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前伊协副主席:信奉瓦哈比是一种消极反抗

文化 rock 6454℃ 0评论

阿布杜热依木·伊明阿吉谈到,他认为新疆信奉瓦哈比派思想的人,并不是真的虔诚信仰者,而是为了让政府难堪的一种消极抵抗。他倡导用宗教常识抵御宗教极端思想,并希望重塑伊斯兰教开创之初的价值观——多元化、重视教育和开放市场。因为在今天新疆的维吾尔社会,这些价值观正在悲剧性地远去。

“有的年轻人也许不完全能够理解我的话,觉得一个宗教人士不谈宗教教义反而谈起了政治民生,其实在任何时候,宗教都不仅仅只是宗教,它和一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密不可分。…伊斯兰教发展到现在,不能将自己隔绝于主流文明之外。活在当下,而精神回到中世纪,这没有任何意义。”

宗教极端思想不只出现在中国,世界各国都有。虽然有极端思想的人总体上不多,但能量较大,用来煽动信教群众,更容易被接受。就因为这些人,伊斯兰教的名声也被败坏掉了。新闻一出来,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还有恐怖主义,所以新疆人尤其是汉族同志,看到周围的人都穿起像阿拉伯人一样的黑袍,会感到很害怕,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0

2014年8月2日,一位包裹严实的维吾尔维族妇女在打电话

其实这种装扮跟《古兰经》有关。《古兰经》里说,女人在公共场合要遮住羞体,要跟男人有所区别,这样大家知道你是一个妇女,公众场合要尊重你,不用像男人一样挤来挤去。但只是遮住羞体,并不是要把全身还有脸都包起来。
这虽然是《古兰经》里的规定,但只有在比较保守的伊斯兰国家,妇女才会黑袍蒙面。沙特是国家规定,其他诸如约旦、伊拉克、阿富汗、伊朗也有,但都是文化层次较低、农村或者比较保守的妇女才会穿戴。在伊拉克工作的时候,我几乎没看到过城市妇女这样穿戴。

新疆,尤其是南疆现在受这个影响很大,这就是瓦哈比派思想。瓦哈比在伊斯兰四大教法学派中最为保守,虽然瓦哈比派与极端主义不能划等号,但瓦哈比思想极易滋生极端思想。为什么呢?其中一点,就是他们主张以《古兰经》和《圣训》作为衡量、判断一切是非的标准,《古兰经》里有什么就执行什么,《圣训》里头写什么就执行什么,其他一律不能解释。“除了安拉,连穆罕默德也不能崇拜,虽然他是先知,但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在麦地那瓦哈比运动兴起的时候,一些瓦哈比信徒曾将穆罕默德的坟墓夷为平地,还抢走了坟上的艺术品。

因为过于保守,瓦哈比思想在阿拉伯半岛的传播过程,并不顺利。最初在很多部落都遭到抵制,一直到沙特部落。沙特家族的酋长觉得,这是个很强大的思想武器,有利于阿拉伯半岛的统一大业,就接纳并扶持其为国家教派。沙特当初选择瓦哈比,纯粹是出于意识形态考虑。

二战后,阿拉伯半岛一些殖民地国家相继独立,不单埃及、叙利亚这些共和制国家,甚至阿富汗这样的伊斯兰国家都已经相当世俗化。当时,以埃及总统纳赛尔为首的一些民族主义者认为,阿拉伯国家应该重新统一,联合起来抵抗西方资本主义。不过,这引起了沙特王室的恐慌。原因是当时沙特的一个小王子跑到埃及投靠了纳赛尔,声称要推翻沙特王室的统治,建立世俗化国家。以沙特国王费萨尔为首的这些伊斯兰国家的统治者,为了捍卫自己的统治地位,就主张先实现统一伊斯兰教,然后再实现阿拉伯的统一。这样一来,瓦哈比又重新成为这些伊斯兰国家控制意识形态的一种武器。

上世纪80年代,到麦加朝觐的一批新疆年轻人最先接触到瓦哈比教派,之后便开始在新疆维吾尔社会大举传播。他们主张一切从简,只崇拜真主,不喝酒、不抽烟、不唱歌、不舞蹈,也不穿华丽的衣服。他们还向信众灌输,只有瓦哈比思想才是正宗,其他都不正宗。因为这些人有一定知识,熟悉现代传播方式,懂得收买人心,在信众中颇有号召力。

这传播一开始便遭到传统伊斯兰教派的抵制,因为这令阿訇经济利益受损。比如,原来请阿訇要付钱,葬礼办仪式还得给阿訇红包,但现在这些人宣称,为减轻穆斯林的负担,一切费用全免,老百姓就很支持。比如,人去世40天后,按照伊斯兰传统要办乃孜然仪式纪念亡人,现在这些人连这个也反对,标新立异,使传统伊斯兰教习俗遭遇冲击。

瓦哈比是适合沙特的一种意识形态,包括捍卫沙特王室利益不受侵犯。即便世界伊斯兰联盟也不主张其他国家学习它的做法。现在沙特虽然主张走宗教道路,但也反对极端思想。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塔利班执政时,沙特也深受极端与恐怖主义威胁。前几年在利雅得,本地人生活水平、贫富差距大、失业率高,尤其是年轻人失业多,产生排外思想,还有人攻击外国人住所,死了好多人。各个国家都有一批这样的人,他们从经济发展中没有得到好处, 就到处闹事。沙特也一样,也有贫富分化,都是一些没有得到好处的人。

现在中亚很多国家都有这个问题,新疆有,内地也有,像甘肃、宁夏和云南,但是内地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对抗,也不搞恐怖暴力。我感觉新疆信奉瓦哈比思想的人,也不是真的虔诚,而是为了让政府难堪的一种消极抵抗,因为他们对官员有很多失望的地方。如果让他们像沙特人一样,把老祖宗的坟墓都平了,还要砍掉偷盗人的手足,他们也未必会同意。

口述/阿布杜热依木·伊明阿吉

采访整理/《凤凰周刊》记者 张弛

(全文详见2014年第26期 总第520期《凤凰周刊》封面故事《一位阿吉先生的宗教观》)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前伊协副主席:信奉瓦哈比是一种消极反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