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普京唯一的武器

经济 alvin 3223℃ 0评论

普京2_副本

除面对乌克兰的麻烦事之外,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 (Vladimir Putin)眼下还要与货币投机者打一场消耗战。投资者对俄经济缺乏信心,导致俄出现资本外逃,一些投资者正谋求控制所持卢布资产的损失,还有一些投资者 积极押注于卢布持续贬值。普京的战术选择有如下几种:战略撤退(即允许卢布贬值),加息,出售外汇,以及对资本外流实施管制。

前三种选择都已接近用尽。即便以悲观的眼光看待俄经济基本面,卢布迄今的贬值幅度似乎也已超过了合理的水平。俄罗斯央行上周将利 率提高到17%,如果进一步加息,俄很可能会把自己搞垮,因为进一步加息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成本。最后,普京在上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俄罗斯的外汇 储备依然充足,但不应被浪费在干预市场以支撑卢布汇率上。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资本管制了。这一招对俄会不会奏效?我们从世界各国利用资本管制来化解货币危机的经验中能学到什么?

对资本外流实施管制的经济学原理比较简单。资本管制为投资者将资金从国内经济转移至海外添加了成本,而当局不再需要以(比如说) 过度贬值本币的方式来支付这项成本。因此,资本管制为当局赢得了喘息之机,让其能够出台政策,重振国内经济、或至少控制损失。特别是,资本管制使得货币当 局能够降低利率,因为捍卫本币的重担在一定程度上由资本管制承担了。

但资本管制也为政策不作为或坏政策制造了空间。无论是二者中的哪一个,管制对资本外逃的暂时抑制作用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失效,因为投资者会学会如何绕 过管制。在俄罗斯尤其如此,当局以前展开的抑制资本外逃措施(比如在1998年金融危机后),就在很短时间内被天才的投资者规避。至关重要的是,当局应利 用管制措施带来的短暂喘息之机制定出可信的政策路线,让投资者愿意回到俄罗斯并留下来。

1998年马来西亚实施的资本管制,是一个常被援引的成功范例。那一年,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 (Mahathir Mohamad)的反市场言论和非正统经济观点让市场参与者感到警惕。马来西亚当局当时对离岸交易下了禁令,并禁止外商将持有的投资转回本国。与此同时, 当局要求海外持有的所有林吉特资产转回马来西亚国内。

这些举措是全面的,有效地抑制了针对林吉特的投机行为。但这些举措也是暂时性的。随着经济状况改善,当局逐步放松了管制,让马来 西亚得以在1999年重返国际债券市场。马来西亚当局和市场参与者都清楚,鉴于马来西亚对外国直接投资(FDI)和外国股权投资的高度依赖,拒绝融入国际 金融体系将让马来西亚付出重大代价。

还有证据显示,资本管制措施往往是无效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的一项研究考察了37个新兴经济体实施资本管制的效 果,研究发现,在更多的情况下,资本管制未能阻止资本净流出,因为当局没有同时实施可信的政策调整。此外,在某些例子中,资本管制变成了一项中长期的政 策,标志着政策体系出现转变,与之相伴的还有高通胀和长期资本外逃。2002年以来的阿根廷和2003年以来的委内瑞拉都是这样的例子。

那么,在从马来西亚的成功范例到委内瑞拉的失败范例之间,属于俄罗斯的位置在哪里?世界各国实施资本管制的例子给我们上的主要一课就是,资本管制有可能奏效,但必须配合实施可信的政策计划、以便从根本上解决导致信心危机的问题。

就俄罗斯而言,这样的计划必须包含两个方面,都与俄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有关。首先,拿出清晰的计划、以适应持续的低油价时代。其次,采取适当的行动,以便让西方大国能够解除自俄干涉乌克兰以来对俄实施的经济制裁。

应该注意的是,无论是否实施资本管制,上述两条显然都是值得欢迎的。

文章作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教授 奥利维耶•让尼耶•让尼 本文作者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客座资深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普京唯一的武器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