人员清理爆炸物,然后我带着队员参加搜捕。给我们提供线索的很多,有老百姓、民兵,还有村里的干部。南疆的农村都差不多,白杨树、乡间小路,我们也不太熟悉,追也没有方向。后来,有老百姓告诉我们,说往哪个方向跑了。

先是在玉米地里发现了5个小孩。离房子也就三四百米的距离,都是他们丢下的。他们是从后院跑的,拿着炸弹、抱着孩子,估计嫌麻烦,直接就把孩子扔了。

孩子都很小,最小的两个月,最大的两岁半。为了所谓的“信仰”,扔掉这么小的孩子,这是什么样的母亲?当时老百姓听到有小孩的哭声,过来一看,一大堆,就抱到自己家里面,报告说捡到了小孩。

这些都是老百姓主动告诉我们的。他们说,看到一群人往哪个方向跑了,然后指点我们追。搜索的区域比较大,那一片主要是棉花地、玉米地和果园,7月份庄稼正长得高,距离远的话什么都看不见。我们分成两个小组,我们副局长带一组,我带一组。农村玉米地里没法开车,一些民兵、老百姓发现线索以后,我们就坐他们的摩托车去追。这不算什么,有一次我们还坐了驴车呢。

农村手机信号不好,电话联系不上,加上又是玉米地,确定方位特别难。这时,在距离我大概100米的地方,响起爆炸声,烟很浓,有20米高。确定了方位,我们赶到现场。现场很惨烈,地上被炸了一个大坑,还有被炸得不成样子的尸体。但我们没时间关注死人,主要看活着的人,看看他还有没有抵抗能力。

我们副局长满身是血。两名暴徒拿刀刺伤了他,胳膊上砍了三刀,腿上也砍了两刀。我们果断开枪,但那两个人还是跑了,玉米地里不好打。我们赶快转移受伤战友,然后继续搜索。那些人拿着刀,根本就不怕,直接就向你冲过来。

我最早是部队上的,后来到的特警支队。来这里5年了,参加了那么多战斗,我觉得那次是比较惨烈的。很多队员回来就把衣服扔了,上面都是血。我没有,挺好的衣服,洗洗接着再穿。你看,现在我这裤子上还有血迹呢,洗不彻底。

新疆现在采取强制性措施,很多人不理解,那是他们不了解情况。不过,到现场去,如果老百姓不配合我们,肯定很难完成搜捕任务。其实当时老百姓、民兵处境也很危险,手里什么武器都没有,有的是拿着铁锹、拿着棍子,也在跟着我们一块儿围捕。警力有限,民力无穷。如果没有老百姓的话,那场仗不会打得这么漂亮,也不会那么成功。

我现在24小时一秒都不能放松,神经高度紧张。不能听到电话响,就不停地换铃声,这样还能缓解一下。我的电话没有用坏的,都是摔坏的,晚上睡觉稍微有点动静就醒了,失眠。队员们差不多都这样。我原来90公斤,现在只剩70公斤了。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我在南疆反恐的日子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