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已准备好“第二次朝鲜战争”?

军事 rock 8273℃ 1评论

金正恩与朝鲜人民军坦克部队官兵合影留念

编者按:习近平主席本月6日至7日访美,朝鲜核危机无疑是重点讨论的议题。最近半岛核危机的发展不仅牵动着受核危机直接影响的韩国和日本,更牵动着中美两国国家安全及两国之间的互动关系。对中国来说,很难置身其外,中国不仅受朝鲜核危机的直接威胁(朝鲜核试验离中国的直线距离只有50公里),而且也在承受着核危机带来的间接威胁(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

尽管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一致反对朝鲜进行核试验。但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的朝鲜问题研究网站“38度北”的最新卫星地图分析表明,朝鲜正在准备第六次核试验。这一次核试验的爆炸当量最高可能达到28.2万吨,是第五次核试验爆炸当量的14倍。

中国因为受各种内外部因素的制约,短期内很难做到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占据主动,而美国则更有可能继续主导着危机解决的大方向。基于这种情形推断,究竟中国将如何面对突然爆发的“第二次朝鲜战争”呢?今天我们发表的是郑永年教授和刘伯健合写的报告。

01 朝鲜半岛的中国国家利益

就朝鲜半岛的严峻局势,概括起来说,中国目前已经表明态度的、最官方的立场有以下三点。第一,半岛无论如何都要走向无核化。这是中国的最大目标。第二,按照安理会决议,在实施制裁的同时,呼吁有关各方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第三,希望各方接受中国的方案,即推进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双规并行”思路,以及通过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为启动“双轨并行”迈出第一步的“双暂停”倡议。

很显然,这三点中的第一点是原则性的立场,它可以说是朝鲜半岛问题上的核心国家利益之一,另外两点是有关解决思路的立场,特别是第三点是比较临时性和回应性具体方案,受美韩和朝鲜双方对抗态势变动的影响较大。朝鲜一旦研制成功并服役洲际弹道导弹,甚至是拥有可信的二次核打击能力时,对美国而言,朝鲜暂停或是不暂停核导活动的意义都不太大了。简单地说,朝鲜核导能力越进步,就意味着和平谈判解决朝核危机的机会越少。这也是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所谓“对朝鲜的战略耐心已经到头”的潜台词。

然而,据朝中社报道,朝鲜已经在洲际弹道导弹发动机的研制中取得突破性进展;而且,针对美韩的军演,平壤方面近期也不甘示弱地透露了他们对美韩先发制人的军事计划,包括斩首和定点清除行动。尽管仍无法确切证实朝鲜洲际弹道导弹技术和军事行动的具体真实情况,这至少说明朝鲜并没有放缓反击美韩军演的姿态,未来的南北谈判即使有可能,彼此也很难接受对方开出的激进条件。

半岛危机到了这个时候,对中国来说,如何在可能的半岛军事冲突中使得自己的国家利益受损程度最小化,已经成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实际上,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除了最紧迫的无核化之外,也应该包含两个中长期的目标。一个是安全目标,即朝鲜半岛至少不出现直接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军事或政治势力。具体地说,例如,朝鲜半岛无论是否能最终和平统一,都不允许美国主导作出有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政治安排。

另外,类似当初《中美联合公报》要求美军撤出台湾一样,美军逐步撤出朝鲜半岛也应该是这个长远目标的一部分。另一个是领土完整目标。朝鲜半岛南北方对中国都是有领土要求的,只是受制于半岛的分裂状态,这个问题迟迟提不到韩国朝鲜的议事日程上来。一旦统一问题得到解决,领土问题必将成为中国和半岛之间的关键问题。前些年,韩国和中国之间(尽管是学者层面)关乎领土的争论已经暗示这个问题迟早会爆发出来。总之,朝鲜半岛的对抗无论怎样发展,中国必须努力守住这几个核心国家利益的底线,否则就是战略失败。

02 第二次朝鲜战争的棋盘推演

尽管对中国而言,最理想的利益优化方案就是把半岛问题视为自己的问题,即自己掌握解决问题的主动权,但是,按照目前半岛战火一触即发的发展态势,容许中国作出决断抉择的时间极其有限,至少就过去的经验和当下的态度来说,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完全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更有可能继续地扮演辅助角色,让美国主导局面。所以,我们首先假定,朝鲜将继续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核导试验,而美国仍将主导着解决朝核问题的大方向,朝鲜与美韩的对抗强度处于螺旋上升的状态。

在这个假设下,如果以目前的局势发展下去,朝鲜战争一旦爆发,最可能的导火索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在军演或是导弹试射期间擦枪走火,然后逐步升级成为较大规模军事冲突;另一个则是朝鲜核导能力的发展让美韩决定先发制人,朝鲜随后展开报复。而军事冲突的直接结果大概有两种,一种是在大规模战争后美韩全胜,半岛基本处于美韩控制的状态,另一种是像海湾战争那样中途停战,金氏政权得以暂时生存,双方进入谈判或者僵持阶段。

就导火索而言,第二种先发制人的可能性较大,因为类似第一种擦枪走火在此前也有发生,比如延坪岛炮击事件,但往往由于双方对冲突扩大的后果的恐惧,彼此在擦枪走火后都会选择克制。广义地说,先发制人其实也包括外科手术式打击和斩首行动,这三个手段之间既有联系也有区别。

先发制人是在确认敌人即将发动攻击之后,先一步对敌人进行突然打击。最经典的案例发生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空军几乎倾巢出动,仅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将处于备战阶段的埃及空军在机场基本全部摧毁,为以色列后续的机械化陆战赢得宝贵的制空权。事实上,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空中火力、战机隐身性能和电子压制力量,很容易在朝鲜战场获得制空权,这意味着美韩在先发制人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即使在美韩完成了对朝的先发制人打击,鉴于朝鲜的火炮力量和韩国北部的人口密集度,朝鲜的报复仍会造成韩国北部甚至日本部分地区的大量平民伤亡。再者,韩日平民伤亡能降到多低,主要取决于美韩摧毁朝鲜火力阵地的效率,其次取决于韩日导弹防御体系的实战表现。不过,由于朝鲜多山多树的复杂地形,以及火箭炮和陆基导弹的机动性和可隐蔽性,美韩很难在极短时间内完全摧毁朝鲜的反击能力。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已准备好“第二次朝鲜战争”?

喜欢 (16)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看习床会结果了
    匿名2017-04-05 18:0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