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为什么要研究美军?

军事 sean 7286℃ 0评论

154918ba2ES7CZ8W

2014年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下午就世界军事发展新趋势和推进我军军事创新进行第十七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我们要登高望远、见微知著,看到世界军事领域发展变化走向,看到世界新军事革命重大影响,形成科学的认识和判断,与时俱进大力推进军事创新,有针对性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

提到把握世界军事发展新趋势,形成科学的认识和判断,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美军。为什么要研究美军?研究美军的价值何在?就成了一个不言而喻的问题。但笔者并未找到一篇明确的文章或观点来阐述这个道理,便想结合自身学习和工作经历谈几点想法。

多年前,笔者在军校作硕士毕业论文的时候,曾遭遇过强烈的困扰,在选择研究军内问题还是美军问题时,各方意见不一,但在最终的开题报告会上,导师提出,加强针对对手的研究,这明确符合高级领导机关对研究工作的要求。笔者首次在公开场合听到了对美研究的价值笃定。

后来在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的平台上,研究人员的主要研究对象就是外军,各类研究成果得到广泛认同更加说明了对外军研究,尤其是美军研究的价值。

笔者认为,美军研究的价值具体有以下几点。

一、提供高质量开源军事情报

情报的重要性对于高级领导机关来说不言而喻,但对于一般性的研究工作者来说却并非有一个清晰认知,特别是一般性的军事研究者在利用公开信息进行研究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是在利用开源情报进行情报研究。

对于开源情报的重要性,曾有国内学者梳理了美国拥有近60年历史的情报界顶级刊物《情报研究》,得出其中一条结论是:“情报资料来源,从传统战时谍报秘密手段,有转向为开源情报的搜集整理的趋势。在现代化媒体日益丰富以及国际社会的不断公开化的今天,采用更大的人力物力去获取秘密而轻视开源情报(OSINT),将不利于情报组织的发展。通过报刊、书籍、文献网络等公开渠道获得情报信息,进行情报分析研究被视为快速有效方式。”

美国和日本都是公认的情报大国,对华开源军事情报研究都是其情报工作的重点。

美国方面。美国首任位国家情报局总监内格罗蓬特曾说,要将“中国列为美国未来最大的关注目标”,因为“我们的后代子孙将会活在一个中国扮演非常重要角色的世界中”。内格罗蓬特还称:“总体来讲,美国对华情报工作的目标,就是评估中国在世界逐渐增强的影响力,以及因此对美国造成的冲击。”

美国公开的涉及对华军事研究的机构和研究成果不少,许多成果都是公开的,很显然都是基于开源军事情报。例如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数年来每年都发布中国军事现代化和军力发展报告(2014年的报告名为《中国军事现代化和军力发展:中国和外界的视角》)。

美国2049研究所2014年发布了研究报告《中国增长的侦察打击能力:对美日联军的影响》,2013年发布了《解放军陆军无人机项目的组织能力和作战能力》等4项重要研究报告,2012年发布了《应对中国网络战:对美国利益的机遇和挑战》等3项重要研究报告。仅仅2013年,笔者梳理过的其他涉及对华军事研究成果的机构还有外交关系委员会、布鲁金斯研究所、波托马克政策研究所、第二道防线、美国传统基金会、美国安全项目、美国东西方研究所、美国东西方中心、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会、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美国加图研究所、美国列克星顿研究所、美国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美国企业研究所、美国世界政治研究所、美国鹦鹉螺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卡耐基和平基金会、国家亚洲研究局、美国中国海事研究所等近20家,研究范围既包括对解放军军事现代化和军力发展的整体评估,又分重点地涉及到解放军军事战略、军事领导层、军费预算、国防工业、军事演习、网络战、航母和反航母能力、核武器与弹道导弹、侦察打击能力、反太空能力、无人机、政工作战(三战)等以及重点武器装备的分析,几乎囊括了解放军的所有军队建设的重要领域。

日本方面。日本不仅拥有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群,民间也有较大规模的商社情报网。据东方网2010年4月22日消息:据《日本经济新闻》18日报道,日本防卫省将关于中国的军事情报定位为日本安全保障最重要的情报,为此专门设置由6人组成的专家小组,并要以此为核心在2到3年的时间内将其扩充为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的机构,该机构主要研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思想、增强军备的目的、军队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等。这无疑是对中国进行军事情报研究公开化的第一步。

总参谋部前陆军中校,清华大学教授吴大辉曾在一次访谈中明确表示,“日本是名副其实的情报大国,尤其是对华情报,已经伸向了中国政治、科技、安全、文化,方方面面的领域,而且日本收集情报属于全民情报,即所有人参与这种军事安全情报收集的全民化,军事安全情报收集的商业化,可以说动用各种手段。日本人的情报意识来源于国民教育,每个人只要认为哪些东西会对日本构成威胁,他所接触和捕捉到的一切信息都会向有关部门进行反馈。”

因此,我们经常看到西方人士和日本在中国境内进行非法测绘的新闻,也就不奇怪了。

从日本的例子看,除了国家情报机构、一般的商人、学者到平民从上到下都赋予了重要的情报职能。反观,我国一般性的、不隶属情报机构的军事研究工作者可能既缺乏情报意识,也没有相关的情报工作机制指导,就更不可能从情报角度评价对美研究工作的重要性了。

当前,知远所进行的开源情报研究涉及领域几乎覆盖了军事力量情报和军事科技情报中的各个分支、各个层次,并将在下一步成立信息分析中心和情报事业群,进行更加有针对性的开源情报工作,可以说将成为开源情报工作的一个重要力量。

二、学习和借鉴美军

毋庸讳言,学习先进军队是一种世界性的常态。从近代来看,清末新军和北洋军阀建军都学习了当时的军事强国。国民党军队在不同时期学习过日军、德军和苏俄军队。共产党军队有很长一段时期都学习苏联红军。自20世纪90年代,解放军提出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等一系列建军思想以来,在很多实际层面都学习了美军。而当前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军队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学习了德军。近年,俄罗斯的新军事变革也曾一度参考美军模式。

(一)学习和借鉴什么?

自冷战后,美军不断实施转型或改革,提出并在多次局部战争中实践网络中心战等新兴作战概念以来,引起世界许多国家关注、追赶和仿效。

美军值得关注和借鉴的地方很多,比较重要的大体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一是美军强大的核心问题。这方面包括美军战略规划问题,及其框架下的联合战略评估问题、联合参谋和作战体制构建等问题,以及以博伊德“观察——调整——决策——行动”为代表的军事思想。

二是新兴作战概念和军事变革动作。这方面有网络中心战、太空战、空地一体战、空海一体战、海基能力、网络空间战、信息作战等作战概念;军队职业化、模块化部队等军队建设理念;联合战略规划系统、兵棋推演等方法,战略传播、非致命性武器等新兴手段。

三是对我军面临的紧迫性问题有强烈的现实指导作用的方面。例如军队职业化改革、信息化建设、战略评估、兵棋推演、作战模拟等。最直接的还有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地区的反叛乱活动的经验教训,以及美国在国内反恐工作取得的成效,包括美国军官对第四代战争的反思对我国新疆地区反恐工作有着很大的借鉴价值。

这三个方面相互交叉,构成了从学习和借鉴角度实施美军研究的整体内容框架。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为什么要研究美军?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