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美空军聘私营公司扮演红方空军

军事 rock 3566℃ 0评论

美国《空军》杂志2014年第6期刊登了沃尔特• J•博伊恩的文章:Enemies for Hire。文章主要介绍了美国空军在演习中聘请私营公司来扮演“红方空军”,从而提高空战训练效果。除了成本方面的考虑,更重要的是美国空军在真正的空战中遇到的不会是其本身所装备的飞机,所以要与不同种类的机型进行对抗训练。文章编译如下:

有时候,最好的“红方空军”来自私营企业。

自从1914年以来,战斗机飞行员一直在联系空战机动——空中格斗。大多数空军都拥有某种正式的空中格斗指导,很多战斗机飞行员我行我素——经常违法规则,有时会出现伤亡。然而,直到越南战争时期,系统化的空战机动(ACM)训练才得以建立,采用各种不同性能的飞机进行训练。

异机种空战战术的正式院校训练是在越南战争后建立的,而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私营企业才提供异机种空战训练(DACT)的商业服务。

逐渐地,这些公司提供了很多类型的异机种空战训练,其成本远远低于军方所能达到的水平。大多数训练并不涉及“红对蓝”空中格斗,尽管这种训练更吸引眼球。各军种存在很大的分别,而提供训练支持的公司也是如此,政府就可以从激烈的竞争中获益。

自从1914年爆发首次空战后,各国空军就对“其他人的”飞机非常好奇。这些早期空中对抗使得双方空军和工业界开始研究敌方的飞机性能和战术,并形成报告。当时的杂志,例如英国的《飞行杂志》印制了大量关于敌方飞机的精辟分析,包括三视图和对技术创新的详细描述。

双方都修复和试飞缴获的敌方飞机,并经常进行空战练习。例如德国王牌鲁道夫•F•O•温迪施获得了22次空战胜利,有的飞行员更多。在第6次空战胜利中,温迪施击落了奥斯卡•蒙泰罗•托雷斯上尉驾驶的法国斯帕德S.VII飞机。温迪施把这架斯帕德飞机修好并涂成红色,并用德国徽章取代了协约国的标志。之后他驾驶这架飞机参战,据说与他自己的德国“信天翁”D.V相比,他更喜欢这架飞机。

事实上,“信天翁”与斯帕德的性能相似,而几十年来敌对双方的战斗机情况也基本如此。主要大国之间的竞赛循环往复,一个国家被另一个国家超越——例如英国霍克公司“狂怒”战斗机曾是最好的飞机,后来被苏联波利卡尔波夫的伊-16超越。一些比较小的国家,例如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罗马尼亚也建设了自己的航空工业,并生产出有竞争力的飞机。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德国空军的梅塞施密特Bf-109和英国皇家空军的“喷火”成为了战斗机标杆,但是其他国家很快追赶上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测试对方的飞机达到了产业化的水平;德国空军的吉尔库斯•罗萨利乌斯基地专门使用缴获的盟国飞机,有时还被特种作战单位——第200轰炸机联队用于作战行动。从一开始,英国的第1426(敌方飞机)小队就在测试缴获的德国飞机。美国也在国内多个地点测试敌方飞机,4个盟国航空技术情报单位参与了对日本飞机的评估。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随着德国梅塞施密特Me262喷气战斗机的到来,双方战斗机性能才出现了较大的差距。专门的战术也很快得到了发展,但是这只是边战斗边摸索行的训练,而不是正式课程。如果Me262早出现一年的话,或许会让欧洲的空战情况出现暂时性的不同,但是Me262数量太少而且出现的太晚,没能造成重大影响。当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在苏联米格-15与美国F-86的交战中,异机种空战训练的必要似乎消失了。尽管两种飞机都有超过对方的优点,但两种喷气式飞机的性能旗鼓相当。

红男爵计划

直到越南战争时,对飞行员进行异机种空战训练才显得迫切,敌对双方的飞机性能出现了明显差别。美国高性能的战斗机(例如麦克唐纳F-4、共和F-105)对垒北越老式的米格-17、米格-19和米格-21战斗机。从纸面上看,双方没有可比性:只有米格-21的性能在某些方面可以与其美国对手形成竞争。

不幸的是,鉴于美国进攻任务的性质和飞机要遵守繁杂的交战规则,北越将其有限的空中力量与一体化地面防空系统结合起来,通过专门的战术给美国造成了不得不警惕的损失数量。在“滚雷”行动期间(从1965年3月2日至1968年10月31日),美国几乎损失了1000架飞机,大约每天损失一架。

美国海军率先做出了反应,弗兰克•W•奥尔特上尉提交的报告指出,较低的射杀率是因为空战机动训练的不足而造成的。1969年3月3日,美国海军在加利福尼亚州米拉马尔航空站建立了战斗机武器学校;后来演变成世界闻名的“Top Gun”计划。

最初,美国海军使用道格拉斯A-4“天鹰”和诺斯罗普T-38来分别模拟米格-17和米格-21的特性。它还使用了几架格鲁曼A-6“入侵者”和康维尔F-106。该计划很快获得了成功,1970年以后,美国海军的射杀-损失率升高到了13比1。从那以后,异机种空战训练也成为了美国海军的基本飞行训练。1996年,Top Gun被合并到了内华达州法伦海军航空站的海军打击和空战中心。每年4次课程,每次为9名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攻击战斗机机组成员进行九个半星期的培训。Top Gun还为海军打击和空战中心(NSAWC)提供其他支持,包括在为整个航空联队提供攻击训练的同时进行一系列讲座。

美国海军在全国多个航空站成立了假想敌中队。很多其他航空力量,包括美国陆军,阿根廷,英国,加拿大,希腊,以色列,法国,荷兰,巴基斯坦,俄罗斯和土耳其都拥有具有相似功能的专门单位。

美国空军花了更长的时间来应对这种情况,它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被称为“红男爵”)。对越南空战的分析揭示了美国空军机组成员面临着的三个主要问题:(1)直到敌人开火时,他们才看到敌人——糟糕的开战方式;(2)他们对敌人的飞行员、飞机和战术了解的不够;(3)他们认为空中优势是毫无疑问的,而且没有接受过与装备着性能不同的飞机的敌人进行作战的训练。

实际上,在越南的空战是边作战边训练。

640

2013年,在佛罗里达州上空,从一架MB-339飞机座舱中看到的两架德尔肯国际公司的飞机(一架A-4K和一架MB-339)正在执行空对地训练任务。

当时的其他研究还有一个重要发现,当一位飞行员或武器系统军官执行完10次作战任务后,他在随后战斗中活下来的概率急剧上升。

美国空军决定建立一个高强度的战斗演习项目,后来被称为“红旗”演习,由当时还是少校的理查德•“穆迪”•苏特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发起。第一次“红旗”演习在1975年11月进行;1976年3月1日,第4440战术战斗机训练大队(即“红旗”)形成战斗力。

“红旗”成为真正的空战大学。很快,4支“侵略者”中队成立了:第64和第65中队在美国,第26战术战斗机训练侵略者中队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第527战术战斗机训练中队在英国奥尔康伯里皇家空军基地。诺斯罗普F-5E被选为最初的侵略者飞机。

训练的深度和广度迅速发展,现在第57联队负责各个方面的空战训练。第414战斗训练中队每年参加多次“红旗”演习,使用洛克希德•马丁F-16和波音F-15战斗机来模拟米格-29“支点”和苏-30“侧卫”。侵略者飞机所采用的涂装和标志模拟的是对手飞机的外国用户,并模仿它们的战术、武器和电子性能。

4个变化影响了异机种空战训练领域,并为富于冒险精神的企业家创造了机会。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空军聘私营公司扮演红方空军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