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大西洋月刊:中美贸易战不是经济冷战,而是在塑造新秩序

经济 alvin 9038℃ 0评论

中美贸易战

对中国采取强硬的经济路线在美国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加之中国国内复杂的政治格局,中美形成了一个共同认知:两国需要一种健康多元的经济关系。这意味着,一种新的经济秩序正在形成,这是我们当下世界秩序变动的潜在背景。

“新一轮中美互加关税令人们对经济冷战的忧虑增加”,美国《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一个头条标题这样写。与此同时,《纽约时报》称,美国和中国已经“处于”这样一场经济“新冷战”的风口浪尖。导致这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局面出现的原因,正是特朗普政府周一宣布,将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随后中国几乎立即承诺进行报复。自今年1月以来,这种反复出现的情况一直在发生,尽管存在解决的可能性,双方的解决方案却似乎不太可能达成。

随着美中竞争扩展到多个领域,人们甚至担心,从长期来看,贸易紧张可能会加大两国发生军事对抗的可能性。这就提出了一个紧迫的问题:这将如何结束?

预测一场新的冷战将要到来,导致全球经济因为两个权力中心而分裂,或许是简单的,也很引人瞩目。但在未来十年,要判断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现实情形在出现,则复杂的多。美国和中国正在塑造一个全新的、未知的灰色区域——当然不是冷战高峰时期,由美苏对立关系导致的经济鸿沟,不过也和21世纪初由于全球化带来的高度依存的经济关系相去甚远。

对中国采取强硬的经济路线在美国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加之中国国内复杂的政治格局,中美形成了一个共同认知:两国需要一种健康多元的经济关系。这意味着,一种新的经济秩序正在形成,这是我们当下世界秩序变动的潜在背景。

贸易战不是真正的战争

关税无疑只是特朗普式的武器,而美国两党政界人士普遍认为,中国习惯性的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让和不合理的合资要求,严重损害了美国领先企业未来的健康和竞争力。2014年,美国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发表公开评论,谴责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和国有企业方面的做法。就在今年3月,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指出,过去20年美国的对华政策是错误的,这一政策令美国试图通过与中国的接触来确保企业在市场准入方面,令中国做出让步。参议员查克·舒默曾公开表示,他支持特朗普政策中的唯一一条就是政府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因此,尽管美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等对选举有举足轻重的关键机构辩称,加征关税不是应对贸易战的恰当工具,但很明显,政府的更迭也不会大幅改变美国对华经济关系系统性的调整。换句话说,这场争论早于唐纳德·特朗普的上台,而且将持续更久。两党先前的共识是,与北京对话可以改变中国的做法,但这种共识已被打破。很明显,现在已经不可能回到以前的状态了。

中国精英阶层对中国未来经济模式持不同意见,这是令北京方面的问题更为复杂化的一个因素,中国的宣传继续将美国的要求描述为旨在阻碍中国崛起的更广泛遏制战略的同义词。然而,美国要求的许多私有化改革都是中国自己在2014年发布的官方规划文件中确定的目标,但中国到目前为止未能切实执行。

很显然,中国媒体吹响继续“改革开放”的口号,但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私下里,一些中国学者和精英对官方强调要保持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感到失望,他们告诉我,他们对特朗普的贸易战持谨慎支持态度,因为他们认为美国的愤怒是迫使中国经济回归市场自由化的唯一手段。中国有着蓬勃发展中产阶级,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数越来越多,他们寻求中国服务业的就业机会主要由民营企业来创造。

贸易战对消费者意味着什么

因此,尽管西方旁观者可能只会把美国的要求视为促使中国在贸易战中做出让步的关键因素,但真正的关键之处在于,中国必须在国内努力应对可能出现的不稳定状况。

美国和中国的国内政治都表明,在未来几年,中国继续推进市场自由化的压力将不会减弱。然而,考虑到中国决策过程的不透明,中国将继续遵循自己的“发展开放全球经济”之路,这远不能保证。

与此同时,正在上演的贸易战的戏剧性场面将阻止中国方面做出公开让步。中国不能退缩,以免违背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号召。但中国高层对公*众*非*议的忧虑,以及特朗普政府坚信贸易战“很好而且容易取胜”的信念,并不意味着两国的经济脱钩。事实上,中国正向制造业的价值链上游转移——这一趋势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就开始了——可能会通过鼓励美中经济关系逐步多元化,从而有助于实现战略稳定。

目前,美国企业仍然容易受到中国强制性经济措施的影响,这些措施此前曾针对包括韩国和日本在内的美国盟友。限制中国严重损害美国经济福祉的能力,反而会减少中美关系未来紧张的可能。中国主流的思想家们则肯定会持相反的观点。特朗普政府决定对ZTE通讯实施出口禁令——禁止中国国家级明星企业购买制造其高端产品所需的关键部件,直到特朗普最终撤销其决定——领导人发出号令,加速中国企业实现本土芯片生产的努力,这将限制未来美国出口禁令的有效性。

最终,从长远来看,中美贸易战将早就之前的双边经济形态截然不同的结果,而这场贸易战的进程或将由有着与中美领导人不同认知的那些人士来塑造。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国的经济脱钩,尽管以严重的冷战情形来参考,那是贸易战的逻辑结论。

更有可能的是,美国和中国都将保护对其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的高价值技术,发展供应链冗余,并继续与东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新兴中等强国建立经济网络。从长期来看,美中两国仍有可能实现更健康的多元化的经济联系,为建立一种显而易见、更稳定的新经济秩序开辟道路。

本文译自《大西洋月刊》,作者阿比盖尔·格雷斯;昀舒/译,来源:新视角NPF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大西洋月刊:中美贸易战不是经济冷战,而是在塑造新秩序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