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不能低估越南加入“印太同盟”的可能性

军事 alvin 3474℃ 0评论

越南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角色

随着南海地区的局势日趋复杂,美国进一步加强了对南海地区的战略关注。2018年3月4日,美国“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抵达越南岘港,这是自越南战争结束43年以来美国航母首次访问越南,实现了两国军事交流史上的“破冰之旅”。那么,美军急于造访越南,而越南又极力促成美军重返越南,其背后的动机到底究竟是什么呢?

美航母访越

越南在南海地区的利益博弈

越南是目前占有南海岛礁最多的国家,由于从中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故越南对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倡议一直采取抵制的态度。因此,越南急于促成美军重返越南的主要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众所周知,越南的财政收入主要来源于石油开采。由于近两年来越南原油产量及价格下滑,越南高层已经意识到本国的石油储量开始枯竭,故寻找新的石油勘探点就变得更为迫切,而解决当前石油危机的不二选择正是开发其中部外海的“蓝鲸”油气区。根据勘探数据,该油气区天然气储存量高达1500亿立方米,预计可开采30至40年。一旦该油气田被开发,越南预计可获得近20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但是该油气区位于我国九段线范围以内,勘探计划在过去曾一度暂停,直至2017年1月13日,美越两国签署了2份关于“蓝鲸”油气区的框架协议。

根据协议规定,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 (Exxon Mobil Corporation) 将于2019年为越南兴建一个海上钻井平台和铺设相关输油管道。越南之所以同意与美国联合开发“蓝鲸”天然气田,其目的显然是想借助美国的影响力,增加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较量的筹码。

南海地区是“印太”战略的核心

传统意义上的“印太”主要是指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它如今之所以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它将印度洋和太平洋等地区包含在内,拓展了过去“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战略版图与概念范畴。作为一个统一、单一的战略空间,“印太”地区覆盖了全球2/3的能源和1/3的货物运输通道,是中、美、印三国以及周边国家的利益交汇点和实施战略竞争的重要区域。更确切地说,“印太”概念代表着一个正在兴起的安全战略体系,对亚洲经济的发展乃至全球经济具有重要的意义。

显而易见,南海地区就是“印太”战略的核心,它连接着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海上要冲。对中国而言,南海地区不仅是重要的安全缓冲区,而且是重要的商业贸易通道。而越南东面和南面都面临南海,有着一条贯穿全国南北3260公里长的海岸线,恰好位于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位置。

越南的“印太”战略倾向与地缘战略优势

1. 越南是“印太”战略的支点

美国派遣航母访问越南,笔者认为,表面上看似与越南合作进行油田的开发项目,但实质上完全可以解读为建立美、日、印、澳四国主导的“印太”战略核心的前奏。从某种意义上说,“印太”战略实现的关键,取决于越南参与“印太”战略的态度与否。简而言之,如果越南也加入到这场豪赌中,“印太”战略就有了一个关键的核心战略支撑点。反之,美、日、印、澳四国联盟框架就会显得过于松散,因而难以成为地区国家“制衡威胁”的工具。因此,越南的“印太”战略倾向至关重要。

2. 越南的“印太”战略倾向

从越南与美国近年的关系来看,其立场是倾向“印太”战略实施的。从对越开发援助 (ODA) 方面来看,美日两国的态度尤为积极。日本为越南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丰厚的资金支持,可谓是不惜血本。据越南官方报导,在过去的20年间,日本与越南实际签订的援助金高达736亿美元。越南的“投桃报李”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在多个场合宣称允许日本军舰停靠金兰湾,其二是积极参与美日等国的经济与军事合作。越南甚至公开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扩大后的常任理事国之一。

然而,越南不可能回避中国是其最重要的邻国这一事实,尽管日本长期为越南提供大量的官方发展援助。越南最高级别的外交关系“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其中之一就是中国。单单从中越两国难以割舍的双边经贸关系来看,越南深知与中国“撕破脸皮”绝对是弊大于利。总之,越南人的心理是矛盾和复杂的,只能通过“引狼入室”这一手段来避免与中国针锋相对,以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在当今的国际格局下,越南的命运很大程度上仍不能完全自主决定。

3. 越南的地缘战略优势及区域平衡战略

从地缘战略上来看,金兰湾是越南手中的王牌,号称“亚洲第一军港”,一直是越南在大国外交上“游刃有余”的法宝。在历史上曾先后被法、日、美、苏等国作为大型军港使用,是越南目前唯一可停靠航空母舰的深水良港,具有不可估量的战略价值。

早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越南就曾极力拉拢美国重返金兰湾,为其增加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较量的筹码。美军一旦进驻金兰湾,一方面将意味着美国能够从南海的东西两个方向对中国形成战略威慑,彻底扼杀中国寻求向印度洋海域进行战略突围的设想;另一方面将意味着美军在南海的行动再无任何限制。其最终结果必然是美国将实现对中国的战略围堵,导致中国在南海博弈中陷入更加被动和复杂的不利局面。

尽管美越之间军事合作的目的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美越两国一直无法在金兰湾使用权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对中国势力崛起深感不安的越南,也试图拉近与俄罗斯的关系。苏联解体后,越俄两国仍在防务合作上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有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越南已占据俄罗斯武器出口市场的重要份额。2015年,俄罗斯曾派出两架轰炸机飞临美军在太平洋的军事基地关岛,进行“挑衅性”的飞行。据美国官员称,围绕关岛飞行的俄罗斯轰炸机正是由金兰湾起飞的俄罗斯加油机加油。美国随后不久对越南下达“金兰湾禁令”,明确要求越南禁止俄罗斯使用金兰湾实行加油作业,这反映出越南在中俄、美日间地缘政治竞争中巨大的弹性和回旋空间。

4. 越南与美俄的战略合作

笔者认为,如果必须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选择一位可靠的战略合作伙伴,越南只能选择美国。对越南来说,俄罗斯可提供的仅仅是武器,而美国不仅可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更重要的是,美国可提高越南在南海问题的话语权,这是俄罗斯力所不能及的。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力的日趋强大,越南已经逐步感觉到仅仅依靠俄罗斯杯水车薪的军事援助是不可能有效、充分地保障和维护其所谓的“南海权益”。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表示加强俄罗斯在亚洲地区政治和军事存在的意愿,但是其战略重心目前仍集中在欧洲,再加上近年俄罗斯经济的大幅衰退,其在亚洲事务的话语权正在不断减弱。

所以,从短期战略上来看,越南并不会放弃俄罗斯,从最近越南军方宣布将俄罗斯视为其军事技术合作的“优先合作伙伴”的举动即可窥见一斑;但从长期战略上来看,投靠美国显然更符合越南的战略利益。早在“印太”战略正式被美国提出之前,美越两国战略关系就不断升温。美越两国在2011年签署了《防务合作备忘录》;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6年5月23日宣布全面解除美国对越南实行了近四十年的武器禁运措施;2018年1月22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东南亚,推动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加入美主导的“印太”战略。越南并没有否认加入“印太”战略的可能性,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越南在南海区域平衡战略上急需美国。而此次美军航母访问越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作一张越南开始倒向美国的投名状。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不能低估越南加入“印太同盟”的可能性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