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基于战略的战力规划”与韩军战力结构改编方案

军事 sean 231℃ 0评论

韩军

【导读】本文节选自韩国国防研究院《国防政策研究》杂志第34卷第2号2018年夏季刊,原题为《“基于战略的战力规划”与韩军战力结构改编方案》。“基于战略的规划”是基于军事战略和作战战术的战力规划。通过这种规划,能够使军队在朝着上层的政治目标和军事目标迈进的过程中,向能打胜仗聚集用力,并且在威胁具体明确的情形下做出有效应对。作者强调,韩军的战力建设需围绕“拒止战略”、“麻痹战略”、“机动战略”进行规划,这样才能准确识别韩军需求的战力,重塑新的战力结构,明确军队建设的科学路径,从而为军队发展提供强大支撑。

韩国军队的战力结构应围绕前文提到的“拒止战略”、“麻痹战略”、“机动战略”展开研究和改编。“拒止战略”的目的是破坏和摧毁敌核导弹,“麻痹战略”的目的是瘫痪和捣毁敌指挥部的战争指挥体系,“机动战略”的目的是达成决定性胜利。因此,韩军的战力建设需围绕这几个方面进行规划。需要强调的是在实施这些战略的过程中,被称为基础战力的、与“战场认知”相关的ISR能力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下面,先对ISR战力进行具体分析。

战场认知:基于航空航天的ISR战力

负责战场认知的ISR战力是成功实施“拒止战略”、“麻痹战略”、“机动战略”的基础战力,由卫星、有人机、无人机等构成。要想有效应对朝鲜的核导威胁,必须具备覆盖朝鲜全境的监视侦察能力。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韩军ISR战力明显落后,只有“阿里郎”多用途实用卫星、“金刚”RC-800G侦察机、RF-16侦察机、P-3海上巡逻机等手段。其中,“金刚”侦察机因技术落后、装备陈旧、关键零部件断货等原因,需要持续进行性能改进。这样,不但维护保障费用高,作战性能也不能充分满足作战需要。

为此,韩军计划截止到2019年为止引进4架“全球鹰”高空无人侦察机(HUAV),并依据《2018-2022年国防中期计划》,引进侦察卫星影像情报系统和多源融合信息系统。军方还打算推进军事侦察卫星项目—“425项目”,预计到2023年为止将有4颗合成孔径雷达(SAR)卫星和1颗电子光学(EO)红外线(IR)卫星形成战斗力。平时,有人机/无人机进行的航空侦察都是在韩国上空进行的,所以很难对朝鲜全境实施有效监控。可以讲,在众多的ISR手段中,最为核心的战力还是军事侦察卫星体系。今后,韩军除了要拥有24小时密切跟踪监视朝鲜核导动向的预警卫星,还需大力发展小型卫星编队。只有这样,具备相当水平的韩军ISR战力才可能在未来战场上发挥重要作用。

从这一层面来看,韩军有必要启动相关研究,制订航空航天力量长期发展规划。韩军应在军事航空航天发展战略的指引下,逐步具备基于太空监视的“太空认知能力”、保护太空己方资源和手段的“太空攻击与太空防御能力”、监视韩半岛及其周边地区并对军事作战提供有效支援的“陆海空支援能力”及发射/管理卫星的“太空运送能力”。

建设针对朝鲜核导弹的“拒止战力”: 杀伤链与导弹防御

针对朝鲜核导威胁的拒止战力,是韩军必须具备的基础战力。战时,如果不能有效消除朝鲜的核威胁,韩军将无法实施追求胜利的“麻痹战略”和“机动战略”。也就是说,拒止能力是随后进行报复或获取胜利的前提条件和必要条件。韩军的拒止战力指“韩国型三轴体系”,即杀伤链(Kill Chain)、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KAMD)和大规模惩罚报复(KMPR)。其中,大规模惩罚报复(KMPR)的作战手段实际上专指报复战力,因此本文主要围绕杀伤链和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展开研究。

首先,严格地说“杀伤链”与其说是新型战力,不如说是用于精确打击敌核心目标的战力,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麻痹战力”,只不过杀伤链更侧重于先发制人打击。杀伤链由负责对朝鲜弹道导弹作战区域(BMOA)进行攻击的远程精确打击手段构成,具体有陆军“玄武-2”导弹、开发中的“玄武-4”导弹;海军KDX-Ⅲ级“宙斯盾”舰上搭载的舰对地导弹、KSS-Ⅲ级“张保皋”潜艇上搭载的潜对地导弹;空军“金牛座”(TAURUS)导弹等空对地导弹。

这种杀伤链虽说在打击固定目标时作用显著,但是面对移动目标却有着明显的局限性。为了能够主动压制朝鲜的核导威胁,应先派出F-35战斗机秘密渗透并发起第一波次打击。除了进行精确打击外,F-35战斗机还可以与高空无人侦察机一道收集朝鲜移动式发射架活动情报。未来引进部署的各种无人机,则可以作为实时侦察监视手段和打击手段来使用。

“拒止战力”的核心是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当杀伤链重拳下漏网的朝鲜导弹飞向韩国时,必须进行有效拦截才可能确保韩军指挥控制系统和陆海空军战力的生存性。目前,韩军部署了“爱国者”导弹。此外,还计划引进拦截高度40千米的中程地对空导弹(M-SAM)和拦截高度70千米的远程地对空导弹(L-SAM)。另据《国防中期计划》透露,韩军将改进“爱国者”导弹性能,并增加弹道导弹预警雷达-Ⅱ的数量。问题是这种反导系统打造的并非是多层重叠的反导网,只能进行末段中低空防御,且只对部分核心设施提供防护,无法形成区域导弹防御网。为此,韩军还需引进拦截高度150千米的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并在海军KDX-Ⅲ级“宙斯盾”驱逐舰上搭载拦截高度320-400千米的SM-6导弹或拦截高度150-500千米的SM-3导弹。这样,韩军导弹防御系统才会渐趋完善,进而形成多层导弹防御系统。

应对朝鲜核导威胁的手段并非仅局限于杀伤链和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韩国军队“拒止战略”的核心是确保生存性,为此需有效防范电磁脉冲弹攻击,以维持指挥通信系统正常运行。此外,还要加强港湾、跑道等重要目标的防护建设,建立完善的抢修抢建力量,积极做好反导准备,不断增强抗毁伤和修复重组能力。

建设针对朝鲜战争体系的“麻痹战力”:并行战略攻击

一旦战争爆发,韩军将集中火力对朝鲜战争指挥部、威胁首尔安全的朝鲜导弹部队/远程火炮部队及前沿部队进行猛烈打击,以瓦解/摧毁朝鲜的战争意志和战斗意志。需要强调的是火力部队需着眼于战略层面,将作战重点放在瘫痪和麻痹朝鲜战争体制上。战略攻击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对敌指挥部、国家通信网、电力设施等进行打击;第二阶段对平壤防御司令部、储油设施、防空系统、飞机场、飞机、铁路、桥梁等进行打击。

韩军的战略攻击手段有陆军导弹司令部的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海军的巡航导弹及空军的巡航导弹。位于朝鲜地区的主要目标是固定式的,因此导弹在精确打击这些目标方面占据明显优势。不过,比导弹更能发挥作用的是具备隐身性能的有人/无人战斗机。在海湾战争中,美军F-117隐身战斗机避开伊军雷达监视,突破密集的防空火力,渗透至敌纵深地带,并使用精确制导武器攻击了多个重要目标。美军对伊拉克进行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很大程度上破坏了伊拉克的供电设施、通信系统及运输体系,伊指挥体系也遭受重创。

2018年3月25日,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发表评论指出,韩军40架F-35A隐身战斗机的采购、对远程空对地导弹——“金牛座”(TAURUS)导弹的追加引进、新战争概念的确立等,是公然的挑衅行动,与南北和解与团结氛围背道而驰,是万分危险的举动。《劳动新闻》还强调,韩军为实现其疯狂的战争计划,正在大幅增强军事力量。从中也不难看出,朝军对以“麻痹战略”为中心的韩军新战争概念深感忧虑。

问题的关键是韩军是否拥有可实施“麻痹战略”的足够的精确制导武器。为了瘫痪敌战争体制,需在战争初期阶段同时对敌核心目标进行敌全境、全纵深并行攻击。如果给敌人留有余地,分次分批进行战略攻击,就意味着敌人将有时间进行反击,那么很难期待麻痹作战会产生好的效果。韩军对朝鲜指挥部进行的并行攻击,不但要破坏敌指挥部建筑物、指挥通信设施,摧毁敌战略通信网,还要切断敌重要的供电设施。只有这样,敌方才无法进行有效应对,并陷入“战略瘫痪(strategic paralysis)”状态。在此基础上,韩军还需对瘫痪麻痹的敌人持续进行战略攻击,地面部队也要相应做好战斗准备。为了确保韩军“麻痹战略”的有效执行,需准确评估战略攻击的目标数量、攻击强度及打击这些目标所需的手段,并基于此发展充分的、具有相当规模的打击力量。

此外,韩军还需具体考虑是否有必要引进战略轰炸机。当然,在当前阶段,韩军完全可以基于韩美同盟运用美军的资源。不过,从长远来看,考虑到朝鲜威胁及周边国的威胁,研发具有隐身性能的中型战略轰炸机是非常必要的。韩军若能够装备战略轰炸机,不但可以减轻战斗机负担,瞬间提升战斗机对海空军作战的支援能力,还可以大幅提高“麻痹战略”的成功率,从而使空军真正发挥改变规则的(game changer)作用。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基于战略的战力规划”与韩军战力结构改编方案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