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查韦斯十四年:委内瑞拉被装扮的“社会主义”

文化 alvin 10643℃ 0评论

查韦斯

“赤色的乌戈”最终未能在委内瑞拉建成“21世纪的社会主义”。在身患重病两年和做过若干次外科手术之后,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于3月5日下午在加拉加斯军医院的病房里与世长辞,享年58岁。

3月6日,委内瑞拉的民众成群结队涌向街头为查韦斯送行,拥戴之情表露无遗。查韦斯躺在简单的棕色木质灵柩内,盖着委内瑞拉的国旗,灵柩穿过首都加拉加斯。很多人穿着标志着查韦斯运动的红色衬衫。送行队伍绵延数公里,看上去像一条红色的河流。

从1999年2月2日到2013年3月5日,查韦斯整整统治了委内瑞拉14年。在其治下,委内瑞拉的面貌发生了极大变化。《纽约时报》评论称,虽然14年间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不稳定,他也没能实现或者完全实现自己的很多承诺,但查韦斯所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不是由钢筋水泥打造,而是一些更抽象的东西:他改变了委内瑞拉人看待自己以及自己国家的方式。

“查韦斯精神”将比它的创建者更加长寿。相比较而言,查韦斯指定的继任者马杜罗更加友善,但政治力量明显不够。查韦斯的个人魅力和国民对其的崇拜,这些短期之内是无法传给接班人的。

查氏威权体制的建立

20世纪初,除了“每年进行一次改选”之外的《人民宪章》条款被吸纳到代议制(由选举产生的代议机关行使国家权力的制度)民主中后,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第三世界的那些追随者们——开始构筑起形形色色的“真正民主”,代议制民主则被他们斥为“形式民主”。

查韦斯的手法也莫过于此。他将自己要打造的政治体系称为“参与制民主”,并认为代议制民主并不能使人民参与到政治中来,无法反映人民的真实意愿。查韦斯利用了多次公投和立法来构建他的“参与制民主”政治体系。其中最为重要的,也可以说是构筑了整个委内瑞拉体制框架的还数1999年宪法的通过。不过,这部世界上最为冗长的宪法主要反映了两种思维:一个是民粹,一个是集权。

以公投取代议会政治是查韦斯“参与制民主”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该宪法规定,公民有权发起四种公投:罢免、批准、废除和咨询,这为查韦斯后来废除任期限制等扩权奠定了基础。事实上,公投这类做法在拉美政治中并不新鲜,从左翼的智利的阿连德、洪都拉斯的塞拉亚到右翼秘鲁的藤森、哥伦比亚的乌里韦、智利军政府统治者皮诺切特都对其情有独钟。

查韦斯曾宣称,加强集权是打破传统政党垄断政治所必需的。1999年宪法拉开了集权进程的序幕:总统任期由五年改为六年,原来的不得连任的限制被删除,但规定一个人总共只能任两届总统。此外,国会由两院制改为了一院制,也使委内瑞拉成为罕见的国会里没有各州代表的联邦制国家。国会原有的立法权也被削弱,随时可以被总统宣布解散。与此同时,一个新的职务——公共辩护人被设立,其职能是监督总统和国会以捍卫公共道德和利益,这就更使国会权力受到扼制。法官也由原本的国会任命改为需通过公共考试才能上任。

借这股东风,查韦斯在2007年12月和2009年2月两次发动修宪公投后,废除了总统任期的限制,为自己的终身总统梦扫平障碍。此前,他曾四次获得国会授予委任立法权。在14年的执政期间,查韦斯享有这种至高大权的时间长达4年半。其间,不少备受争议的法律都是查韦斯利用这种权力颁布的,如《土地法》和《碳氢化合物法》。对于司法系统,查韦斯将最高法官的人数从20人增加到32人,还任命了9名亲信。至此,一个查氏威权体制完全被建立起来。

不过,一个1998年当选为总统的政坛“黑马”,如何能在一年时间就将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改头换面呢?这还需要追溯起查韦斯上台前的委内瑞拉政坛历史。

1958年1月,一场军事政变推翻了委内瑞拉前总统佩雷斯·希门尼斯(PérezJiménez)的独裁统治。当年10月,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基督教社会党和民主共和联盟等政党领导人签订了《菲霍角协议》。以此协议为基础制定了1961年宪法,规定委内瑞拉共和国永远是民主、代议制、责任制和轮换制的政府;总统由直选产生,任期五年,不得连任,并在任期届满后的十年内都不得重新当选总统。

这套民主制度在一开始就太过重视“民选总统”而忽视了权力的分散制衡。由于国会议员的个人作用不大,立法往往是政党力量博弈妥协的结果,因此也没能形成成熟民主国家那种明确的意识形态分野。前面提到的那种委任立法权,也是这一时期政府的一项创举,只不过查韦斯将其最大化地利用了而已。

1994年,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弗雷德里希·韦尔施曾研究过委内瑞拉国民对民主制度的信心。他发现,国民对建制机构普遍不信任,除了天主教会和军队受到的信任比例超过不信任比例,其他机构均被怀疑,其中国会、政府、工商业联合会和工会得到的信任比例不超过三成。不过国民对民主本身的信心比例却上升了,近6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坚定的或一般的民主主义者,只有12%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不是民主主义者。韦尔施据此认为委内瑞拉的民主制度会继续稳固下去。

查韦斯正是利用人们对“民主”这个模糊概念的信念,轻松摧毁了那些不受信任的民主建制机构。这个政治后生在他政变失败后发表的那番“暂时没实现目标”的投降宣言大概并不足以为他赢得称赞,但当他以这种形象、配合看似美好的概念,攻击那些早被人们怀疑和忽视的建制机构时,不难想象委内瑞拉传统的民主制大厦会在顷刻间轰然倒塌。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查韦斯十四年:委内瑞拉被装扮的“社会主义”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