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经济有多危险?

经济 sean 7687℃ 0评论

W020110114697313281978

各位朋友,我说话有一个惯例,几十年来都是如此的,我可以不说,但我不能够说我自己不相信的话,是士可杀不可辱。

我几十年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后来就是我不想讲,因为中国这几年的经济非常不好,我是对中国最乐观的人,我跟进了35年,以前的30年我都很乐观,最近的5、6年我转到悲观了,到现在经济政策非常不明朗,听不到有些什么是我自己能够认同的政策,那个路向非常不清楚,所以这就是属于我可以不说的话我就不说了,因为没什么意思了。假如说给你们听,然后突然间自己持有悲观的看法,我要从另外一个悲观的看法,带到中国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中国现在目前的情况我不讲。

另外一个悲观的看法就是从国际上来看,我认为情况也不好,中国不好,国际又不好。这个大萧条的概念,在经济学上从来就没有比较可靠的定义,我认为大萧条并不是说经济垮了下去就是大萧条。1968年香港的地价跌到零,没问题呀,隔几年就上去了。香港1975年恒生指数从1700点,两个月之后跌到120点,没问题,你说它是泡沫也好,怎么说都没问题。中国在90年代,房地产的价格跌了四分之三,也没问题。但大萧条怎么说呢?显然不是因为经济垮了就是大萧条,我个人认为大萧条的定义,就是经济衰落以后不需要很多的衰落下去,有箫条,但不需要大萧条,但是要经过很长的时间都不能够再翻身,因为这个长的时间的小箫条就变成大萧条。所以我常认为这个长时间的问题,翻不了身的问题,美国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人人都说会翻身,证据是翻不了身。美国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才脱身的,

另外一个是经济箫条了以后不能再翻身的例子,就是日本。日本在80年代后期,1987年、1988年左右经济衰落下去,楼价下跌,经济下去了,二十六七年后的今天也没翻过身,这才算是大萧条,这种状况才叫做大萧条。

为什么会这么麻烦呢?在日本的例子我们常常都听到,二十多年来每年听到几次,日本经济开始好转了,好转、好转,每年涨两三次,年年都说,可是没好转到。你看看现在安倍,安倍说经济好转了,没有好转。

说起来大概是6年前出现美国的经济大萧条,同样的问题,整天就说“好转了”,又说失业率怎么好了,基本上是根本没有好转。这个是麻烦很大的,为什么有的东西衰落下去会再上升,为什么有的东西又上不去呢?你看看失业率大幅的改善,但是伯南克他说得很清楚,这不是好现象,只不过是有些人放弃了不去找工作了。你看看股票上升,现在股票制度改了,现在股票的制度变成国际化了。很明显的证据,美国令人家很失望的证据,就是经过这个量化宽松,花出很多钱,利息低的不得了,这个量化宽松搞了这么久,其实伯南克是很有本事的人,你不能说他不懂,结果怎么样呢?你说失业率怎么进步了。三个星期以前,有个数据出现是恐怖性的,哪一个恐怖性的数字?美国的债券,美国的十年债券,它的息跌到2厘以下。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市场看到前景是没有希望的。问题就是他们已经放出去这么多钱,而市场的预期十年以内不会有通胀,这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也就是说大家都看到是没有前途了。美国算他们看错,我自己也看错,我对北京的朋友们说过,我说不要买那么多美国债券,我怎么会继续买债券呢,这样子乱把钱丢出去,应该有通胀的,一通胀的时候利息就上升了,那么美国的债券一定会跌的很厉害。那就算是我错的一塌糊涂,前三个星期美国债券去到最新高,这个问题怎么看呢。也就是说不是说我错,不是我一个人错,只是我抢先认错,货币是很难理解的。

我一位很熟的朋友弗里德曼,他对货币的认识是很权威的,假如你说他不厉害,那就不是良心话了,这个人真的是很厉害的,我跟他是很熟的朋友,他对全世界货币数据都很清楚,思想敏捷,是统计学的天才,经济学的根底又好,而且非常用心、非常客观。你们想想看,他从1982年对通胀的推测,一直错到他2006年去世的时候,你说难不难、你说难不难?那你说我错一下有什么关系呢!(热烈掌声)

今天早上有一位同学打电话给我,他说伯南克他到底厉不厉害?他能挽救几年前的美国金融风暴?我说伯南克最厉害的那一点,就是他决定了不再做美联储的主席了,这一点是最厉害的,最本事的。我知道假如他继续做下去一定倒霉的,一定倒霉的。弗里德曼对这么多届美联储的主席他都批评的,只是对格林斯潘没有批评,他只是称赞,在我面前称赞他,格林斯潘曾经是一个非常红的人,他拿过无数的名誉头衔,他不仅是美国经济的控制大师,他是全世界经济的第一把手,结果怎么样?结果怎么样呢?结果声名狼藉收场,这是一位学者,他对中国是好的,对中国是善意的,现在对中国有善意的外国人不是那么多了。所以我对格林斯潘很有好感,他这样子收场,他就把利率调上调下,结果就是调错了节奏。

货币,是用来协助贸易的,不是用来协助调控经济的。货币是不应该用来调控经济的,把它用来调控经济的话,很容易闯祸的。我们不是批评周小川先生,我觉得他做得不好,因为不是因为他不好,而是不管什么人坐那个位置都是麻烦的,你叫我去做我怎么会做得比他好呢。你要用这个货币制度,中国搞这些利息自由浮动,为什么搞成这个样子?你现在去借钱8厘借不到,那有什么投资可以由8厘的回报呢?这个货币根本不能用,货币只是用来协助贸易,没人叫你用来协助调控经济的,现在变成货币调控经济。美国要用,他不用不行,因为他用货币激励了他们的经济制度。中国,我写的很清楚怎么样把人民币用一揽子的物价指数,就不要用货币来调控经济,这样子才能把利率跟投资回报率看齐,现在乱七八糟,我写了很多次很清楚,我写了十几年的。你要放弃用货币政策来调控,因为世界上没有人成功过,可以十年八年很好的,但是一下子就坏了。其他国家没有这个选择,美国货币政策刺激他们经济结构。

现在在这个世界,面对这个可能真的有个大萧条的情况发生,我不是说有,我是说“可能真的会有”。你想它六七年都完全没起色,总是有人说好了好了,日本讲了二十多年,为什么搞的这样子呢,你们听我讲清楚。他们这些所谓大萧条,我认为很长时间的箫条才叫大萧条,原因就是因为信贷膨胀的很大,然后收缩,而得到的结果。人类历史只有几个这种经验的,这个问题从1929年开始。信贷膨胀并不等于货币膨胀,就是说信贷膨胀可以是没有通胀,就是你借我也借大家都借,借到信贷很高,一下垮了。无端端的财富跌了,你看不到怎么样才能把它调上去,收入的预期又没有办法调上去,就变的无端端跌下来的时候,然后它就前途茫茫了。大家都是采取防守政策,这种经验不是那么多的,信贷膨胀引起的收缩,1929年美国出现过。八十年代后期日本出现过,美国2008年也出现了,这种是很难有的现象。而它麻烦就是经济衰落下去很难再起得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经济有多危险?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