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文化 alvin 4427℃ 1评论

其他人的加利福尼亚

最近三年的犯罪率增加,这在当地监狱已经很普遍了。在所有主要城市中,旧金山的人均财产犯罪率最高。加利福尼亚的监狱系统一团糟,庇护城确保了被控犯罪的非法外国人不会被驱逐出境。拿起一份McClatchy的报纸,你就会发现,即使经过了美化和剪辑,中央谷地地区这一天的犯罪行为也令人难以置信。

加利福尼亚的湿润年份和干涸年份的周期仍在继续,因为该州拒绝建造三到四个大型水库,这已经计划超过半个世纪之久,水库建造将储存足够的水以使加利福尼亚在最严重的干旱期间保持功能运转。理由是要让数百万英亩英尺(译者注:灌溉上的水量单位,1英亩英尺相当于164 875升的水)的融雪更不容易汇入大海;或者最好建造从默塞德到贝克斯菲尔德的高铁,而非额外的1000万英亩英尺的储水池;或者说,旱灾通过定量配给和绿色社会政策补救措施确保了更多的国家控制。

27%的加利福尼亚人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非法居住在美国的。然而,加利福尼亚的大学和大众文化处于文化大熔炉和身份政治政策的最前沿,这些政策阻碍了同化、融合和异族通婚——作为对多种族和多民族社会中产生的自然紧张局势的历史补救措施。在这场完美风暴里,此刻世界上最贫穷的公民从瓦哈卡市和中美洲涌入美国,移居地传达给他们的信息是,他们应该对新住所的社会不公提出申诉,并美化他们原本为了进入美国而抛弃的文化。

加利福尼亚的学校通常在全国排名中垫底。在交谈中,出于礼貌,没有人会问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该州的K-12学校(译者注:K–12 ,是将幼稚园、小学和中学教育合在一起的统称。这个名词多用于美国、加拿大及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曾经是美国竞争最激烈的学校之一。

然而,再一次回到中世纪的水准,加利福尼亚顶尖研究型大学的专业学校和科学技术部门——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利福尼亚大学——都是世界上排名最高的。想象一下,在13世纪的帕多瓦、牛津或巴黎,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绿洲。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电气工程师或癌症研究人员,加利福尼亚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公立小学和高中的优秀的毕业生,加利福尼亚的大部分地区显然不适合你。

加利福尼亚机动车辆管理局可能是美国最糟糕的公共服务机构。进入任何一家分公司,都是在冒险进入但丁笔下的地狱,那里排着长队,混乱至极,卫生间凌乱不堪,还有粗鲁、往往不称职的工会员工。在加利福尼亚,唯一有效的车管所办公室是位于萨克拉门托的一个没有标记的秘密分支机构,专门保留给州议员和其他监督车管所的知名人士。收费后,私人汽车俱乐部和公司往往会复制一些车管所提供的服务,这实际上是承认在加利福尼亚需要支付额外费用来获得基本服务。我曾经问过车管所的一位职员,(在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之后),穿一件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的紫色T恤是否合适,她回答说:“你还想被服务吗?”

车管所的丑闻五花八门:成千上万的汽车上牌登记发放错误,甚至被发放给包括被认为没有资格预约的非法外国人;腐败员工将商业卡车驾驶证卖给不合格人员;还有一些私人公司甚至个人在出售难以获得的预订和预约。

加利福尼亚现在有全国最高的销售税、燃油税和所得税。由于州财政盈余和经济放缓,人们可能会认为,立法机构和州长在考虑增加税收之前就会暂停。毕竟,新的联邦税法将州税和地方税的减记额限制在1万美元以内,这大大增加了加利福尼亚高收入阶层的联邦税收负担。

加利福尼亚的规定是在加重上层中产阶级的负担,同时迎合富人,将穷人的税收理想化。因此,立法机构现在正在考虑征收苛刻的新遗产税,而它刚刚征收了一项互联网销售税。

另外,如果加利福尼亚人能挺过最近13.3%的州所得税最高税率,并大幅提高他们的联邦税收负担,那么他们死后肯定会很容易受到进一步的压迫,将其价值超过300万美元的已纳税遗产的40%交出来。也就是说,这可能意味着在洛杉矶的一个地区性住宅或海湾地区和适度的401(k)退休福利计划(译者注:401(k)退休福利计划,是美国于1981年创立的一种延后课税的退休金账户计划,只应用于私人公司的雇员。401(k)计划由劳工雇主申请设立后,雇员每月提拨某一数额薪水至其退休金账户。当劳工离职时可以选择将其中金额拨往一个金融机构的个人退休金账户(IRA)或是新公司的401(k)账户。)是证明你没有自己创造财富的证据。所以州政府有第二次机会占用你的死后资本,以确保你的孩子不会受益于你生前的节俭。

加利福尼亚的灾难现状创造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良好的第三世界风格的付费服务。为了不进急诊室(我最后一次使用急救室时,有两伙人在候诊室摆好架式,继续为受伤的成员提供治疗),聪明的加利福尼亚人经常向特约医疗和任何私人服务付费,以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使用任何州提供的服务。

沿海地区的精英阶层经常把孩子送进预备学校,这些学校要么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要么规模大幅扩张,就像上世纪60年代旨在规避联邦政府废除种族隔离法令的南方白人学院(white Southern academies)那样。精英进步主义者模仿上世纪60年代的老式种族隔离主义者,但他们认为,他们孩子的绿色和多元文化课程,足够弥补他们因放弃加利福尼亚广受赞誉的“多样化”学校而产生的遗憾。

我们的梦想,你的噩梦

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疯狂?

从边境以南输入大量贫困人口的同时,迎合那些控制着硅谷、好莱坞、旅游业和顶尖大学空前财富的人。大量的绿色法规和精品区、飙升的税收、不断增加的犯罪、身份政治和部落主义,以及激进的一党进步政府,这些因素之间彼此相互作用,导致了更加糟糕的结果。加利福尼亚共和党人因为执政的失败被谴责是很常见的,他们应为许多事情负责。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加利福尼亚自身驱逐了保守派选民,引进了他们的左翼替代者。

从还原论的角度来说,如果前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知道他有朝一日退休后会去德拉诺,每天行驶在加利福尼亚99号州道上,而不是在格拉斯瓦利,同时银行账户存有几份国家养老金;或者如果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居住在东帕罗奥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县下属的一个城市)或红木城住宅区(美国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湾区的一个城市),而不是在太平洋高地(译者注:太平洋高地是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一個社区,以居住在该地区的著名人士而闻名),或者南希·帕特里夏·佩洛西的所有孙子必须入读国家公立学校,那么,21世纪加利福尼亚的“建造师”们可能不得不忍受自己美梦的恶果,然后变得不那么急于把自己的噩梦强加给另外4000万加利福尼亚人。
但是,少数内部精英和大量下层阶级之间的这种根本分歧(几乎没有中产阶级),或许才是“第三世界”的最佳定义。

作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 译者:吴灵思 来源:法意读书
翻译文章:
Victor Davis Hanson , America’s First Third-World State, National Review, June 18, 2918
网络链接: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9/06/california-third-world-state-corruption-crime-infrastructure/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白左泛滥
    匿名2019-11-25 13: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