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美日澳印四国协作的战略走向

军事 sean 2985℃ 0评论

美日澳印四国协作的战略走向

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理论指出,当某个强国兴起时,其周围的一些国家要么选择追随,要么选择联盟抗衡。美国的“再平衡”战略,就充分利用了一些亚太国家面对中国崛起的这种心态。其中,除了日本、澳大利亚这两个传统盟国以外,美国还一直积极拉拢“金砖四国”之一——印度,并试图通过渲染来自中国的军事威胁,建立起美日澳印四国的战略协作关系。从目前来看,美国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四国间的关系也发展很快。但由于各自安全利益诉求的不同,这个被认为具有许多共同利益基础的共同体,并非每个都是要把枪口对准中国的“准联盟”。

美国航母编队

“小北约”还是“准联盟”?

进入21世纪后,亚太地区的战略格局开始发生重要变化。中国的崛起以及周边相关国家对此的认知和应对,成为地区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的重要动力。遏制、平衡、接触、联盟……不少国家的对外政策都在不断调整,一个重要核心就是试图抵消新兴大国崛起给国际秩序带来的新变化。其中,在美国和日本的大力推行下,建立一个由美日澳印构成的联盟,在这些战略互动中最为引人注目。

四国战略协同的倡议由来已久。早在2002年,印度学者马达哈夫·纳拉帕特就提出了“亚洲版北约”的设想。这位地缘战略系的教授认为,要将亚洲地区部分国家“拼凑”成北约那样的军事同盟,共同维护地区安全,重点就是要对抗和围堵中国。这一设想由长期坚持奉行“不结盟”政策且与美国谨慎保持距离的印度人提出,十分特殊,这样的战略构想也为四国合作启迪了思路。

四国战略协作的最积极提倡者和实践者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06年,安倍在竞选自民党总裁时高调宣扬所谓“价值观外交”,鼓吹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进行安全合作,提出“从战略出发召开日美澳印首脑或外长会议,为使普世价值观与亚洲其他国家共享而合作”,他还自己的著作中明确提到了日美澳印战略合作构想。安倍上台后,他本人及其政府高官到处宣传“价值观外交”、“自由与繁荣之弧”、“大亚洲伙伴关系”等概念。这些花里胡哨的政策宣传,其核心就是鼓吹和兜售美日澳印四国战略合作,因而也被称为“亚洲版小北约”。不过,这些提法很多时候被看做是安倍政府的外交噱头,特别是美国对此没有投入足够的战略关注。直至2012年安倍重新执政,恰逢美国也正推行以“再平衡”战略为重点的“重返亚洲”策略,安倍痴心不改的四国战略协作构想面临绝佳机遇。他以首相名义发表名为《亚洲的“民主安全菱形”》文章,所提出“民主安全菱形”由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夏威夷组成,能够凭此应对中国的威胁,确保从印度洋地区到西太平洋的海洋安全。2013年再任首相后,安倍在其施政纲领中提出了“外交三原则”,即“战略外交,价值观外交和积极主动的外交”,这三个原则都与他之前极力推动的四国战略合作一脉相承,安倍也毫不讳言要以紧密的日美同盟为基轴,深化与澳大利亚、印度、东盟等国家的合作。

在四国战略协作关系的形成过程中,美国是重要的幕后推手,态度十分关键。美国的设想是,整合地区重要国家力量,形成适应中国“力量增强并向外辐射”这种新态势的战略布局,印度、日本都是同中国有着历史纠葛和现实领土领海争端的国家,更容易通过意识形态、安全利益等因素来拉拢。特别是印度的加入,是对美国传统同盟体系的重要补充。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07年,日美澳印四国举行了部长级初步会谈,之后还举行了四国联合军演,由此四国战略协作进入实质性阶段。自2008年开始,由于全球性经济危机爆发,加上印、澳两国的对华政策处于调整和修正期,四国合作曾在一段时间内又趋于平淡。之后,在美国“再平衡”战略、安倍修宪扩军等因素影响下,四国战略协作关系迅速升温,并在内部形成了四国联动、双边深化、三边拓展为特点的安全合作关系,四个国家彼此间也都建立起了较高层次的战略伙伴关系,特别是日澳之间的安全合作一改以往“温吞水”的状态,持续向更深层次发展。可以说,四国关系虽然没有形成正式的军事同盟体系,但四国战略协作已经基本塑造出一个“战略利益共同体”,在个别领域甚至发挥着“准联盟”的功能。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日澳印四国协作的战略走向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