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哈马斯、真主党、“基地”组织到底啥关系?

军事 rock 14424℃ 0评论

xinsrc_352120420161025082374

试析哈马斯、真主党、“基地”组织的异同及其关系

哈马斯、真主党、“基地”组织三者在意识形态和理念上有一些共同点:均以伊斯兰教为根本指导原则,以建立伊斯兰政权为最终目标,强烈反对西方和以色列,推崇圣战、推崇武装斗争,反对中东和平进程等。但三者在现阶段目标、战略重心、对圣战的理解和武力的使用、成员、活动、对外关系、教派基础等方面有显著不同。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哈马斯与真主党、“基地”组织有直接的关系。哈马斯深受真主党的影响,但实际上是要远离“基地”组织。从近期发展态势来看,这3个组织依然会比较活跃。哈马斯与真主党依然会继续相互支持,但发展实质性密切关系的可能性不大,哈马斯不大可能和“基地”组织发展直接关系。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斯兰潮在中东地区再次蔓延,形形色色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不断涌现。当前,“伊斯兰国”势力迅速崛起,又一次吸引了国际社会的目光。在中东地区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中,哈马斯、真主党和“基地”组织有对本国和地区政治有重要影响。比较和研究哈马斯、真主党、“基地”组织三者的异同及其关系,有助于辨析这些伊斯兰激进组织,也可为深入研究中东其他伊斯兰激进组织提供借鉴。

哈马斯、真主党、“基地”组织的异同

从哈马斯、真主党和“基地”组织的发展历史看,哈马斯建立于1987年被占领土起义之后,2006年1月赢得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并执政,2007年6月以来独控加沙地带。真主党建立于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之后,其发展经历了激进暴力(1982~1992年)和议会政党(1992年以来)两个阶段。“基地”组织由本·拉登和巴勒斯坦人阿卜杜拉·阿姆扎(Abdullah Azzam)1988年8月创建于阿富汗,现有多个分支。以色列和西方国家把这3个组织均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名单,还认为他们之间有密切联系。事实上,三者在以下方面存在着异同点:

(一)意识形态与理念

1.以伊斯兰教为根本指导原则,以建立伊斯兰政权为最终目标,但三者在现阶段目标不同。

《哈马斯宪章》第一条指出:“伊斯兰教是本运动的思想体系。它从伊斯兰教中获取思想、根本准则及生活、宇宙和人类的世界观。它根据伊斯兰教判断自己的行动,受伊斯兰教激励而改正自己的错误。”哈马斯的座右铭更是体现了伊斯兰教在该组织中的地位:“安拉是目标,使者是领导,《古兰经》是宪法,圣战是道路,为安拉而死是最崇高的愿望。”哈马斯的最终目标是在历史的巴勒斯坦建立一个实施沙里亚法的伊斯兰国。真主党同样以伊斯兰教为指导,认为当今一切问题的全部答案都在《古兰经》之中。乌里玛领导穆斯林社会是真主党的理论基础。该党认为“乌里玛是领导社会走向伊斯兰化的最佳人选”,常用《哈底斯》中“乌里玛是先知继承人”这句话来说明乌里玛的关键作用。其最低目标是:在第一阶段,结束以色列对黎巴嫩土地的占领,迫使以色列释放所有黎巴嫩囚犯;在第二阶段,结束以色列对所有阿拉伯土地的占领,收复耶路撒冷,迫使以色列释放所有被关押的阿拉伯人。最高目标与霍梅尼确立的伊斯兰革命目标完全一致。第一阶段在黎巴嫩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第二阶段在所有伊斯兰国家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统治,第三阶段用伊斯兰教改造世界,让全人类皈依伊斯兰教。同样,“基地”组织也是高举伊斯兰旗帜,以建立伊斯兰教法政权为目标。

虽然三者均以建立伊斯兰政权为最终目标,但三者现阶段的目标却不尽相同。哈马斯现阶段的主要目标是结束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聚焦巴勒斯坦社会的伊斯兰化;而“基地”组织认为,首先要打击支持世俗政权的美国等西方国家,而非直接打击本国政权。美国学者施里发·祖赫尔(Sherifa Zuhur)分析道:“不像‘基地’组织,哈马斯寻求伊斯兰社会的目的是从属于其民族主义或政治议程,其领导人与以建立伊斯兰国为目的的领导人的差别是培育伊斯兰社会,因为他们想代表巴勒斯坦人的目标。”但哈马斯也声称尊重巴勒斯坦人民自己决定其统治制度的民主意愿。真主党则聚焦于黎巴嫩,首要任务是结束以色列对黎巴嫩南部的占领。1989年后,真主党的目标有所变化,主张在黎巴嫩建立一个多元政体,以期实现该党精神领袖穆罕默德·侯赛因·法德拉拉(Muhammad Hussayin Fadlellah)倡导的“黎巴嫩化”。法德拉拉指出:“黎巴嫩是东西方世界的窗口,建立伊斯兰共和国是不实际的,采取的任何行为都应与黎巴嫩特殊国情相结合,不应采取黎巴嫩人不欣赏的行为。” 2009年11月,真主党宣布放弃建立伊朗式伊斯兰政权,突出该党的黎巴嫩和阿拉伯属性,强调该党将逐步转变为“防卫力量”和建设国家的支柱。

2.强烈反对西方和以色列,但战略重心不同。

“基地”组织自不待言,以反对西方,特别是反对美国著称。当然,由于美国和以色列的盟友关系,“基地”组织也反对以色列。哈马斯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存在是非法的,一直拒绝承认它。哈马斯称以色列的建立是“东西方强权者为了犹太复国主义的目的在整个伊斯兰地区建立桥头堡的一个阴谋”,以色列“是正在蔓延、威胁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癌症”,“是先知的暗杀者、吸血鬼、战争贩子”。真主党则将世界分为压迫者和受压迫者两类,认为西方国家和以色列是压迫者。该党认为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存在是不合法的,称美国的中东政策就是以色列的政策。真主党总书记赛义德·哈桑·纳斯鲁拉(Sayyed Hassan Nasrullah)甚至称,“以色列对包括黎巴嫩在内的整个地区的人民构成危险,消灭以色列符合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利益”。

虽然三者均反对西方、反对以色列,但三者的战略重心不同。反对以色列是哈马斯战略的主要部分,该组织与以色列势不两立,屡屡发生武装冲突。哈马斯视美国政府为敌人,但不把美国人民当作敌人,希望与美国友好交往。哈马斯也希望和欧洲国家发展关系。真主党的主要斗争对象也是以色列,双方数度兵戎相见,但其主要出发点是解放黎巴嫩南部领土。“基地”组织的主要斗争目标是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腐朽政权”,美、欧等西方国家一直是其首要袭击目标。它虽然也支持巴勒斯坦事业,反对以色列,但这不是其战略目标的主要成分,清除以色列只是其击败“犹太—美国十字军阴谋”战略的一部分。尽管言辞激烈,“基地”组织并未与以色列发生武装冲突。所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以色列对这些组织的态度也有差异。如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政府虽然不承认哈马斯及其政府,但一些离职官员曾私下与哈马斯接触,美国前总统卡特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至于“基地”组织,则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严厉打击的对象。以色列对哈马斯、真主党一直予以严厉打击,屡屡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而对“基地”组织保持高度戒备。

3.推崇圣战和武装斗争,但对圣战的理解和武力的使用不同。

哈马斯视圣战为巴勒斯坦唯一解放之路,是男女穆斯林的义务,连哈马斯生产的贴纸上的口号也推崇武装斗争:“耶路撒冷对穆斯林的召唤是战斗。用石头和血,我们将解放登宵之地。”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了一系列武装行动,尤以自杀性袭击行动引人注目。真主党认为圣战是《古兰经》所要求的行为,是信仰者为履行宗教义务而采取的所有活动,是“对付剥削者而采取的基本防卫措施”。法德拉拉甚至认为恐怖主义是合法的,称“如果有人用石块击我,我绝不可能送其一支玫瑰。”纳斯鲁拉也认为,反抗敌人的手段与方式可以多种多样,但在以色列占领伊斯兰土地和美国袒护以色列的情况下,暴力反抗具有首要和不可替代的意义。他称即使圣战壮举是以卵击石,也要毅然决然地与敌人同归于尽。真主党也发动了针对以色列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基地”组织自不待言,打着圣战的旗号,在美国和中东地区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哈马斯、真主党、“基地”组织到底啥关系?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