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吉普轶事

军事 rock 2864℃ 0评论

144120874115627300_a580x330

早在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前,吉普车便已在世界各地的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当时,德国军队横扫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等南方诸国,继而侵入法国北部。自1940年5月10日起,纳粹军队迅速突进。短短16天,英法联军就差点被赶到了海里。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会通过了所谓“租借法案”,允许总统向盟国输送武器、粮食等战略物资及相关服务。在美国根据《租借法案》输送给同盟国的所有装备中,没有任何装备能像吉普车那样得到盟国狂热的追捧。

美国的所有盟国都想要吉普车,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吉普车可被用于多种用途,其广泛的用途体现在战斗前线的每一处。战地通讯员亨利·卡西迪(Henry Cassidy)曾经从苏联前线发回如下电文:“美国吉普成功战胜了俄国的泥地,形势尽在掌握。”

吉普车在战场上的作用是充满想象空间的。通常该车型的引擎盖可以被信仰宗教的军人当作祭坛,也可以被不信教的士兵当作牌桌。只要加上合适的装备,它就可以变成一座移动发电站,为航空探照灯、泛光灯、短波无线电基站、雷达设备乃至焊接设备提供电力。同时,吉普车也可以被用作战地通讯交换站、前线士兵的食物供应单位或者前线急救单位。

在战时的军人眼中,吉普车的性能几乎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水平。一名美军高官曾评价其“除了不能涉水或攀爬过于湿滑的山坡之外,几乎可以做任何事”。

当然,吉普车也有软肋。毫无用处的手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二战最出名的战地记者厄尼·派尔(Ernie Pyle)在报道中曾提到,无论士兵们坐在哪个位置,都不可能坐得很舒适,坐久了甚至还容易得痔疮,因此军医将这种疾病戏称为“吉普病”。

战时,“水陆两栖吉普”的概念也相当盛行。其中最著名的是GP-A水陆两栖多功能车,又名“1942 Seep Jeep”。

该车型由玛蒙-哈宁顿公司(Marmon-Herrington)和船舶制造企业斯帕克曼&斯蒂芬斯公司(Sparkman&Stephens)联合设计,其设计蓝本是福特的GPW车型。

两栖吉普的操控与普通吉普别无二致,只不过在变速杆后额外多出了两根手柄,其中一根负责控制螺旋桨,另一根则用来操纵舱底的气泵。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轴心国的彻底失败而告终,但吉普车在平民中的受欢迎程度并未随此消退。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一位名叫本·卡林的澳大利亚工程师自1950年起花了整整9年的时间,驾驶一辆经过改装的福特GPA水陆两栖吉普游遍了世界。

事实上,自1943年起,“吉普”(Jeep)便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牌出现在二战战场上,当时该品牌的持有者正是第一辆吉普车的制造者——威利斯奥弗兰汽车公司,后者在1941年7月凭借一份出色的设计方案赢得了美国军方的制造合约。

1940年,美国陆军总部向所有汽车制造商公开招标,要求设计一款轻量化、便于操作、耐用度高且性能灵活的军用车型。除威利斯奥弗兰之外,参与这场竞标的汽车公司中还包括福特和Bantam。三家公司分别被要求制造1500台车辆,供军方进行实地测试。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吉普轶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