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全球产业链大逆转:中国纱厂登陆美国

经济 alvin 5658℃ 0评论

南卡罗来纳州印第安兰德——25年前,倪美娟(音)在中国杭州的一家巨型纺织厂里做纺纱工,一个月工资19美元。

而今,在科尔集团(Keer Group)4月在南卡罗来纳州新建的棉纺厂里,她正在训练美国工人如何做自己以前的工作。

“他们学东西很快,”倪美娟说道,她刚刚向两个新来的工人展示,如何理顺纺纱机的齿轮传送过来的一缕缕错乱的棉线。“但他们的纺织速度还得提高。”

来自前低成本国家的纺织品生产商曾经是廉价大规模生产的典型代表,如今他们开始在美国建厂。原本泾渭分明的高成本生产国和低成本生产国之间的界线开始模糊,上述纺织品领域的变化就是这一变化过程的一部分,10年前很少有人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03YARN-web-articleLarge
倪美娟(中)和接受培训的员工在科尔集团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棉纺厂里。中国生产商科尔在美国建厂的部分原因是本国的纺织品生产正变得越来越不赚钱。

过去多年中,中国的工人工资、能源价格和物流成本不断增长,政府对棉花进口又开始实施新的配额制度,从而导致中国纺织品生产的利润越来越低。

与此同时,美国的生产成本正变得更有竞争力。在印第安兰德(Indian Land)所在的兰开斯特县,科尔集团发现本地人极为渴望工作,哪怕工资较低,这里还有价格便宜而又丰富的土地和能源资源,以及享受大量补贴的棉花。

从县到州,再到联邦政府,美国政客们竞相用补助和税收优惠吸引科尔集团给他们带回原来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工作机会。

美国主导的一揽子太平洋贸易协定没有将中国包括在内,这一前景也促使中国纺织企业想要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以免被拦在诱人的美国市场之外。

科尔集团斥资2.18亿美元在这里建立了棉纺厂,把原棉纺成纱线,再卖给亚洲各地的纺织品生产商。尽管科尔目前仍从美国进口原棉,在中国进行许多纱线生产工作,但这种情况正在慢慢改变。

“科尔来这里的原因?优惠、土地、环境和工人,”科尔董事长朱善庆最近来美国时讲到。

“在中国,整个纺纱业都在亏损,”它补充道。“而在美国,情况很不一样。”

自从北京和华盛顿在1970年代早期恢复贸易关系,美国大多数时间都面对着巨额对华贸易逆差,因为美国人消费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廉价电子产品、服装和其他中国商品。

但是,中国上涨的人工和能源成本正在降低其制造业的竞争力。据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统计,中国依据生产力调整过的制造业工资在过去10年增加了两倍,从2004年的4.35美元/每小时增加到去年的大约12.47美元/每小时。

同样来自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按生产力调整过的制造业工资从2004年至今增长了不到30%,达到22.32美元/每小时。而美国工人比中国多出来的工资成本,被那里更低的天然气价格、价格低廉的棉花原料,以及当地的税收优惠和补贴所抵消。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全球产业链大逆转:中国纱厂登陆美国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