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中国要不要参与军事打击ISIS?

未分类 sean 1243℃

0AF7C37D6EC7305F6BF1B680B82D7FC0

对于中国是否参与军事打击ISIS,国内出现了激烈对立的意见。支持一方认为这有利于消除战略猜忌,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可以作为中美及中外更好地在反恐问题上合作的历史性起点。反对一方则强调国际油价已处于下降通道,在伊拉克用兵不划算,并且难以就打击ISIS凝聚牢固的政治共识,当然也少不了阴谋论的声音。以下三篇文章可以算作比较典型的代表。

  • 第二伊拉克联盟与中国政策 赵楚

【伊拉克大联盟风云再起】

因为伊拉克局势的最新变化,美国奥巴马政府在照计划实行阿富汗撤离的同时,对ISIL(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缩写为ISIL,即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前称ISIS,IS,中文通译伊斯兰国,前译黎凡特伊斯兰国、伊斯兰国等)采取了空中打击和人道主义救援并用的新政策。

ISIL危机给奥巴马政府的整个中东和伊拉克政策体系威胁是巨大的,一方面,伊拉克安全力量的脆弱使美国撤出后的伊拉克可能面临全面失控,这与1973年后南越的情况相似,这无疑是美国地区战略和全球战略的噩梦;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处于战略力量调整和收缩的空窗期,国内议题和奥巴马政府的执政资源都在急剧减少,而欧洲盟友本国际行为能力薄弱,加上由于乌克兰危机引发的中欧局势,这一切都使得奥巴马政府要遏制ISIL危机势必寻求新的国际支持的政策取向,这也与民主党历来较重视多边主义国际战略的理念相吻合。为此,奥巴马政府实行了重组第二次伊拉克国际联盟(coalition)的举措。

采用重组联盟,而不是诉诸北约和传统军事盟国的政策有不得不为之的原因。首先,奥巴马政府除了国家行为能力的限制之外,在政治上,由于伊拉克撤军为其两个任期主要政策诺言,因此,很难设想他可能在美国单边采取行动的框架下对伊拉克重新进行较大规模军事行动。其次,ISIL的威胁影响到后美国时代的伊拉克局势,因此,美国要在撤军后维持对伊拉克局势的起码影响力,保证其不走向失控,无论在安全政策方面,还是能源经济政策方面,主要大国的国际政治和道义支持,都是必不可少的外部条件,因此重组新伊拉克联盟的举措为寻求大国协调和合作提供了合理的接口。其三,按照奥巴马本人的政策理念和实践,从利比亚到叙利亚危机,奥政府已经显示了最小限度直接介入热点国际问题的特征,虽然具体的打击行动主要还是需要美军的作战能力,但在联合作战、国际政治及后勤和战勤补给方面,美国希望尽量赢得国际支持。

这些内外条件的制约使得奥巴马政府把本次组织第二伊拉克大联盟视为政策成败的核心内容。为此目的,美国以五角大楼为主角,最近在北约范围内进行了一系列紧急的军事外交穿梭。联盟这样的形式本是为北约传统盟国有选择地参加提供方便,这些传统盟友无疑还是联盟的主角,同时考虑到各盟友内外情况的不同,奥巴马不愿意重蹈布什时期的强行要求覆辙,所以采取了以北约盟友为基础,各自有条件个案参与的方式。

【第二联盟的关键问题】

奥巴马的重建联盟计划目前进展尚算顺利。美军对伊拉克境内的ISIL空袭已出动数百架次,打击目标除运动中的运兵卡车、部队集结地与重要攻防设施,也同时对被叛军包围的逊尼派等信众进行了人道主义空投等救援活动。同时,报道指出,美军已为伊拉克安全力量提供了更大规模的情报和顾问支持,也提供了更好的装备。这些初期行动体现了奥巴马政府在犹豫再三之后投入行动时的初衷,即通过打击和军事干预给伊拉克局势提供绊马索,为进一步采取更全局性对策赢得时间。从目前重组第二伊拉克大联盟的进展看,这一设想是有进展的。

在美国自身行动的力度催动下,除德国因受乌克兰危机牵制无暇分身之外,英国、法国和土耳其等北约主要军事大国都已明确表示愿意承担直接或间接的联盟任务。据报道,美国方面宣布,目前参加大联盟的国家已达十余个。很可以反映奥巴马政府低调行事风格的是,这十余个国家的名单尚未完全证实。无论如何,从美国在海湾地区和附近部署的军事力量而言,直接的军事打击力量并不是联盟的真正需求。美国组建第二伊拉克大联盟核心的目标并不是拼凑军事打击力量,其真正的战略性目标在于通过打击ISIL这一被国际间广泛界定为国际恐怖主义的行动,重新构建后美国时代伊拉克重建和维持的国际政治基础。ISIL的崛起本身已表明奥巴马的撤军战略有重大缺陷,并未能彻底消除布什单边主义带来的国际政治后果,因此,本次在反恐的道义号召之下,挟既有同盟的实力基础,扩大伊拉克问题国际政治基础,为未来局势管控构建新的平台,这是其真正念兹在兹的目标所在。看到这一点,才能看清美国围绕联盟组建而采取的一系列外交活动。

因为包含复杂和系统的地区战略与国际政治考量,所以美国将此次的大联盟战略牵涉的力量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北约传统盟友,这是其军事作战层面的主要伙伴,同时英法德等大国也是其主要国际政治伙伴,这构成了联盟的底线。第二层是沙特、科威特和阿联酋等美国在这一地区的阿拉伯盟友,这些国家除了可以给联盟作战提供方便的作战基地支持,更重要的是,这使得奥巴马在采取针对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行动中拥有并非反伊斯兰的政治形象,更隐秘的意义是,这些地区阿拉伯国家可以给目前阮囊羞涩的美国及其北约盟友的作战行动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同时,保持阿拉伯盟友作用,也是构建战后中东地区均衡的布局措施。这两层次之上,是美国通过打击ISIL重组大国政治协作的意图。为此,美国国务卿已就ISIL问题与俄罗斯外长电话沟通,更引人注目的是,近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突然访华。

美国在撤军背景下重新在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不仅国内财政和政治上面临困难,更大的难点在于,由于打击可能跨界进入叙利亚,因此大国的国际政治协调几乎成为美国行动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打击的必要性已昭然若揭,前时的ISIL军事势头显示,没有美国的直接军事介入,伊拉克及叙利亚局势已面临崩溃危险,但布什的伊拉克战争战略也表明,没有适当的大国国际政治协调,则即使作战取得成果,其政治后果也是灾难性的和得不偿失的。而考虑到中俄等大国与美国现实的严重战略猜忌,为第二伊拉克联盟寻求大国政治协作的困难是肯定比重组联盟作战力量复杂太多的任务。这其中,中国对重组联盟或打击ISIL的态度又是关键的前提。

【中国应参与国际打击ISIL联合行动】

国际媒体报道赖斯访华时,注意到她本次出行没有在本地区的传统盟国逗留,而在北京却有三天时间。报道称赖斯访华的主要任务为安排11月份中美元首的非正式会晤。但值此伊拉克局势恶化的大背景,本次来访在中国公众中激发的最大话题却是中国是否应参与美国组织的打击ISIL联盟。这一话题引发了激烈对立的分歧意见,而对参与联盟的支持意见却从未得到较全面论述。

反对中国参与打击ISIL行动的意见基本是基于中国传统的意识形态化外交理念,即对中美关系抱零和看法的一派意见。这派意见认为,ISIL对伊拉克和叙利亚,乃至中东局势的搅乱是分散美国对中国战略压力的机会。这种冷战式的国际战略思维忽略了几个与中国核心利益有重大关系的基本事实。然而,ISIL代表的极端原教旨主义实力并非美国或其盟友单独面临的挑战,在不久前才遭到严重恐怖主义势力攻击的中国而言,国际极端宗教主义势力本身也是一种很现实和严峻的直接国家与社会安全威胁。而其,长期以来,中外互相指责对方在反恐问题上持双重标准,因此,中国如以适当方式参与和支持本次打击ISIL国际联盟,则对于消除战略猜忌,中美及中外更好地在反恐问题上的合作无疑是历史性的起点。

近年来中国最高领导人在谈到中美的分歧时,总是强调中美不应处于利益零和的状态,两国在全球有许多共同利益,无疑,国际反恐和打击极端势力这无疑是这种共同利益的领域之一。同时需要注意到的是,中国在伊拉克已拥有庞大的产业投资和经贸利益,而中东石油能源又是中国进口能源的主要来源地,因此,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对这一地区的危机采取完全袖手旁观的政策,或仅限于空洞的国际道义讨论,这与中国的直接利益和大国地位不相称。换言之,如果中国量力而行在打击ISIL的国际行动中适度参与,最起码在国际政治领域采取更积极的政策,这除了适应自身的利益需求,也给世界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中国不是国际发展单方面的寄生者,而是一个既注重自身利益,又关切国际公共秩序和道义的大国。在树立中国良好国际公共形象方面,这比在更多的国际大都会广场树立广告牌都要更有效。同时,在参与这种国际协调政治行动中加深对当代国际战略事务的学习,这也是中国在走向全球大国历程上亟需的一课。

就军事方面来说,中国已拥有在中东附近印度洋海区长期反海盗国际护航的经验,也因此获得在附近地区保持军事存在的实际经验,这为适度参与打击ISIL国际联盟提供力量方面的基础。应该认识到,打击ISIL联盟不仅是美国的政策课题,更是影响地区安全的重大国际政治和警察行动,中国军事力量历来缺乏在类似背景下采取行动的经验,如选配适当力量,以合适的方式参与此次行动,这不仅将给中国未来在中东和伊拉克地区的政策打开新的前景,也为中国军队的国际化背景下作战提供不可取代的经验和资源,这对于检验中国军队的装备、战法和编制等是可一而不可再的天赐良机。同时,这对于中美及中外军事和安全对话,及新时期的国际军事合作,也是一个正面的突破,是向世界展示中国军事力量的国际正面价值的好机会。在信息化的背景下参与第一流的作战性国际联合行动,这是中国军队必须面对的严峻课题,这不可能局限于过去中俄等较传统的联合演练范围之内,这一步早走早主动,这是中国国际战略与国际军事政策不可能再长期回避的挑战。

中国长期在中东的政策是“总体超脱,适度参与”。这一现实主义的战略本身与中国的力量和利益相适配,但随着中国利益的发展和国际格局中地位的变化,适度参与的方式和把握日益成为对外战略必须优先考量的话题。无论是1970年代的国际反霸权统一战线,还是1980年代以来的对外经贸开放政策,尽管其制定和实施的时代背景有种种局限,但人们应该看到的一个基本规则是,凡中国更积极参与全球主要政治和经济议题时,则中国内外政策的走向则体现更宽松和理性的特点,反之,凡中国在国际问题上采取与欧美国际主流社会更猜忌,甚至敌对的政策时期,则无论内外政策都会表现得更极端和极左意识形态化。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如本次参与打击ISIL的第二伊拉克联盟,也必将给中国与美国及其他主要经贸伙伴的政治关系注入新的动力,给现实的中美战略猜忌提供难得的清醒剂,同时给中国国内政策的走向以正面价值的修正。这些都是中国难以忽视的重大利益所在。(腾讯大家)

  • 中国不宜直接参与打击ISIS 梅新育

“伊拉克与沙姆伊斯兰国”(简称ISIS)似乎正在面临国际统一战线的联合打击:美国已出动战机数次空袭;国务卿克里5日宣布组成打击ISIS的十国核心联盟,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土耳其、意大利、波兰和丹麦加盟;阿拉伯联盟7日表态支持美国打击ISIS…… 据称拉中国参与打击ISIS,也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访华的目的之一。

尽管中东是中国最大石油进口来源,尽管中国在越来越大的规模上开展海外“维稳”势所必然,但政治和经济基本面决定了中国不宜直接出动武力对ISIS进行打击。

从经济基本面而言,主张我国直接打击ISIS的依据之一就是保障中国石油供给和油价稳定。然而,这类地缘政治性风险危及石油供给、推高油价的前提是武装组织占领了主要油田,破坏油田生产,而且正值世界市场石油供求关系比较紧张之时。但现状则与此完全相反,世界经济增长减速,作为能源消费增长主力的新兴市场减速尤为明显;中国经济结构演变,服务业占比上升而高能耗产业占比下降;……这些都决定了2012年以来全球石油市场实际供求关系已经从偏紧转为偏松,而且还将进一步放松。

同时,ISIS不仅未能控制伊拉克主要油田,而且他们的实际行动早已表明,这个残酷但精明的极端主义组织不会亲手杀掉会下金蛋的母鸡,反而会大力推动控制区内的石油生产,以获取金钱。同样的行为也曾发生在控制了重要油田的利比亚武装身上。因此,与市场流行、且为投机者反复炒作的观念相反,这些“地缘政治性风险”带来的变局不仅没有破坏、反而稳定和增加了原油生产。

即使不考虑中国在海外“维稳”中必须坚持独立自主等方面因素,仅从政治基本面看,我们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宜直接参与西亚、北非等地的维稳作战。作战的前提是在国内外凝聚了必不可少且足够牢固的政治共识,而这恰恰是目前乃至未来五年、十年国际社会都难以做到的。

之所以难以就打击ISIS凝聚牢固的政治共识,是因为国内和国际社会迄今未能直面这类武装诞生壮大的真正根源;是因为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相当一部分人出于狭隘的民族宗教感情而根本不认为ISIS之类极端主义武装是罪人,反而借口这样那样的名目将其捧作反抗西方或中华“霸权”的正义之士;还有太多人不愿直面正义之战也必然要付出的生命财产代价,他们目前对打击极端主义的三分钟热度太容易冷却而走向反面;更有心怀叵测之辈企图蛊惑中国深陷泥潭火坑,从而坐收渔利。

倘若我们如同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那样在这一地带的“维稳”中投入过大力量,在当地宗教极端主义仍持续膨胀的背景下,我们就可能会堕入西方彀中,深陷陷阱,徒然消耗我们的国力。

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反对包括ISIS在内的这类极端势力,警惕其对中国的觊觎和渗透,但我们不应为人火中取栗,不应让自己在这场持久战中沦为“先烈”。(环球时报)

  • 深度:浅谈中国缘何不打击伊ISIS 为避开美国陷阱 占豪

最近,又有论调认为,中国应出兵伊拉克打击ISIS。关于所谓出兵伊拉克打击ISIS的问题,我们两三个月前,在ISIS逼近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时就作出过非常明确的论断,即:中国不可、不必、不该、不能出兵伊拉克。之所以还有舆论在讨论这个问题,根本原因在于这背后有美国的意图和背景,是美国想将中国引入歧途才有这种论调。持这种论调者,若非不明就里者,就一定是过去亲美反华者。糊涂人咱就不说了,亲美反华者和美国政府、国会一个论调,用最简单的思维就知道这是一个“套”。

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该出兵伊拉克呢?原因有四:

一、大国博弈形势决定。

当前,中、美大国博弈形势,中国是以守为攻,转守为攻;美国是以攻代守,转攻为守。此言何解?过去十多年,中美实力此消彼长,中国实力快速上升,美国实力快速衰退。中国实力上升后,国际利益增加,原来没有维护到的利益也要维护,不可避免地要向外拓展空间。中国要拓展的空间,和美国的传统控制范围形成冲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看似对美处于守势,但却不断向外拓展空间,实则是转守为攻。相反,美国不断在中国挑事,目的则是为了化解中国不断向外伸展的国家影响力,所以其看似对中国进攻,实则是为自己防守,因此叫以“攻代守,转攻为受”。
中美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需要站在更高的战略上,继续进行新时代的“远交近攻”。何谓新时代的“远交近攻”?所谓“近攻”,就是中国要重点维护周边的核心利益,要在周边扎扎实实地拓展发展空间,不要让美国与其同盟将中国扼死在内陆,将中国的发展之路斩断。中国只有在中国周边经营好,逐渐将美国的势力从中国周边挤出去,才能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影响力。至于“远交”,就是中国通过国际组织、远方的地区大国,发挥中国的影响力,避免相关区域被美国霸权占据。这种“远交近攻”就中美博弈视角来说,实则是“远攻近交”。所谓“远攻”,就是在中国周边之外的区域,借助反霸权力量共同反美国霸权主义;所谓“近交”,就是在中国周边,尽量与大多数国家保持友好交往,进行经济、文化、政治、军事的整合。

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当然不能去出兵什么伊拉克。因为,一方面伊拉克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二则中国在伊拉克不具备相应的控制力,三则与中国奉行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相悖。更何况,这种出兵根本就是违反中国大国战略布局。

二、中国战略决定。

中国当前最大的国家战略是什么?应该包括内外部两个层面。内部而言,是经济结构转型、产业升级、市场深化改革、政治体制改革以及收入分配改革等等一系列内部的调整;外部而言,就是落实和实施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内外部的调整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内部的调整决定两个国际战略能够很好落实实施,外部战略布局、操作得是否成功决定内部调整是否能够顺利完成。两个方面,决定了中华是否能够彻底崛起,能否真正实现中国梦。

在中国的国际战略当中,伊拉克现阶段的位置还不是那么重要,属于远期布局和局部对冲的战术范畴,根本不在中国的国际战略核心范畴之内。中国在周边进行核心利益博弈时都保持了足够的弹性和很大的斡旋调整空间,又怎么可能为一个根本事不关己的伊拉克出兵?

当然,如果联合国需要,派点维和部队还是可以的。但维和部队并不担负中国的国家战略任务,也不是去为了打击恐怖分子的,而是为了维持和平的。更何况,伊拉克的形势极其复杂,中国根本没有任何必要亲自趟这趟浑水。

所以,中国的战略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出兵伊拉克打击ISIS。

三、避开美国战略陷阱。

美国在今年6月份就针对伊拉克局势忽悠中国应该负更多责任。客观地说,这一切都是美国铸成的,凭什么中国负责任?美国发动了伊拉克战争,造成50万儿童死亡,总死亡人数超百万人,如今伊拉克恐怖分子盛行是美国一手带来的,这一切都应该美国负责,中国为什么替美国负责?美国入侵伊拉克绕开联合国,至今在伊拉克也没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为一己之私对他国造成如此之大的伤害,不作反思还反咬中国一口“搭便车”,这除了说无耻霸道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但美国忽悠中国出兵伊拉克则是战略陷阱。这个陷阱分两个层面:

一是,如果中国答应出兵伊拉克,则美国借机将中国拉入到中东的混乱漩涡,中国将会被拖入到中东乱局。而美国则可借机抽出腿,以仲裁者身份出现,将中东乱局更多黑锅扔给中国的同时,将更多精力转入亚太,展开对中国围堵。中国一方面陷入中东,另一方面又遭到东面美国和其盟友的施压,首尾难顾,这将直接影响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进一步布局和实施。

若中国这两个对外战略无法完成,内部调整也将无法完成,中国发展将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麻烦。这个世界没了中国这个经济引擎,以中国经济支撑而崛起的俄罗斯将熄火,没了中俄的支撑那些小国又岂能挑战美国?所以,美国忽悠中国介入伊拉克,是想搅乱中国的国家战略布局。
资料图:美军布什号航母出动战机空袭伊拉克ISIS武装资料图:美军布什号航母出动战机空袭伊拉克ISIS武装

二是,中国大概率不会答应美国出兵伊拉克,那么美国就可以借机以打击ISIS为借口,拿到联合安理会对ISIS动用武力的通行证(安理会已通过,中国投了赞成票)。有了这张通行证,美国就可以展开布局(奥巴马打击ISIS三年三步走的策略),以打击ISIS为借口,酝酿对叙利亚的侵略。

我们在一两个月之前就作出美国打击ISIS就是要推翻巴沙尔政权这一论断。如今,越来越多的迹象已经证实这一点。奥巴马的三步走策略就是针对巴沙尔政府的。而根据最新的消息,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叙利亚,都提高了警惕。

据媒体报道,叙利亚政府11日表示,如果美国入叙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必须获得叙政府的授权,否则,将被视为侵犯叙主权的行为。同一天,俄罗斯战略研究所所长顾问、中东问题专家叶连娜·苏波尼娜向俄新社表示,美国在未经大马士革同意的情况下在叙利亚打击恐怖分子,与恐怖分子和激进极端分子的活动本身一样具有危险性。美国白宫发言人怎么说呢?白宫发言人说空袭ISIS不需要巴沙尔政府的同意,因为巴沙尔政权早已没有了合法性,美国政府只恒仁反对派中的一个政府。同时,美国官方又有说法称,打击ISIS需要地面部队配合。

美国这是要通过各种试探,展开对叙利亚的侵略计划。关于这一点,我们前几天也分析过,在乌克兰局势缓和后,下一个全球博弈风暴眼就是叙利亚,几天刚过就要应验了。

四、美国制造的烂摊子,责任该美国来负。

美国在伊拉克犯下了大错,不但给伊拉克带来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还加速了自己的衰落。如今,伊拉克的烂摊子显然该美国来收拾。中国,当然也会承担相应的国际道义责任,譬如帮助伊拉克进行经济建设、改善民生。但是,伊拉克的恐怖分子不该中国军队去肃清,肃清伊拉克恐怖分子的责任在美国不在中国。

作为美国,他们一直在试图征服中东,这种错误的意识形态让美国越滑越远。事实上,美国错了,因为伊斯兰教的信仰是无法用基督教的信仰去征服的,那种已经深入骨髓一千多年的宗教血液,美国试图用枪炮换成基督教血液,这就是愚蠢政客短视行为。所以,美国才会陷入到中东漩涡当中。美国要想改变这一切,必须从根上来调整自己的思维,不做到这一点根本不可能改变当前形势,而美国未来也必然面临在中东的整个失败,并最终退出中东。

当然,在这之前,美国还是应负好自己的责任。什么时候美国真的退出中东了,再请中国这个中医去帮收拾残局也不晚。

综上所述,中国不可、不必、不该、不能出兵伊拉克。中国应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沿着自己的国家战略向前迈进。至于这些枝杈,还是借力打力由他人来完成。(新浪军事)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要不要参与军事打击ISIS?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