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关于自由市场的七个谎言

经济 rock 3523℃ 0评论

黑色星期二当天纽交所大厅外场景

就像有永恒的真理一样,也有永恒的谎言。

我最近遇到以下若干谎言,当然还有不少(可能会有自愿主义者不完全赞同)。

1 自由市场造成稀缺和物价高昂

无论什么经济制度——计划经济、干预主义还是自由市场,在价格为零的情况下,一般就会出现商品数量短缺,难以满足需求。在自由市场上,人们对这些资源的合法权利进行交易,价格通过涨跌趋向供需相符的水平,如此一来,价格就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稀缺问题。不仅如此,自由市场借助利润和亏损体系,激励企业家努力提供更多稀缺资源,不断勘探替代资源(但并非所有「交易」都采用这种方式,见下面第4点。)

2 自由市场意味着政府赋予企业特权

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信念。它扎根于亲市场也即亲企业的谬见。可自由市场之所以自由,正因为它否认任何人或任何团体的法律特权。人们有时将「特权」定义为个人或集体相对其他人的任何潜在优势。当然,这类优势存在于今时今日,也存在于自由市场——你可能出身富裕家庭,精力和才华过人——从自愿主义的视角,但凡不欺不骗,不在先针对他人人身财产施加物理暴力,这样的竞争优势也就不符合特权的定义。

3 奥巴马健保之前的医疗行业是自由市场

事实上,正如约翰·古德曼(John C. Goodman)解释的那样,以前的医疗行业也是个高度干预的市场。同样,住房和金融市场的失败,也不是「自由市场政策」的结果,几乎可以认为,美国经济的其他领域皆类于此。自由市场摆脱法律特权及歧视的束缚:但凡何处免于侵犯,确立私有产权、自由联合和法治这样的「游戏规则」,何处就有自由市场。重申一遍,自由市场不亲大企业、不亲消费者,也不亲其他倚仗政治权力图谋损人利己的势力。

4 自由市场要求全部有价值资源私有和市场交易

这即便有可能,还是不太令我信服,因为这并不总是克服「公地悲剧」的最好方法。有时个人所有权的替代方式,恰能更好发挥作用。实际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的理由,就是她对公地类型问题的研究。她在研究中发现,世界各地,从古至今,人们使用非市场合作方式(往往不干政府什么事),避免了水源利用和森林砍伐等方面的冲突。事实上,在没有正式市场和市场价格的条件下,我们常和家人、熟人,偶尔也和陌生人「交换」馈赠。这是件好事。

5 自由市场鼓励种族主义、恐同症之类的偏执

诚然你可以做自由市场上的种族主义者、同性恋厌恶者,拒绝与同性或异族家庭为邻,或者拒绝雇用某个人,因其外表在某种程度上冒犯了你。然而,这些行动的后果,意味着你倾向于负担更高的房价,或为员工支付更高的报酬,因为你故意缩小了自己的选择范围。

某些批评自由市场的人,嘲笑这种解释,认为它没有解决潜在的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问题。我可以多说几句,但仅限于两点。首先,为偏见支付代价,不一定会消除偏见,但倾向于减少偏见(即偏见的需求曲线向下倾斜)。沉溺于偏见之中,意味着输给更宽容的家庭或更有竞争力的雇主。其次,意图或威胁使用侵犯来改变一个人对同性恋和种族主义的态度,并不是真正有效的方法;坦率说,从长期来看,这通常有害无益、弊病横生。自由市场通过利益机制,激励你和有别于自己的人交往、和社交圈子外的人联系,并从他们那里学习到知识。法律命令往往滋生怨恨,带来寻租行为。这都会损害你和社会关系疏远者沟通所需要的宽容。

6 自由市场促进战争

除了成为「国家的健康」和自由的敌人以外,战争确实有利于某些特殊利益集团,比如军火生产商。但战争从总体上破坏了自由市场。战争及其如影随形的政府干预,制约了市场(无论是国内,还是与本国政府对抗的那些国家),阻碍了自由联合,抬高了大多数人买卖的成本,降低了家庭和企业的购买力,破坏了繁荣自由市场所必需的和平。

7 自由市场总是有效的

现实世界充斥着真实的人:没有完整信息,信息存在缺陷,也许还会犯下过失。一个「理想的」经济体系,不是没人犯错的体系;而是错误虽不可避免却能得到最有效纠正的体系。自由市场竞争往往会让你知道,要价过高还是过低,忽略了降低成本还是提高收入,利用新的消费方式还是新的生产手段。自由市场之所以理想,是因为它对于纠错而言,比迄今已知的任何系统都要好,而不是因为它总以完美方式运作。

这样开始怎么样?我将在未来专栏文章中讨论更多谎言,但眼前这些值得牢记。它们往往被众人当成传统智慧,却埋藏着形形色色的误解。

文:Sandy Ikeda/ 译:禅心云起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关于自由市场的七个谎言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