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中日四项原则共识英文版本有玄机

军事 sean 3342℃ 0评论

16667418_973500

11月11日,来自日本外务省的几位官员在APEC会议期间特别设宴款待中国媒体记者,在解答疑问同时,宣扬未来日中关系的发展方向。午餐会上,这些外务省官员在中日关系问题上终于不再“苦笑”,神情轻松。早前的数度交流中,他们总会抱怨“工作难做”或者“没有工作可做”。

毫无疑问,是“习安会”为中日关系的改善打开了大门。“虽然还没有实质上的成果,但是一旦首脑接触了,接下来具体实施就好办多了。中国官方和民间也能够更容易和日本接触。”日本早稻田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天儿慧向《凤凰周刊》记者评价道。

“2013年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后,在野党经常会拿出外交问题批判安倍,靖国神社和河野谈话问题已经在国会被在野党提起多次。但是APEC结束后,国会类似的声音消失了。”日本某大报首相官邸记者饭田哲也(化名)说。

习安会让安倍在内政外交上都获得了极大的主动性,日本媒体称赞其在主权纷争的极端严峻情况下,通过“四项原则共识”,在不损害日本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让中日关系重新走上正轨,而且也迫使韩国主动谋求日韩关系的改善。

“外交的成功让安倍在国内威望达到顶峰,其长期执政的图景似乎更清晰可见了。”饭田说。

“中日四项原则共识”英文版本有出入

11日的午餐会上,日本外务省发言人佐藤地向《凤凰周刊》记者澄清:“本次中日四项原则共识并非正式的外交文书,只是两国首脑层面的政治性共识,不会提交日本国会审议。如果是外交文书,那么根据国际法的规定,双方都要严格履行,这次的原则共识并没有国际法上的约束力。”

对此,天儿慧表示,由于不是正式的外交文件,四项原则共识也有了很多值得玩味之处。“其中,日中双方表达的最大区别是围绕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的认识问题。中日在各自发布时都用到了‘认识’这一汉字词语。但这个词语用法上相当广泛,一般来说外交文件中不会使用这个词语。”

在汉语中,“认识”一词带有“承认”的语感,但是日语中的“认识”则是“了解”和“知道”之意。而在中日两国面向国际发布的英文版中,对于“认识”的翻译,日本方面用的“recognize”,有表示主观立场之意,中国方面则使用了“acknowledge”这一表示客观事实的单词。

作为对比,在《中美联合声明》中,美国对于“一个中国的主张”也表示“认识”,英文的原文用了“acknowledge”而非“recognize”。在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本方面就“一个中国”表示“十分理解和尊重”,用词比“认识”更进一步。即便如此,据说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并不满意,但是为了改善中日关系最终还是接受了。

天儿慧对此表示理解。他表示,在岛屿和靖国神社参拜问题上,中日两国都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因此在语言上使用了“魔法”,保全了双方的面子。“由于双方都知道这不是正式外交文件,所以才这样吧。一般而言,真正的外交文件中,即便是翻译也不会发生意思不一致的问题。”

在四点原则上,外媒大多将其总结为“agree to disagree”,“本质上目前还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其目的在于争取解决问题的时间。可以想见,中日在国内都会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解释”。天儿慧说。

根据饭田哲也了解到的情况,这次能够实现习安会,双方各自有所让步。“日本在岛屿问题上稍许让步,但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中国也有让步。”他也表示,虽然四项原则中没有提到靖国神社,但是能够实现这次首脑会谈,首相官邸倾注了全部的力量。“我想安倍很难再厚着脸皮参拜靖国神社,让自己的努力付诸东流。”

中日破冰,韩国“出乎意料”?

“本次我和习近平主席举行的首脑会谈,不仅仅是亚洲各国,也是世界各国的期待。”11月1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北京长富宫酒店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如此表示。

对此,至少有一个国家没这么“期待”。据韩国《中央日报》披露,11月7日中日宣布将在APEC期间举行首脑会谈,听到这一消息后,韩国外交部的某干部毫无隐藏的表示“太出乎意料”。

在历史问题上,中韩此前结成了“对日共同战线”。在日本方面看来,韩国对于日本希望改善日韩关系的提议不予理睬,要求日本必须先承认慰安妇问题。然而习近平向日本靠近了,美国方面也对此表示欢迎,韩国顿感被孤立了。

“早在日中首脑会谈的前一周,日本已经透露首脑会谈是既定事实,政界也有如此传闻。韩国方面竟然没有拟出备用的应对方案。”日本外务省某官员笑称:“这让我们开始怀疑韩国外交当局的情报能力。”

因此,朴槿惠成为韩国媒体“讨伐”的对象。左派媒体《京乡新闻》抛出:“(朴)政府到底能不能适应东亚局势的变化?”保守媒体《东亚日报》质问道:“韩国难道只能默默地看着美朝和中日关系打开突破口吗?”《朝鲜日报》的标题干脆是“没有姿态的韩国外交”。

随着中日首脑的接触,朴槿惠也焦急打出改善日韩关系的牌。10日晚宴时,她终于“放下身段”,跟安倍坐在一起交换意见,对接下来开启外务省之间的协商达成了一致。加上朴槿惠在APEC期间发表了中韩FTA谈判结束的利好消息,至此国内媒体的批判声音才变小。

有日本外务省官员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当初外务省曾有过提案,认为改善中日关系太难,应该先改善日韩关系。但最终(这个建议)还是被首相官邸否决了。从结果来看,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除了与中韩破冰,安倍此行在外交层面收获颇丰。11日,安倍在短短20分钟的答记者问中,大篇幅提到日俄关系。这是安倍上台两年来第10次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除了经济领域达成的合作成果外,安倍表示两国将在明年、即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谋求缔结《日俄和平条约》。

对于中韩达成的FTA协议,佐藤地表示“遗憾”,希望能尽快恢复成三边谈判。“不过日本希望实现一个更高标准的经济圈,我们也希望中韩两国能考虑加入TPP。”他特意拿出了这次TPP相关各国领导人的宣言文件,对记者念出倒数第二段,“对于其他愿意接受这一高标准的国家,我们承诺TPP的构架将允许其加盟。”

APEC会后,安倍赴缅甸出席东盟领导人会议,期间将谈到更多国际合作的议题。“等17日回到日本时,想必安倍肯定是一脸得意吧。”饭田说。

为所欲为的下一个四年?

11月10日,安倍晋三和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见面握手的照片,被日本各大媒体第一时间“置顶”报道。但不到一天,日媒的注意力迅速由外交转向内政。安倍在北京的记者会上承认,此行出访结束后,将决定是否提前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

对此日本舆论一片哗然。该决定的大背景是日本国会马上要决定明年是否要将消费税提高到10%,安倍认为有必要搁置这一法案,但是在党内外受到阻碍,那么将通过重新大选昭示民意。据《华尔街日报》11月14日报道,安倍的重要经济顾问本田悦朗表示,鉴于日本经济疲软,延后实施上调消费税的计划在所难免。而为了确保能够终结通缩,消费税上调时间需要延后18个月。

即便如此,批判安倍的声音持续不断。有观点质疑,此前在通过《保密法》和解释集体自卫权时为什么不重新大选?在增税问题上,无论最后是否决定增税,好好向国民交代都能得到理解,根本没有必要解散国会。还有声音认为,如果这样想的人在自民党内很多,那么是否表明他们对安倍经济学也失去了信心?

对此,饭田认为,真正的原因跟消费税没有关系,毕竟在10月底日银颁布金融宽松政策后,日本股市一直在涨,经济风向看好。因而这步棋更可能是安倍的策略。

据其解释,明年11月自民党将要举行总裁选举,目前看来,安倍连任几乎没有悬念。由于自民党总裁的任期为3年,安倍将于2018年11月卸任。如果今年12月提前大选,那么下次选举将是2018年12月,即安倍卸任之后。如此一来,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就不是安倍的事情,而是新一任自民党总裁的工作了。

“这也意味着,安倍能够在未来4年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饭田说。

文/林子敬 《凤凰周刊》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日四项原则共识英文版本有玄机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