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我在南疆反恐的日子

军事 sean 8253℃ 0评论

5

我在社区工作,是临时聘用的,一个月收入1000多元,你说在乌鲁木齐怎么生活?这边收入都不高,社区干部也就3000元。没办法,只能出来开出租,趁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挣点儿钱补贴家用。现在上面有了新精神,要求同工同酬,但还不知道具体落实起来怎样。 我的工作主要是报送信息。在新疆基层工作挺不容易的,因为反恐维稳,活儿干得比谁都多,天天加班加点,有时候还不被人理解。晚上入户,经常被人骂。值守公交站点的,查包认真了,有时甚至被人打。一旦辖区出事,还要倒查责任,社会上骂的也多。可恐怖分子脸上又没写字,混在人群中我们也分辨不出来啊。

我们在社区工作的,还要求必须入户普查基本资料,所有人都要去。比如一个小区,一栋楼有24户,这24户的基本信息采集,都由一个人负责,诸如常住人口有多少、流动户有多少、家里的重要成员等等。主要是针对流动户,因为牵涉到房屋出租,可能三天换一个人。常住人口,只要资料齐全,就不怎么反复查。

只要有事发生,就开始排查,大多也都针对流动户。我负责的那个片区,靠近乌鲁木齐南郊客运站,人员构成复杂。很多南疆来的人,基本都在那儿租房子,短的有时只住一个星期。排查的时候,一般是8-10人一组,有派出所的跟着。一些比较危险的临时住户,有时我们不敢进去,就叫上巡逻队的人一起进去。

排查工作量真的很大。那边的房东为了多收租金,都把一套房子隔成好多个格子。后来,我们让他们把隔板拆掉,安全隐患太多。比如火灾,走的线安全隐患特别明显,我们全部强行拆掉。新疆大学、科技大学都在那边,租房的还有些大学生,男女混住。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都有。有时我们去排查,那些女娃娃穿着吊带就出来了,我说你们先去把衣服穿好。这些学生,我们排查几次,他们也就烦了,后来都去别的地方住了。

我们想,这样排查租客不是办法,还是要找房东,让他们提供出租人的照片、身份证、合同、房产证等资料。但有些房东根本就见不到人,找他他也不来。像这些事情,内地哪有啊,都是一辈子都不跟他们打一次交道的那种。但我们这边的社区,什么都得管。

我们单位少数民族挺多。现在社区干部,还不如保洁员,一个保洁员每月还能拿到2000元。我觉得政府对维吾尔族照顾太多,住房、工作什么都紧着他们,还给他们发这个发那个。就这样,人家还不满意,一天到晚抱怨。

文/张弛,全文详见《凤凰周刊》第533期文章《我在南疆反恐的日子》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我在南疆反恐的日子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