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拥有强大海军已不再是成为一流国家的充要条件

军事 rock 2868℃ 0评论

U10553P27T1D775472F3DT20140422101529今天已经与马汉那个时代相隔很远了,拥有强大海军已不再是成为一流国家的充要条件,相反,只有一流国家才有资本维持一支强大海军。对当下中国而言,最应注意的是对马汉海权理论的正确解读。

记者:德皇威廉二世把无畏舰当作与英国争夺海权的关键,企图以巨舰大炮来挑战英国的海权,最终导致了英德战列舰竞赛,您如何评价英德的造舰竞赛呢?

崔轶亮:虽然身体有残疾,得承认威廉二世是个有进取心的真男儿,可是他选择错了道路。英德间的造舰竞赛起因是威廉二世对海洋的过度痴迷,导致这种痴迷的一个重要原因马汉的影响,小威廉把海权看作了德国进一步发展,成为一流大国的必要工具。但却没有看到德国本不是一个海洋国家,实际上也缺乏海外利益。

约略与小威廉同期的美国总体西奥多罗斯福同样深受马汉理论的影响,其对海军的重视程度也很高,美德两国受到相同的指引,展开类似的努力,却获得截然不同的结局。这值得我们深思。

德国的海上扩军计划并没有帮助德国取得对英战略优势,其倾注大量心血的主力舰也未发挥相称的作用,因此不得不说德国在发展主力舰上出现了决策失误。

小威廉作为最高权力者,显然要为自己的战略判断失误负责——如果他有战略思考能力的话。

记者:现在的中国海外贸易的依赖度达到空前高度,中国不可能再忽略海洋发展。您认为时代发展到今天,海权思想有没有变化?一战的海权经验教训对我国有什么样的启迪?

崔轶亮:海权的内涵没有变化,海军只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这一点也没有变化。现在的中国恐怕很少再有人忽视海洋,海洋对中国最大的价值是通道——想想海上贸易线和能源线对今天中国的巨大价值,这个价值不仅是重大的,而且是不可替代的。

相比之下,海洋在安全方面的价值相对降低了,这一点也应该注意,历史上中国遭受了多次来自海上的入侵,入侵之所以能成功主要原因是中国海防的极度空虚,但今天中国各类岸基力量已经有能力进行近海拒止作战,即便美国要在中国近海进行介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此海上安全形式比起清末要好得多了。

有了这个判断,就应该更加注意考虑如何运用海军保护远离陆地的重大利益,如果做不到充分保护也至少应有一定的应急手段,构建这种能力时应特别注意借力,注意与别国,尤其那些既有秩序维持者的合作。

中国是个海陆复合性国家,虽然有辉煌的航海历史和成就,但仍应看到历史上,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力量来自陆地。应该注意到陆权和海权同为达到战略目标的手段,在这一点上两者没有高下、先进落后之分。绝对应避免手段凌驾于目标之上,这一点是尤其应从小威廉的失败中汲取的教训需要建设何种程度的海军应取决于持何种海洋战略,而海洋战略应服从于总的国家战略。

今天已经与马汉那个时代相隔很远了,拥有强大海军已不再是成为一流国家的充要条件,相反,只有一流国家才有资本维持一支强大海军。

对当下中国而言,最应注意的是对马汉海权理论的正确解读。

对中国而言,眼下最急迫的恐怕是近海大量存在的争端,海上争端的确需要应对,但应注意在今天这个时代,解决争端的手段有很多,单独使用一种很难收到最优结果,要想获得持久的解决必须使用组合拳,海上军事斗争在组合拳里应占据什么样的地位是值得仔细研究的,有些情境未必一个打字可以包治百病,当然如果对手逼迫使用武力,我们必须得有过硬的还击能力。
本文系凤凰网军事对话《现代舰船》总编崔轶亮文字实录。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拥有强大海军已不再是成为一流国家的充要条件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