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不必过度担忧普京的危险,俄罗斯拿不出多少东西

文化 alvin 2161℃ 0评论

普京熊

如何正视普京的危险?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的俄罗斯有多危险?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被解雇的几小时前还在思索这个问题。这位前美国国务卿当时告诉记者:“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核心人物变得更加好斗。这让我非常、非常担忧……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这背后的目标是什么。”

俄罗斯的真正意图是什么?这个问题正变得愈发迫切,因为普京——不出所料地——刚被宣布为此次总统大选的胜利者,他将再执掌克里姆林宫六年。通常来说,一位进入第四个任期的总统已为人们所熟知。但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变得更加冒进和爱挑衅。

俄罗斯在英国街头动用致命神经毒剂是一个危险的新开端。美国政府最近指责俄罗斯研究对美国关键基础设施发动潜在攻击的机会。在最近一次讲话中,普京夸耀新一代俄罗斯核武器“无敌”,可以摧毁美国,并用视频演示来佐证他的威胁。他在克里米亚——2014年俄罗斯从乌克兰手中夺取了这片领土——举办了一场狂热爱国主义集会结束了自己的连任造势。

不过,普京虽然胆大妄为,却并非丧失理性。过往作为表明他是可以被震慑住的。就在三年前,西方普遍担心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将进一步侵占乌克兰领土。当时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似乎已在为此铺垫,称历史上乌克兰大部分地区都是俄罗斯领土。一些分析人士担心普京的坦克将一路开进乌克兰首都基辅。

尽管俄罗斯仍在乌克兰东部支持暴力活动,但没有进一步侵占其国土。最合理的解释是,美国和欧盟制裁俄罗斯的力度之大超出了意料,并且西方扬言要加强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把克里姆林宫给吓住了。

最近有大量报道称,可能有数十名俄罗斯人在美国支持的对叙利亚空袭中遇害。但俄罗斯政府没有作出强烈反应,反而拒绝讨论这起所谓的事故。可见俄罗斯并不想仓促展开某些对抗。

当普京认为西方不太注意时,他似乎愿意冒着巨大风险。但当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遇到明显阻力时,他就退缩了。

因此对于俄罗斯和西方来说,真正的危险不是普京寻求与西方发生直接冲突,而是他可能错误估计形势,制造了他无法控制的对抗。普京的海内外粉丝真心相信他是一位出色的战略家,他兼并了克里米亚、干预叙利亚并插手了美国大选,还不付任何代价。

但如果冷眼查看其过往记录就能发现,这位俄罗斯领导人的干预经常适得其反。乌克兰冲突导致俄罗斯支持的分裂分子在2014年击落民航客机MH17航班,造成298人死亡,使俄罗斯遭受到更加严厉的制裁。莫斯科对美国大选的干预可能让投票结果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利,这对普京来说是一大非凡成就。但随后引起的强烈反弹导致了米勒(Mueller)调查,这进而可能又导致对俄罗斯的进一步制裁。

2012年,当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将俄罗斯称为美国最大的威胁时,他遭到了普遍嘲笑。但是美国全新一代意见领袖是在对俄罗斯的深切怀疑和憎恶这种此前已逐渐消失在历史中的情绪里成长起来的。

与此同时,俄罗斯方面在叙利亚战争中的伤亡人数似乎在不断攀升,而普京早日结束这场冲突的承诺仍未兑现。

克里姆林宫就算只是稍微违反国际规则也可能引起强烈抵制。俄罗斯在国家层面上支持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计划被揭露,导致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冬奥会(Winter Olympic Games)。而前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和他女儿在英国遭谋杀的事件则意外引发了西方的团结景象——眼下正值英国、欧盟和美国之间裂缝不断加大之时。

在所有这些失策的累积作用下,俄罗斯的贫穷和孤立都远远超出了其应有程度。它的经济遭到连番制裁,2008年之前的快速增长成了消逝的回忆。即将在夏季举办的足球世界杯(World Cup)至多像2014年索契冬奥会那样略微重振俄罗斯形象。

尽管如此,普京在西方仍有不少拥趸,极左和极右都有。在欧洲,这些边缘党派正在扩大势力,且可能寻求推动对普京更友好的政策。但俄罗斯经济的衰弱意味着,即便是对普京民族主义硬汉风格心存赞赏的政客,也终究不太可能与欧盟或西方联盟决裂。一个擅长暗杀和核威胁的俄罗斯政府并没有多少东西可提供给其外国崇拜者。

文/吉迪恩•拉赫曼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不必过度担忧普京的危险,俄罗斯拿不出多少东西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