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阎学通:特朗普把国家当公司治理,注定成功不了

文化 alvin 6588℃ 0评论

特朗普政府的整体政策难以取得成功

由于临时支出法案未能在美国参议院获得足够的支持票数,美国联邦政府于2018年1月20日零时起宣告“关门”。而这一天,刚巧赶上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一周年。

一年前,在就职典礼上,特朗普郑重且高调地强调要将“让美国再度强大起来”作为自己的施政目标。如今,一年下来,对于特朗普极具个性的执政让他距离这个目标是更近还是更远?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给出了他的答案:2017年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战略信誉不断下降,这种情况有可能持续到他执政结束。

川普国情咨文

用治理公司的方法来治理国家 注定成功不了

中国新闻周刊:最近在美国销售火爆的《怒与火》一书中,对特朗普的精神状况是否合适担任总统职务提出质疑。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回击也很有意思,说他不仅是天才,而且精神稳定。就特朗普上任这一年来的表现,能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用“天才”和“稳定”来概括吗?

阎学通:自特朗普赢得大选起,美国媒体就不断有关于他精神与常人不同的报道。与以往根据特朗普的行为和公开讲话进行的分析不同,这本书以他身边人的评价为基础,于是人们会深信这些负面评价是符合客观实际的。

这本书之所以让特朗普非常恼火,不仅是对他的人身攻击,更主要是作者所引用的对他的负面评价来自于他身边的人,班农是其中典型代表。此外,作者被允许在白宫进行采访,这意味着特朗普曾期望这本书是一本正面肯定他的传记,而结果却与他的期望完全相反。

根据特朗普一年来的政策行为,对他的政治个性可做两个判断:其一,他是求大而不求稳。他敢于采取极端的政策以获取重大的政绩。他成功就会被认为是有“天才”,他失败就会被认为是“蠢才”。

其二,他不信任职能部门和专业人员,直接动员大众并亲自制定政策。由于在领导与大众之间,决策与执行之间没有了缓冲,任何政策调整都必然带来突然的社会动荡。

因此在他执政期间,美国政府的政策很可能呈现为缺乏一致性、摇摆不定。这种前后不一的政策行为必然会削弱其政策的信誉,从而“不确定性”将成为人们对他风格的基本判断。2017年美国战略信誉不断下降,这种情况有可能持续到他执政结束。

我没有进行人身攻击的意思。能不能成功是一回事,聪明和愚蠢是另外一回事。聪明的人也可能失败,愚蠢的人也可能成功。但就特朗普政府的整体政策而言,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新闻周刊:美国人对特朗普有一个特别矛盾的心态,就是他们希望美国能有一个突破性的改变,但又担心特朗普让美国的未来更加不确定了。现在来看,特朗普更有可能让美国朝哪一个方向走?

阎学通:特朗普的政策的确与我们以往所熟悉的美国内外政策不同。美国人既希望特朗普反常规的政策能使美国重新获得活力,但又担心这种政策加速美国的衰落。我认为特朗普的政策会进一步消弱美国并且难以恢复美国的昔日领导地位。

我对经济是外行,我无法评价特朗普的政策是否能恢复美国的经济实力,只能从对外政策角度进行评价。中国自1982年起开始执行不结盟政策,我们争取国际支持的方法主要是靠经济合作。2010年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国,以经促政的策略效果就开始下降了。

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的一个很明显特点就是发展中国家化,表现得不像超级大国,所以他在国际问题上的责任感没有那么强。他是自1945年以来第一个将美国的国家利益排序进行调整的总统,此前的美国历任领导人都将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作为第一利益追求,而在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这种排序变成了先经济再军事,然后才是政治,经济和政治的排序刚好倒换过来了。

如今美国有50多个军事盟友,美国不承担国际安全责任则失去盟友的支持,其国际地位只会下降而不会上升。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依然有很多支持特朗普的声音,尤其是一些商界人士认为不能低估一个企业家的能力。特朗普有被低估的可能吗?

阎学通:在特朗普竞选时,很多商界人士就比较支持他。很多商人把国家理解为一个大的公司,但学者往往认为国家和公司是两个不同性质的行为主体。

如果跟人解释说军队和公司不一样,很多人比较容易理解;但说国家和公司不一样,很多人就不理解了,认为国家就是个大公司。

但在学者看来,特朗普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国家的管理者,还是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的管理者,用治理公司的方法来治理国家,所以他就注定成功不了。

比如公司在十个领域进行投资,它可以在尝试一段时间后放弃一些不挣钱的领域的投资。但国家不行,比如面对贫困人口的问题,国家是不能不管的。还有,公司是以逐利为目标,对于不能为公司创造利润的员工,老板可以去解雇他们。

但国家不行,一个总统不能因为一些官员不同意你的政见,或者成为你推行政策的障碍,就将人从公务员的队伍里开除掉,更不可能对于不能给国家创造财富和利润的人,就把他们赶走。

在处理对外关系上也是如此。对于公司来说,我不想和你合作,那就可以不跟你合作;我跟你关系不好,那就老死不相往来。但国家不行。

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影响力开始下降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特朗普还是世界的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吗?

阎学通:2016年底接受采访时,我说依据自由主义的政治标准,特朗普政府将是2017年制造最多“黑天鹅”的政府。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是比较符合实际情况的。美国退出了TPP、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协定》,向北约成员施压要求增加军费,支持沙特制裁美国自己的盟友卡塔尔,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在2018年的头一个月,特朗普又突然取消对和美国有特殊关系的英国的访问计划。今年余下的时间里,特朗普还会做出类似在朝核问题上一会儿一变的政策。去年他声称要军事解决朝核问题,不久又表示可以无条件与朝鲜谈判。

由于美国还是世界上拥有最强大物质实力的国家,因此美国不确定的政策必然是对世界影响最大的。

在每个具体问题上,特朗普的政策肯定是非常不确定的,但是关于他的对外战略原则则是确定的。例如,他的对外贸易原则是贸易保护主义,他的同盟战略是减少美国承担的责任,他在人权问题上采取少介入他国事务的政策,他的气候变化政策的原则是保证美国能源工业得以发展。

他的对外战略还有一个原则,即不受国际承诺限制,随时放弃国际承诺。因此,了解了特朗普政府的这些对外原则,可以预测他的政策大方向。

中国新闻周刊:以特朗普的这种行事风格,目前朝核问题上出现的缓和态势会持续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还是很快会迎来“倒春寒”?

阎学通:特朗普非常看重东北亚的战略意义,但他在朝核问题上已经失去了战略信誉。如今朝韩关系开始改善,美国对朝进行军事打击的条件已远不如去年。今年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影响力下降的可能性大于上升的可能性,因此特朗普有可能放弃朝核问题,转而在其他问题上制造冲突。

现在大家对朝核问题的期望值是两个极端,一个是朝鲜放弃核武器,另外一个是美国动用武力。现在看来,这两种极端情况都不大可能出现。那只要不走这两个极端,就是继续在中间状态下徘徊。

中国新闻周刊:特朗普在发布《国家战略安全报告》时的演讲中说,一个不准备打赢战争的国家是一个不能阻止战争的国家。在什么样的形势下,他会发动战争?

阎学通:现在很难判断特朗普在今年会对什么国家发动战争。从他在朝核问题上的政策看,他今年发动战争的可能性较小。与其他国家发生军事摩擦,像去年对叙利亚打几十枚导弹,这种事是有可能的。不过这种小动作升级为战争的可能性较小。特朗普军事打击核国家的可能性很小,即使他决定发起军事行动,也只会针对小国。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阎学通:特朗普把国家当公司治理,注定成功不了

喜欢 (5)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