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美国空军交付首个“网络母舰”

军事 sean 191℃ 0评论

内容简介

近日,美国空军向网络司令部移交了下一代网络作战平台——“统一平台”增量1,支持防御性网络作战任务。此次交付意义重大,标志着美国网络司令部开始具备独立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网络基础设施。

项目背景及前期发展

美军的各军种使用的是各自独立的网络系统,许多系统未能互连互通。而网络司令部自成立以来,一直与国家安全局位于同一地点,共享人员和基础设施。为了给所有网络任务部队提供一个单一的平台,2018年6月,美国国防部征集各军种对于开发新一代网络作战平台——“统一平台”的输入信息。规划的“统一平台”包括进攻性和防御性工具,可实现指挥控制、态势感知和任务规划能力,国防部的网络作战人员能够在该平台上规划并发起进攻性和防御性网络行动。美军认为,“统一平台”是执行网络作战必需的平台,能够在多域作战中提供压倒性优势,对于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美军希望能够借助“统一平台”实现网络空间力量投送。

“统一平台”概念图

“统一平台”概念图

2018年9月,美国空军决定采用《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04条“快速采办”规定来完成“统一平台”的采办。第804条规定采用简化采办流程的新方法,旨在不到5年的时间内实现作战能力的部署。

2018年10月,美国空军作为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执行代理,授予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一份价值5400万美元的合同,由该公司作为“统一平台”项目的高级武器系统协调员,整合不同的网络空间平台,为“统一平台”项目提供持续的开发、集成、部署和维护。

2019年2月22日,美国空军授予5家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埃森哲公司、曼特克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一份名为“统一平台内的网络企业服务”合同,将通过提供指挥控制、规划、生成、执行、评估、报告和可视化等领域的服务来增强多个网络平台。

2019年3月18日,美国空军发布2020财年预算文件,文件指出“统一平台”为网络任务部队提供了一个联合网络作战基础设施,支持从战役级到战术级的全频谱网络作战,满足了国防部、空军和网络任务部队需要一个互连和互操作的网络基础设施来统一进行网络行动规划和执行的需求。预算文件表示,美国空军将在“统一平台”的“AF”原型和“USCYBERCOM”原型项目中投入总计1000万美元。预算文件还指出了项目其他组成部分可能被授予合同的时间表:

统一平台项目时间表

长期规划

美国网络司令部对网络作战的长期愿景是:网络作战人员在“统一平台”上发动网络作战任务,接着任务转入联合网络指挥控制(JCC2)系统。JCC2能够增强联合指挥官对网络部队和任务的态势感知和战斗管理能力。

空军2020财年预算文件指出,JCC2为执行网络空间行动的所有层级提供综合的网络指挥控制解决方案,以支持和加快网络任务部队和作战司令部之间的规划与合作。JCC2将整合网络指挥控制与联合、联盟和机构间指挥控制,进而加强多域作战能力,减少规划时间,提高决策质量,加快决策速度,缩短杀伤链。美国空军计划在2020财年为JCC2投入1160万美元的研发资金。

编译:李晓文 来源:防务快讯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空军交付首个“网络母舰”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