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特朗普政府的阿富汗新战略有何不同?

军事 rock 1052℃ 0评论

川普阿富汗

2017年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迈尔堡军事基地发表电视讲话,公布了阿富汗新战略,从而标志着历时8个多月的对阿政策评估有了最终结果。特朗普在讲话中承认,在投入巨大资源的情况下,美国仍然没有在阿富汗取得胜利,这使得美国国内的民众产生了深深的厌战情绪。为了解决阿富汗问题,特朗普在上任伊始即下令国防部和国家安全事务团队对阿富汗战略进行政策评估,出台新战略的目的就是要帮助美国在阿富汗取得最后的胜利。

去留争议

“9·11事件”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以打击全球恐怖主义为名,于2001年10月7日发动代号为“持久自由行动”的阿富汗战争,对基地组织及为其提供庇护的塔利班政府展开军事打击。奥巴马上任后,为彻底清剿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力量,宣布向阿富汗增兵,驻阿美军一度增至10万人。2011年6月22日,奥巴马政府宣布美军将逐步从阿富汗撤出的计划安排。但由于阿富汗局势不稳,美国一再推迟撤军时间表,目前仍在阿富汗保留约8400名驻军。

阿富汗战争时至今日已经历时约16年,持续时间已经超过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根据布朗大学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美国为阿富汗战争投入了近2万亿美元,阵亡超过2400人。阿富汗战争究竟何去何从,新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内部有较大分歧。以总统前高级顾问班农为代表的一派认为,美军在阿富汗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应该完全撤出,将战事任务移交给黑水这样专门提供保安武装力量的私人公司。而以国防部长马蒂斯和驻阿美军司令尼科尔森为代表的军方则坚决反对该计划,他们认为美国若贸然撤军,将会重蹈伊拉克的覆辙,因此为了打赢这场战争,不仅不能撤军,还应向阿富汗小规模增兵。

其实,在美国军方看来,阿富汗战争不仅仅是一场普通战争,更是一场事关荣誉的战争,美军为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绝不能前功尽弃。之前因国内政治压力,美国已经在伊拉克撤军问题上犯下了错误,在阿富汗问题上不能再重演历史错误。2017年2月9日,尼科尔森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阿富汗战事现已陷入了僵局,阿富汗政府军和塔利班武装力量分庭抗礼,双方均无力从根本上改变战争态势。尼科尔森提出,为打破僵局,美军需要增派几千名军事顾问,帮助培训阿富汗政府军,以满足战事需要。

在驻阿美军是去是留的问题上,握有最终拍板权的特朗普总统也曾一度举棋不定。在竞选期间,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认为,美国为阿富汗战争付出的成本远远大于收益,既然打不赢这场看不到尽头的战争,就应从“亏本买卖”中及时抽身,主动从阿富汗撤军,以减少损失。但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并没有一味坚持自己原来的想法,而是决定敞开言路,听取各方建议。4月16日,特朗普专门派遣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访问阿富汗,对当地的安全和反恐形势进行实地评估。经过权衡利弊,特朗普未采纳曾经的亲信班农一派提出的方案,而是基本上接受了军方的建议。特朗普在讲话中坦白地承认,当选总统后碰到涉及国家安全的议题时,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单凭直觉行事。在综合各个角度并细致地研究阿富汗问题后,特朗普不仅改变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想法,而且宣布适度向阿富汗增兵。

战略新意

在宣布对阿新战略的讲话中,特朗普并未透露过多细节,但仔细研读这篇近3000字的讲话文稿,可以发现新战略的指导原则已经初显轮廓,明显传递出与前两任政府不同的信息。

首先,放宽战略视野,将对阿战略纳入到美国对南亚战略框架下。解决阿富汗问题,要充分考虑南亚地区的两个大国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重要影响。美国认为,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扮演了双重角色。一方面巴基斯坦是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为反恐战争出力甚多;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出于国内政治的考虑,对躲藏在本国的仇美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采取纵容的态度。现在美国不能继续容忍巴基斯坦“双面人”的做法作法,要求巴方不再为这些人员提供庇护。另一方面,美国视印度为战略伙伴,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重要角色。目前,印度位列美国、日本、英国和德国之后,是阿富汗第五大援助国,并积极参与阿富汗的基础设施重建项目。美国期待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进一步发挥作用,帮助美国分忧。

其次,突出反恐重点,明确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不是国家重建,也不会移植美式民主。全球98个被美国政府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团体中,有20个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活动,这一地区也因此成为恐怖主义组织聚集程度最高的地区。美国应从“9·11事件”中汲取教训,不能仓促撤军,否则阿富汗势必会出现权力真空,重新沦为孳生恐怖主义的温床,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非常简单明确,即打击恐怖主义势力,但在反恐作战中,美国也要注意区分对手和敌人。目前阿富汗存在三大股反政府势力,即塔利班、“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美国应重点打击的敌人是“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必须将其铲除,而塔利班虽是阿富汗政府军的对手,却也是潜在的政治和解对象。美国不谋求消灭塔利班,主要是防止其再次坐大进而再次统治阿富汗。

再次,以具体形势决定军事战略,不预设撤军时间表,同时对一线作战人员扩大授权范围。奥巴马任期内曾宣布驻阿美军的撤出时间表,军方人士普遍认为此举令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作战陷入被动,因为塔利班意识到只要将战局拉长,熬到美国撤退之日即可;与此同时,奥巴马对驻阿美军设定了严格的作战权限,具体的交战规则必须经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美军也因此在作战时束手束脚。特朗普政府主动为前线人员“解套松绑”,实际上是给予他们更多地时间和权限,将阿富汗局势稳定下来,再考虑下一步的举措。

最后,强调责任共担的理念,要求美国的盟友增派部队和支出。特朗普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的原则,在多个外交场合敦促北约盟国提高国防开支,这一思想也反映在阿富汗战略上。目前,国际社会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由两大块组成:一是美军负责的反恐军事行动;二是由北约牵头培训阿富汗军队的任务。美国认为,北约盟国在阿富汗问题上拥有共同的安全利益,因此集体防务的责任也需要共同分担,不能再将成本完全推给美国。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特朗普政府的阿富汗新战略有何不同?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