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空海一体战”的下一步已就绪

军事 rock 2028℃ 1评论

111

[据美国《国家利益》网站2015年11月25日报道]《国家利益》网站采访了美国国防部“空海一体战办公室”(Air-Sea Battle Office,ASBO),了解了该办公室制定“介入并机动于全球公域的联合概念”(Joint Concept for Access and Maneuver in the Global Commons,JAM-GC)的情况。越来越多的国家追寻“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手段,给美国带来的挑战。美军清楚地了解到这一挑战,并正在发展军事装备、作战概念和最终策略来解决这一挑战,但以前为此准备的“空海一体战”(ASB)作战概念存在争议。去年秋季,美国国防部放弃了有争议的ASB名称,看上去似乎准备重新开始准备应对A2/AD的作战概念。然而,自从名字更改之后,我们很少获得有关JAM-GC将是何种面貌的信息。为此,《国家利益》编辑卡赞尼斯最近采访了ASBO——哦,是的,这个办公室仍然存在。

卡赞尼斯(卡):许多人都原本以为ASBO已经关门了,结果并非如此。我们能否从告诉读者们该办公室的新情况开始?它仍然存在吗?它已被并入了联合参谋部吗?它在今天的角色和使命是什么?

ASBO:目前多军种的ASBO仍然“照常营业”,全部四个军种都为它的运转和各项活动出力。在这个过渡时期,由美国空军、海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二把手签署的ASB“谅解备忘录”在制定联合的JAM-GC期间仍然有效。该备忘录定义了ASBO及管理体系的角色、职责、结构。各军种参与者也是在J-7理事会(译者注:隶属联合参谋部,主管联合部队发展工作)的指导之下继续发展和落实概念。ASBO正在支持和监督JAM-GC的起草和发展工作。一旦JAM-GC获得批准,ASBO将成为JAM-GC办公室,各军种将签署一份新的谅解备忘录。尽管JAM-GC办公室的职责细节有待定义,但你可以期待它们将与现在的ASBO类似。

卡:许多我们的读者已在询问JAM-GC的新情况。国防部是否会发布某种形式的概念文件,深入地详述JAM-GC?如果这样,什么时候会发布?

ASBO:就像所有被提议的联合概念一样,JAM-GC已在遵循正式的联合概念发展流程,这一流程在参联会主席的“发展并落实联合概念的指南”中有描述。该流程包括说明书制定、研究和撰写、概念评估、协调和批准及概念落实。目前JAM-GC正处在流程的靠后阶段,稳步迈向批准和概念落实,尽管概念批准时间仍未具体确定。批准流程将包含是否公开发布JAM-GC的决定。

卡:显然JAM-GC是对全球范围内各类A2/AD挑战的回应。那么是否有某个特定的疆域(陆、海、天、赛博、空)是你觉得美军部队必须付出最大努力来在竞争面前保持他们通常的主宰能力的?

ASBO:作为“联合作战介入概念”(Joint Operational Access Concept,JOAC)的一个支持概念,ASB对于解决“作战介入”问题的特别贡献是,它已聚焦于发展一体化的、可获得并维持全球公域中行动自由的部队。“行动自由”包括了获得并维持当地的空中优势、海上优势,以及太空、赛博安全和优势,并能够执行“跨域作战行动”和机动。重点并不是某个单独的疆域,但跨多个疆域执行作战行动的能力对于获得作战优势是必须的。与其考虑在某个想定中美军将在哪个特定疆域面临最严重挑战——也即“必须付出最大努力的”——不如考虑从全部5个疆域聚合能力来克服这个作战挑战。这将是由JAM-GC启发的思想。

卡: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国家正在发展可显著扩大A2/AD作用范围的武器平台。最近的一些报道显示某个国家可能拥有射程达到4000千米的反舰能力(东风-26反舰导弹导弹)。美军和JAM-GC将如何应对这些日益增长的、射程越来越远的武器挑战?

ASBO:无论是当前的ASB还是新的JAM-GC,都不是由任何一个特定的国家或地缘政治场景驱动的。这些概念是由A2/AD能力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驱动的。就象ASB一样,JAM-GC将具有全球适应性。ASBO以严格的威胁分析牵引自身的工作,这些分析考虑世界范围内新兴的A2/AD威胁。JAM-GC将寻求识别能力缺口,提供一体化的对抗A2/AD的解决方案,并牵引“条令、组织、训练、装备、领导力和教育、人员与设施”(DOTMLPF)的发展,形成一系列解决方案。

卡:国防预算的自动削减机制已怎样影响了ASB和现在JAM-GC的制定和演进?最近的预算处理将会提供怎样的帮助?

ASBO:JAM-GC将针对A2/AD威胁提供全谱的一体化能力,其中包括非装备和装备解决方案。该概念不会取代各军种独特的计划、需求和采办流程,也不会导向任何特定的投资活动。ASB和JAM-GC是寻求作为一个媒介、一个载体来牵引各军种的预算编制流程,通过它,四大军种能够合作提高预算编制的效率,从而可以优化整个作战能力。

卡:显然,现在有许多有关新型远程轰炸机LRS-B专项的讨论。LRS-B将对JAM-GC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怎样的帮助?

ASBO:未来美国武器系统的发展必须要考虑难以对付的A2/AD能力的出现和全球扩散。与其说是LRS-B帮助“JAM-GC的进一步发展”,可能更有益的是取考虑JAM-GC可能如何牵引LRS-B专项计划及其可能运用概念的发展。JAM-GC可启发有关多样的联合能力如何用于作战以解决A2/AD问题集的思考;对每个军种而言,根据法律授权去“组织、训练和装备”它们的部队以落实那些作战解决方案是责无旁贷的。

卡:在《国家利益》和其他出版物上已有许多关于潜艇未来的争论。许多人主张新的探测方法可能会使潜艇越来越成为“母船类型”,通过部署无人平台来攻击或监视目标。考虑到ASB认为美国的潜艇优势将可能长期保持,你将如何描述JAM-GC中潜艇的角色特征?

ASBO:就和任何可能卷入必须克服对手A2/AD环境的主要武器系统一样,JAM-GC寻求识别必须的能力缺口,提供一体化的对抗A2/AD能力,发展一系列DOTMLPF解决方案。此外,JAM-GC还可能提供战役框架,使得类似潜艇这样传统上只执行某些海上和水下任务的装备,可能通过与来自其他四个疆域的能力合作拓展其战役用途。这类利用来自其他疆域的能力来增强另一种军事装备的能力协同,正是JAM-GC的核心思想。对于潜艇这一特定案例,需要由美国海军决定它们的最优运用,但这些决策可由ASB并最终由JAM-GC作战概念启示和牵引。记者哈里?卡赞尼斯是《国家利益》的责编,也是国家利益中心的国防政策高级研究员,中国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非常驻),波托马克基金会国家安全事务研究员。他在之前曾担任《外交官》编辑。(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张洋)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空海一体战”的下一步已就绪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下一步就来了呀
    匿名2015-12-08 10:4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